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死拯救不了世界

第七十七章(1/2)

從很早以前,連奚就在思考,自家同事的實力是不是強過頭了。

蘇驕曾經說過,地府指派上來的鬼差,基本都是鬼魂。他們和其他普通鬼魂略有不同,可能生前有些功德,也可能天生實力強一點,所以被派上來當鬼差,幫地府乾活、攢攢業績,為的是下輩子投個好胎。

按照這個說法,這些從地府指派上來的鬼差,應該是有些實力的,但不該過分的強。如果真的非常強悍,那為什麼不直接在地府當公務員,還要跑到陽間來?這就像古代的流放。地府就是京城,龍盤虎踞,真正厲害的官都是京官;陽間就是窮鄉僻壤,來這當官的要麼是沒權沒勢,要麼是被流放的。

而捩總的實力就像是黑夜中的螢火蟲,哪怕再怎麼隱藏,也總能展現出與眾不同的光芒。

比如他們和無錫小鬼差唐梓打架,捩總隨隨便便,就收服了唐梓。

又比如和那個邋遢的黑牙老頭打架,更是離譜。連奚就是從這開始懷疑自家同事的實力的。黑牙老頭曾經輕鬆秒殺蘇城上一任白無常,還沒被任何人發現。同時,這麼多年了,他一直在蘇城為非作歹,上一任蘇城黑無常也沒發現他的存在。

黑牙老頭雖然敗得奇快無比,但他強也是真的強。可就是這樣的黑牙老頭,都沒能在捩臣的手下撐過一個回合……

你怎麼這麼強?

連奚目光複雜地看向自家同事,全然沒思考過,黑牙老頭似乎也沒能在他自己手裡撐過一回合的事實。

察覺到青年的視線,捩臣思索片刻:不讓看手機了?

好像這種時候刷手機是不怎麼好。

捩臣淡定地收起手機,看向那癱倒在地的更夫:“你剛才說,你是因為有人舉報,才到這兒的?”

金色冊頁的主人是捩臣,聽到他說話,更夫渾身一抖,不敢隱瞞:“對。本來陰陽相隔,我很難從地府跑上來。但因為地府出了亂子,大人物打架打出一條兩界之間的縫隙,顯露混沌。而在這混沌之間,有很多鬼差舉報你們,給我引出了一條路,我才能穿過混沌,順利地來到這裡。”

捩臣:“三十三市的鬼差舉報我們?”

更夫點頭:“對!”

嗬!捩臣聲音驟冷:“我也舉報了溫州鬼差,你為什麼沒去懲罰他們?”

更夫目瞪口呆:“……啊?”眼見大佬即將發火,更夫後背寒毛豎起,哪敢怠慢,一邊喊著“好漢容我看看”,一邊快速地翻開自己的白無常證。仔細查閱過後,更夫終於從排山倒海般舉報蘇城鬼差的舉報信裡,找到幾條舉報溫州鬼差的。

再仔細一瞧,這三個舉報信全是蘇城黑無常一個人舉報的!

更夫:“……”

為什麼來懲罰你們,不去懲罰他們,你們心裡沒點B數嗎?!

全世界都在舉報你們作弊,你們還敢惡人先告狀,能要點臉嗎!

但這話更夫哪裡敢說,迫於捩總的淫威,更夫臉上表情變換,最後視死如歸,咬牙道:“這其實和溫州鬼差本身的特殊性……有點關係。”

“嗯?”連奚有些驚訝。

捩臣向來自我感覺極其良好,我拿第一理所當然,你搶我第一你就是作弊。但連奚從來不這麼認為。他也覺得溫州鬼差的業績好像哪裡怪怪的,可他也認可江南道白無常,也就是更夫應該來抓自己和捩總,不該去抓溫州鬼差。畢竟怎麼看,他們都更像作弊的。

但他沒想到,這更夫居然還真知道點什麼內幕。

難道溫州鬼差真有問題?

連奚來了精神,捩臣也眯起雙眼,兩人認真等著更夫的解釋。

隻見更夫苦著臉,語氣怪異:“這就要從我的同事說起了。我的同事,也就是江南道黑無常。他比我厲害一些,有五百多年道行,哪怕放到陰間十八個鬼差中,他的實力也名列前茅。而溫州現在其實隻有一個鬼差,那個鬼差……”略有些彆扭,更夫咳嗽了一聲,過了幾秒才接著道:“那個鬼差是我同事的小相公。”

連奚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捩臣直接問:“小相公是什麼?”

更夫:“就是孌童!那小子生前是個戲子,長得細皮嫩肉,到了陰間後,被我同事看上了,收到房中。這小子那種功夫十分了得,哄得我同事允許他去投胎,還為了讓他投個好胎,給他走了後門,送到了當時一個鬼差都沒有的溫州上任,甚至還把自己的黑無常證借給他了!”

想到這,更夫都覺得自己那位同事真的是鬼迷心竅。

都說鬼能惑人,可鬼也能惑鬼!

他同事在地府有八房小妾,這八個女鬼跟了同事幾百年,都沒能讓同事許她們一個好前程。那個戲子才跟了他幾十年,同事連自個兒的黑無常證都借出去了。

更夫:“我們的無常證和你們這種劣等……咳咳,和你們這種普通的無常證不大一樣。我們的無常證,可以監控整個江南道的鬼魅變化,且同時能記錄一百條孤魂野鬼的氣息。”說著,更夫翻開無常證,他低喝一聲:“江南道白無常敕令,魑魅魍魎,現形!”

話音落下,隻見一陣陰風拔地而起。接著,一百道金色光柱自更夫手中的白無常證中飛出,飛散四方。

這一百道金色光柱有粗有細,大多細如發絲。但也有幾根,粗壯如嬰童手臂!

更夫:“而且這本鬼差證的用處還不止這些。這個才是真正的鬼差證,陽間鬼差使用的隻是廉價的仿製品。我的這本鬼差證可以直接監控整個江南道三十五市的鬼差動靜,同時還記錄有你們的大致信息,以及成為鬼差後,累積至今的業績。”

連奚聽得呼吸一頓,他還沒下決定,耳邊閃過一道快速的風聲。

捩臣直接搶走了更夫手裡的白無常證。

捩總:“你的這本鬼差證不錯。”

更夫:“……”

捩總:“現在它是我的了。”頓了頓,毫無誠意地挑眉問道:“有意見麼?”

更夫欲哭無淚:“沒!”他早就想到了!

被金色冊頁的金光籠罩著,更夫就像打了霜的白菜,垂頭喪氣。

知道了溫州鬼差恐怖業績後的秘密,連奚這半個月來的困惑終於有了答案。雖然這個原因和他想象的略有不同,有點……太簡單了。

他本來以為溫州鬼差可能是個經商奇才,錢到了溫州人手裡能翻兩番,業績積分到溫州鬼差手裡,也能暴增一倍。沒想到弄到最後,居然隻是因為溫州鬼差有個好靠山。

就這?

連奚搖搖頭,對這個答案說失望也有些失望,說認可也沒法不去認可。畢竟這就是事實。

果然,這種走後門作弊的事,他從小就不會做。無論在孤兒院還是後來進入社會,他總是最循規蹈矩的那一個。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