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死拯救不了世界

第七十八章(1/2)

連奚還在掂量手裡的白無常證,矮子室友先瞪直了眼:“不是吧,你們地府辦事都這麼隨便的?就這麼給了,這就是白無常了?”他小聲嘀咕:“那我要是隨便搶個無常證,我是不是也可以吃鐵飯碗了……”

連奚瞥了他一眼,想想矮子室友那半吊子好像還不如自己的水平:“你做夢快一點。”

蘇驕:“喂!”

連奚低頭看著這本薄薄的無常證。

簡單樸素的封皮,隨處可見的宋體“無常證”三個大字。

翻開冊子,前幾頁都是《無常須知》,後麵則是空白。乍一看和十幾年前大火的日漫《**》還有些像,不同的是,人家**是寫上名字後人就會死,而無常證是死了後,名字自動寫上去。

連奚隨手翻到最後一頁,他本來隻是隨意翻翻,結果忽然看到最後一頁上印著一句話——

『人生自古誰無死』

連奚:“……”

這話是這麼用的嗎?!

你們這麼用給了人家文天祥版權費了嗎?!

連奚一臉無語地合上無常證。

連奚:“如果你需要,我可以幫你尋找蘇城本地白無常。”頓了頓,他補充道:“我是個主播,每天定時準點直播,其他時間都蠻閒的。”

捩臣:“不用。”

連奚:“什麼?”

捩臣:“不就是你麼。”

連奚:“……”

你們是真的一點都不挑啊!

無語中,看著黑衣男人這周身纏繞、幾乎要將人眼亮瞎的金光,再想想自己這幾天每天吃的蟲子、洗的冷水澡,連奚一咬牙:“如果你硬是想讓我當白無常,也不是不行,反正我挺閒的……”

蘇驕:“???”

你什麼時候閒了?

你明明每天都懶得不想出門,宅在家裡就是個死宅!

眉間的黑痣因為挑動的眉梢微微一晃,捩臣垂眸,語氣淡定:“我說,就是你。”

連奚:“好,那就是我吧。”

捩臣:“真的是你。”

連奚:“嗯嗯,您說什麼就是什麼。”您是金光大佬您牛批。

捩臣笑了:“確實是你。”

這時候,連奚終於品出一絲不對。他抬起頭,與男人對視。

這個男人嘴角帶笑,看似漫不經心十分隨意,但眼中卻沒有一點開玩笑、也沒有一點甩鍋的意思。他低目看著連奚,發現青年的表情從起初的敷衍到後來的凝肅,他似乎發現了什麼有趣的東西,微微俯身,湊近了些,幾乎在連奚的耳邊重複了一遍:“我說……就是你。”

連奚:“……”

不動聲色地往後退了半步,連奚又翻了翻那本無常證,他抬首,語氣鎮定:“有什麼證據麼?”

男人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看來你也失憶了。”

連奚:“???”

啥?!

我就這麼被迫失憶了?!

接下來,連奚從這個男人口中聽到了一種十分奇特的失憶學說。

據蘇城前任黑無常說,陰陽兩隔,人鬼殊途,任何鬼神想從陰間回到陽間,總要付出代價。哪怕是吃公糧、走官道的鬼差,到陽間赴任時,也有一定幾率付出代價。重則實力大跌,還沒看見人間的太陽就得下去輪回,輕則受點小傷,養兩天就行。

失憶這種事雖然前任黑無常沒見過,但他聽說過。

甚至他猜測,蘇城白無常無故曠工這麼多年,要麼就是臭不要臉,要麼就是不小心失憶了。

連奚聽完他這一通歪理邪說,認真道:“雖然你說得看似有點道理,但我從小到大的事,我都記得很清楚。”

捩臣:“哦,那還有一種可能。”

連奚驚訝道:“還有?”

捩臣:“前任白無常下地府轉世投胎的時候,黑無常並不在。白無常是突然遭遇了一隻惡鬼,不敵身亡,算是暴斃。按照黑無常的說法,白無常走的時候可能把自己的職位傳承給了彆人,這樣的話地府就會當作已經派了新的無常上來,不會再管。當然,那個人卻遲遲沒有上任。”

連奚:“……”

我十年前才十三歲,你們地府雇傭童工這是認真的嗎!

連奚覺得蘇城的這些黑無常不是小心眼、圈地盤,這是腦洞極大,還天馬行空!

然而連奚沒有當真,隻當他們瞎扯,一旁的矮子室友卻摸著下巴,戳了戳他,一臉嚴肅:“連奚,會不會真傳給你了?”

連奚:“……”

天降一口大鍋啊!

我失沒失憶我自己不知道?

連奚無語至極。

正當他想要敷衍一下,為金光委曲求全就認了這個鍋時,男人低啞輕緩的聲音響起:“而且,我還有彆的證據。”

連奚一愣:“什麼?”

修長瘦削的手指微微一動,下一刻,隻見一本金色封皮、躍動紫光的小巧冊頁出現在男人手中。

一瞬間,連奚和蘇驕的目光倏地被這本小小的冊頁吸引過去。

這是一本手掌大小、巧奪天工的精致冊頁。燦爛的金輝包裹著封皮,中間是六個黑色的篆體小字。黑夜中,那金光似乎隨風而動,紫電光弧,躍動於古樸磅礴的冊頁之上,它有一股詭譎強大的魔力,令人忍不住地注視其中。

連奚二人一時不察,便嘴唇微張,看得失了態。

直到男人手指翻動,冊頁發出嘩啦啦的聲響,二人瞬間回過神。

連奚警惕地抬起頭,望向對方。

捩臣聲音平靜:“這是我從地府帶來的無常法器,每個鬼差都會擁有獨一無二的法器。”

這本冊頁確實令人膽戰心驚,但連奚並不明白這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然而下一刻。

隻見男人瘦長的手指輕輕捏起這本冊頁,如同撥弄手風琴般,將它緩緩打開。

“嘩啦——”

“叮嚀~!”

連奚:“???”

蘇驕:“???”

兩人刷的低頭,一起看向連奚左手腕上的青銅鈴鐺。

捩臣勾起唇角,他再次打開冊頁。

“嘩啦!”

青銅鈴鐺歡快無比:“叮嚀!”

金色冊頁:“嘩啦啦!”

青銅鈴鐺:“叮嚀嚀!”

“嘩啦啦啦!!!”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