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死拯救不了世界

第七十六章(1/2)

“狐小離嗚嗚嗚,我以為你死了。”

“我也以為我死了嗚嗚嗚……”

無錫小鬼差年紀還小,所以個頭不高。他與小狐狸精抱頭痛哭,一時間竟讓人分不出哪個更像個孩。然而很快,狐小離反應過來,惱怒道:“你咒誰死呢,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嘛!”

唐梓癟著嘴,小聲嘀咕:“就你那點三腳貓的法術,我這不是怕你出事麼。”

小狐狸精轉念一想。也是,如果沒有連奚和捩臣,她恐怕這輩子都困在那個可怕的地方出不來了。狐狸精也是要吃飯的,十天半個月不吃不喝沒事,可一年半年的不吃東西,她也會變成餓死鬼狐狸的。

狐小離感動得熱淚盈眶:“還是你對我好。”

兩人又抱頭痛哭了一陣。

連奚在一旁看著,心想無錫的兩鬼差都跟小孩似的,難怪回回業績墊底。

“好了,還是先解決眼前的問題吧。”連奚出聲打斷他們。

無錫鬼差鬆開對方,狐小離畢竟見多識廣,雖然她道行不高,可她懂的東西卻是在場最多的。她摸了摸還在隱隱發痛的耳朵,道:“那個女人既然能創造出那樣的幻境,她的鬼魂一定就在附近。”

捩臣眉頭微蹙:“這個房間找過了,沒有。”

一進屋,他們三人就用陰陽眼搜索過整個房間,沒有任何發現。

狐小離思索片刻:“可能那個神秘的金光保護著她的魂魄,所以咱們不容易發現。但仔細找找,她能把祺祺影響成這樣,那肯定就在附近,走不遠。”

眾人立刻開始尋找起來。

林思祺住的這間酒店主臥並不是很大,隻有50平左右,一眼就能望到頭。然而因為要長期在這個地方拍戲,林思祺帶了很多行李過來。到處都是林思祺的私人物品,想要找到一個女鬼能附身的東西,選擇太多,難度頗大。

眾人找了整整半個小時,連林思祺的衣服都一件件翻查過去,仍舊沒有得到任何線索。

唐梓提出意見:“會不會不在這個房間?整個這一層都被他包下來了,可能在其他房間?”

狐小離:“有這種可能,但是這需要鬼魂的力量很強大,才能影響到這麼遠的距離。”

唐梓:“那我們就到其他房間也搜一搜好了。”

狐小離:“可以。”

眾人正要開門去其他房間繼續搜索線索,倏地,一道男聲響起:“等等。”

眾人回頭看去。

隻見一身黑衣的蘇城黑無常站定在碩大的落地窗邊,他正低著頭,望著高腳架上的一盆魚缸。

這個魚缸純粹是酒店裝飾用的小魚缸,放置在白色大理石做成的高台上。幾條紅白相間的小金魚在水中左右穿梭。魚缸雖小,卻五臟俱全,缸內有隨著水波搖曳的小水草,還有幾塊五顏六色的鵝卵石。

捩臣回首,看向連奚:“這塊石頭?”

連奚望著自家同事手指的那塊鮮紅如玉的石頭,他皺眉思忖起來,忽然,他雙目睜大,仿佛明白了那是什麼,大步走上前去。

唐梓:“誒,那是啥?什麼石頭?”

狐小離也一頭霧水:“不造啊,什麼石頭,難道女鬼附身在石頭上?為什麼是石頭?”

這時,連奚已經走到魚缸前。他伸手打算將石頭撈起,可是指尖剛剛觸碰到水麵,他動作停住。轉身去衛生間裡拿了一塊乾淨的毛巾,連奚小心翼翼地用手抓著毛巾,伸進魚缸。他拿出了那塊剔透如玉的鮮紅石頭。

紅玉石頭破水而出,與空氣接觸的那一刹那,轟!房間裡光線驟暗,強大恐怖的陰氣從每個人的腳底侵襲向上!

“不要說話!”

一聲聲急促尖銳的女音,在房間裡轟然蕩開。整個屋子被震得劇烈顫動,唐梓差點摔倒,狐小離一把抓住自家小鬼差,這才沒讓他被這強烈的陰氣撞倒。

房門也被撞得轟隆一聲巨響。

門外傳來徐浪等人的敲門聲。

“沒事吧,連先生?”

連奚一手用毛巾抓著紅玉石頭,一邊高聲喊道:“沒事,不要進來。”

徐浪猶豫片刻:“好,有事您說一聲。”

陰氣還在不斷蔓延,連奚用毛巾將整塊石頭包裹起來。額前的發絲被陰氣衝刷,向後激蕩。連奚咬緊牙,準備實在壓製不住就晃動青銅鈴鐺。這時,一枚白玉印章從天而降,蓋在了連奚手中的毛巾上。

“乾坤有道,地獄無門!”

金光赫然大作,這一次,那保護著女鬼的神秘金光再次出現,與捩臣印章上的金光相對抗,似乎不允許他傷害這個女鬼。

但是捩臣這次並沒有想將女鬼打得魂飛魄散,甚至也沒有打算送她去投胎。於是神秘金光抵擋數秒後,慢慢消散,任由捩臣封印住紅玉石頭裡到處亂竄的陰氣。

六個金色的篆體大字懸浮在空中,封印住紅玉石頭裡失控亂飛的陰氣。

等陰氣徹底被壓製住後,這六個金色大字也緩緩消散。

連奚緊緊抓住石頭,鬆了口氣。

五分鐘後,狐小離變成小狐狸,蜷縮在唐梓的背包裡。三人推開臥室的門。

聽到動靜,在外麵守著的徐浪等人立刻站起身。徐浪快步走過來:“連先生,沒事吧,情況如何了?”

連奚輕輕頷首:“沒事了,他應該已經好了。”

一聽這話,徐浪的助理趕緊帶著保鏢和醫生護士,進屋去檢查林思祺的身體情況。隻見林思祺正安安靜靜地躺在床上,閉目休息。因為打了肌肉鬆弛劑和鎮定劑,所以暫時看不出來他到底有沒有好。醫生測量他的體溫,驚喜道:“退燒了!”

助理走出臥室,將情況告訴徐浪。

徐浪雙目一亮,麵露喜色。他相信連奚,既然連奚說好了,而且林思祺又退燒了,那十有**,是真的沒事了。

徐浪連聲道:“真的太謝謝您了,連先生,您幫了大忙。我一定要好好謝謝您。您有什麼需要直說,我能做到的,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連奚:“……額,不用。”

徐浪微笑道:“這次您真的是幫了大忙,林思祺正在拍的那部片子其實也是我們公司投資的,要是他出了事重頭再拍,得花很多錢。您不用客氣,有什麼需要的直說就行。”

有件事徐浪沒說,他非常樂意花點錢,和連奚這樣的大師處好關係。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