裝死拯救不了世界

第七十九章(忽悠瘸了。...)(1/2)

人走起運來,是擋也擋不住。

“蘇城2.07特大入室搶劫殺人案”真凶落網,蘇城市領導、中央乾部都再次關注起這棟小小的風扇廠宿舍樓。廠裡領導一琢磨,乾脆暫時不拆了,一下子把拆遷時間直接挪到九月去了。

連奚的拆遷款是七月下來的。

一大早醒來,連奚一邊刷牙一邊點開手機,忽然,一條銀行轉賬短信就跳了出來——

【工商銀行】您尾號8816的帳號於07月17日08時32分收到由工商銀行彙入的1363000.00元,餘額1381534.00元,摘要:蘇城市吳南區康平小區拆遷補償款。

“!!!”

我透!!!

“咳咳咳咳……”驚喜過度,一陣猛咳,連奚差點被牙膏泡沫嗆著。

拆遷款剛打到卡上,半個小時後,連奚就接到了居委會的電話。

“喂,2棟302的連奚是吧。拆遷款已經收到了吧。”

“對,收到了。”

“行,我們這兒也收到了銀行的反饋單,你下午來居委會一趟,再簽個字,確定收到拆遷款了。”

連奚一口答應:“好!”

等掛了電話連奚才想起來,沒問清楚下午幾點去。不過他也沒再打電話問,正好他可以回一趟老宅,收拾收拾東西。

中午,連奚坐著公交,來到康平小區。

康平小區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老小區,位於偏僻的吳南區,周圍就一個公交站。從公交站走到小區,還要花二十分鐘。

連奚剛下公交,身後就傳來一道精神抖擻的聲音:“小連?!”

他回頭一看:“李大叔!”

隻見李大叔拎著兩個蛇皮袋,從後麵一輛公交車上下來。

李大叔走上來,笑道:“還曉得回來?”

連奚笑著點點頭,卻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些年爺爺去世後,家中沒什麼親戚,隻有李大叔偶爾會去孤兒院看看他。李大叔家裡有兩個兒子要養,不可能真的照顧他一個鄰居。但他這份心意連奚領了,就是很久不見,連奚又不善言辭,一時也不知該說些什麼。

李大叔上下看了他一眼:“和小時候一樣,不喜歡說話!長得和你媽媽真像啊。走吧,一起回咱家看看。”

進了康平小區,到處可以看到搬家公司的貨車。

到這個時候,一半業主已經搬家離開,還剩下一半,這幾天就會搬走。

小區裡有很多收廢品的,他們坐在花壇邊,睜著一雙雙精明的眼睛,四處盯生意。一旦有人吆喝“收廢品的”,他們便一擁而上。

收廢品的最喜歡的就是這種拆遷小區。

剛拿到大筆拆遷費,一夜暴富,每個人都踩在雲端上,飄飄忽忽,滿臉都是喜氣。搬家肯定會產生廢品,尤其是老家具,沒錢就算了,有錢了怎麼看怎麼不順眼。這時喊他們去收廢品,他們隻要羨慕地說兩句“哎呀還是您有福氣,拆遷那得多少錢啊!”,通常都能殺出一個血價。

如果碰到更大方的,直接把舊家具、舊電器送給他們都有可能!

兩人正走著,一個收廢品的就湊了上來:“小帥哥,恭喜發財啊。家裡要收廢品嘛?”

李大叔:“都收完了,沒啦!”

這收廢品的滿臉失望地走了。

李大叔對連奚說:“彆理他們,他們出的價格老低了。我認得個朋友,等會兒給他打電話,讓他幫你來收廢品。啊對還沒問,小連,你家裡那些舊家具還要麼?”

