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死拯救不了世界

第七十五章(1/2)

蘇驕走後,連奚頗為傷心,不知道矮子室友這是怎麼了,突然鬨彆扭。

為了懷念室友,連奚晚上點了一份蘇驕最喜歡的魚香肉絲蓋飯,他嘗了一口:“嗯?真挺好吃。”

大快朵頤地吃完一整碗魚香肉絲蓋飯,連奚滿足地擦擦嘴,回房間時順便幫室友鎖上了門。

唉,真是短暫的室友緣分啊。

蘇驕:“……”

我還沒死呢!你就不能挽留挽留我!

白天睡覺,晚上直播,半夜出門抓鬼。

有蘇驕的日子和沒蘇驕的日子,好像真沒什麼差彆。

蘇驕走後的第一天,不想他。

蘇驕走後的第二天,還是不想他。

蘇驕走後的第三天……

等等,蘇驕是誰?

日子一天天過去,到了九月中旬。盛夏的烈日在某一天突然就沒了氣力,秋風颯爽,天高雲清。昨天晚上抓了三隻留戀紅塵的小鬼去投胎,一直忙到淩晨五點。連奚回家倒頭就睡,這一睡直接睡到下午一點。

睡醒吃飯,連奚打開外賣APP:“之前蘇驕說哪家的炒飯很好吃來著……”

聲音戛然而止。

過了會兒,連奚抬頭看向走廊儘頭那個上鎖的房間。

矮子室友,已經走了十天了。

長長地歎了口氣,連奚隨便點了份炒飯。半個小時後,炒飯送上門。空蕩蕩的房子裡,蘇驕走了,黑無常大人常年晝伏夜出,待在房間裡不出來。連奚一個人坐在餐桌旁,安安靜靜地拆開筷子,低下頭,默默吃飯。

空曠的房子裡,隻能聽到自己孤獨的呼吸聲。

連奚沉默半晌,找來手機支架,打開B站,隨便找了個搞笑鬼畜視頻。

手機屏幕上,彈幕瘋狂刷屏,音孔裡也傳來嘈雜的音樂。

然而青年坐在餐桌旁,一口口無聲地吃著飯,他看著視頻,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生活好像本來就該這麼無趣,一如過去的十多年,沒有親人,也沒什麼朋友。和誰在一起,都要害怕克死對方。因為不止爸媽,不止爺爺,還有小學的那個女同桌,高中那個熱心幫忙的班長……

他的世界本就該是這樣。

炒飯一點點地見底,連奚關了煩躁的鬼畜視頻。

如果生活能稍微不那麼無趣一點,那該多好?

哪怕隻是有一點不一樣,就一點點不一……額……

連奚:“……”

看著盒飯底部那隻四腳朝天、猝死超生的蒼蠅,連奚心裡好不容易迸發出來的一點點悲春傷秋,一點點文藝情懷,在這一刻,轟然崩塌。

三秒後。

一個身影箭步衝向廚房。

“嘔!!!”

誰特麼要的是這種不一樣啊!

***

“這不科學!”

連奚把盒飯扔進垃圾桶後,翻開外賣APP,找到那戶商家。他沒有上門興師問罪,而是仔細地翻閱了這家店的評價。

評分4.7,月銷量3000+。

這分數絕對不低!

再看寥寥幾十條的差評,有送餐時間慢了的、備注要辣椒商家忘了放的,什麼都有,就是沒人說在這家店吃出過蟲子。

心中咯噔一聲,連奚緩緩低頭,看向自己的雙手。

隻見明亮的陽光下,一雙瘦削修長的手泛著玉般的輝光。指甲修剪飽滿,骨節微微凸起。燦爛的日光照耀其上,仿佛映上一層淡淡的金邊。

白色是皮膚,粉色是指甲,金色是陽光的顏色。

就是沒有紅色。

連奚不信邪,一咬牙,再仔仔細細地盯了三分鐘。忽然,隻見一粒肉眼幾乎察覺不到的紅色光點從他的臥室,慢悠悠地飛了過來。好像一個老大爺,這紅光大搖大擺地飛到連奚的手指旁,繞了兩圈,最後飛進他的指甲縫裡,藏匿無形。

連奚:“……”

艸!

你還學會反偵察了!

事不宜遲,連奚抬腿就奔向臥室。

過去的這些天裡,連奚跟著黑無常大人每晚出去乾活,林林總總也收了不下三十隻孤魂野鬼。但是沒有一個,有幫忙完成遺願。

首先,不是每一隻鬼都有遺願,大多數在人間飄蕩沒去投胎的鬼,都是渾渾噩噩的傻鬼,沒有自我意識。

其次,就算有遺願的鬼,基本上也都是一些雞毛蒜皮、奇奇怪怪的小願望。比如吃肯德基,比如泡個熱水澡。

人活著的時候總以為自己夢想很遠大,想賺大錢,想買個大房子,想考上好學校。

然而到死的那一刻才忽然明白,或許在世間跌跌撞撞了這麼多年,你根本隻是條普普通通的鹹魚。喝口熱粥、吃根油條,多幸福啊,然後就可以好好上路了。

而對於這種無關痛癢的遺願執念,捩總嗤之以鼻,連眼皮都懶得動一下。

滿意你的遺願?想得美!

反正這些孤魂野鬼沒幾個像十字路口的老太婆鬼一樣,眼巴巴地等了四十年,不完成遺願很可能變身惡鬼。捩總直接把這些小鬼送去投胎,他們也不敢多說一個字。

所以這十來天下來,連奚根本沒幫一個鬼完成遺願。

“難道說,不完成遺願,隻是單純地送他們去投胎,也能沾染金光紅光?”

連奚一個頭兩個大。

他正想著,突然,隻見又是一點紅光飄飄忽忽地從房間的角落裡鑽了出來。

連奚雙眼一亮,趕緊跑向紅光溢散的地方。找到紅光的發源地後,連奚微微愣了幾秒,他拿起那張被他隨手塞在書架上的名片,看清楚上麵的名字……

『嘉訊資本CEO高嘉尋』

連奚:“……”

這日子沒法過了!

……

高嘉尋,也就是對門那個小夥,現在的高總。

上個月連奚一時好心,幫他解決了一場執念,讓高總不用那麼自責內疚。然而他萬萬沒想到,這都能沾染孽障!

“不對啊,高總又不是鬼,怎麼就有紅光了?”

“而且高總還是個好人啊,見義勇為的大好人。”

連奚百思不得其解,他坐在客廳,看著手裡那張薄薄的名片,陷入沉思。

雖說金光紅光這東西向來不以鬼的好壞為標準。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