連奚:“不要了,謝謝李大叔。”

“害,都老鄰居了,謝啥。”

回到家中。

一開門,滿屋子久不通風的灰塵味立刻竄進鼻腔。

連奚咳嗽了兩聲,看向那些早就用白布包裹好的舊家具。

李大叔有連奚家鑰匙,偶爾會幫著打掃打掃,但自從小區確定要拆遷後,他自個兒家的事都忙不過來,更不用說來幫連奚家打掃衛生。兩個月下來,地上攢了不少灰塵。

連奚把門窗打開通風。

他在屋子裡收拾起來。

舊家具、舊電器肯定都不要了,一些老舊的書籍他挑了幾本帶走。

剛才他問了李大叔,下午兩點才去居委會簽字,還剩下一個小時。李大叔那邊已經收拾得差不多了,根本不用連奚幫忙。百無聊賴,玩了會兒手機後,連奚翻開一本老書隨便看了起來。

這是一本82版的《紅樓夢》。

連奚記得爺爺生前總喜歡坐在陽台上,戴著老花鏡,一遍遍地翻這本書。

他神色平靜地翻著書,翻到中間一頁,忽然,掉出來一張照片。

是張結婚照。

短發的男人穿著棕色的西裝,燙著當下最時髦的長卷發的美麗女人則穿著一件紅色的旗袍。兩人興衝衝地看著鏡頭,露出幸福的笑容。

……是他爸媽的結婚照。

沒想到能在這發現這張照片,連奚拿起照片看了許久。

“我長得很像我媽?”

一點都不像啊!

正想著,忽然,門外樓梯傳來兩道慢悠悠的腳步聲。

連奚就坐在門邊翻書,屋裡灰塵的味道太大,他坐在門口能舒服點。

聽到腳步聲,他抬起頭,看見了一個中年婦女和一個年輕的孕婦。

那孕婦搖著一把印著廣告的小扇子,抱怨道:“媽,我們乾嘛要來,熱死我了。讓張昊過來簽字不就好了,你非得讓我過來。”

中年婦女:“瞎說!你懂什麼!這是咱們家的房子,你讓張昊簽字,那房子算你的還是他的?”

“錢不是已經打在我銀行卡上了嗎。”

“那也得你來簽字!要不然以後銀行又說,張昊簽的字,那就是張昊的怎麼辦?”

“媽!”孕婦對扶著自己的母親翻了個白眼,無語極了,她一抬頭,目光正巧與連奚對上。

孕婦愣了愣,停下腳步。

一旁的中年婦女順著她的視線看去:“你是……302的,你是連奚?”

沉默片刻,連奚點了點頭。

中年婦女臉上頓時一陣青一陣白,語氣不悅:“你回來啦?”

孕婦好奇地看了連奚好幾眼,問道:“媽,這小哥誰啊,你認識?”

中年婦女湊到她耳邊:“就咱們家樓下住的老連家,他們家孫子。你小時候還和他玩過。”

“真假的?我怎麼一點印象都沒了。”

“他爸媽被他克死了,後來老連也被他克死了,家裡人都死光了,他就給送到孤兒院去了。你還小,記不得了!”

孕婦嘟囔了一句:“那肯定因為他小時候長得不好看,長得像現在這樣我肯定能記著。”

兩人說話的聲音不大不小,連奚大概聽了一半進耳朵。

雖然沒聽全,但想也知道這中年婦女說的是什麼。

中年婦女伸了雙臂,擋在孕婦的肚子前,不讓她走了。她扯出一個笑,虛情假意道:“連奚啊,你怎麼不坐進去點,坐外頭乾嘛。”

連奚抬頭看了眼門框,淡淡道:“我坐在門內。”

“再往裡頭坐點啊。”

“……”

拉了小板凳,連奚麵無表情地直接坐到了樓梯口,自家門前。

中年婦女頓時就炸了:“你腦子壞掉啦?我丫頭剛懷了孕,你往這兒擋道是想克死我乖孫?”

李大叔聽到叫嚷聲趕忙跑出來:“怎麼啦怎麼啦。這不是王嬸嘛,還有小麗。你們怎麼了這是。”

王嬸翻起尖銳的小眼睛:“嗬,怎麼了,你看這個喪門星。擋著不讓我們上樓!”

連奚聲音靜靜的:“我沒擋著樓梯,我隻是坐在自家門口。”

王嬸:“嘿,你占用公共空間還有理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