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死拯救不了世界

第七十三章(2/2)

更夫拿出自己的無常證,將其翻開,用手指一點,怒喝道:“江南道白無常敕令,百鬼現身,無所遁形!”

更夫一聲令下,隻見那本薄薄的無常證飛舞空中,無風自動。下一秒,一百道絢爛的金光飛射而出,如天女散花般,散落到四麵八方。

連奚找到其中一條粗如大腿的金光:“就是他了!”

更夫:“是,大人。”

三人開著車,順著這條粗壯的金光,一路尋找。這一找,沒想到竟然直接找到了溫州郊區。

空曠無人的田野裡,秋風吹拂,金黃的麥穗微微低首。

燦爛的日光下,這道極其粗壯的金光指向兩排農莊之間的一處小山丘。三人走近後定睛一瞧,這竟然是一排墳塚。

幾十年前,農村人都實行半土葬。將屍體燒成灰後,放入骨灰盒中,再埋入地下,立一個小土包。每到清明,後人便到這個小土包前祭祀先人,磕頭燒紙。近些年農村進行改革,也和城裡一樣有自己的墓園,但是已經葬在土包裡的先人,很多就不再重新開墳換墓了。

如今正是□□,蕭瑟的秋風吹過那一排孤零零的小土包,莫名多了幾分淒冷寒意。

還未徹底走近,捩臣忽然伸手,攔在連奚和更夫的身前。

連奚抬首望他:“捩臣?”

更夫也奇怪道:“大人?”

男人冰冷漆黑的眼眸在那三四座小土包上微微轉動,下一刻,捩臣手掌翻動,金色冊頁倏地出現掌中。

“乾坤有道,地獄無門……金真玉光紫文!”

冷聲嗬斥下,金色冊頁呼嘯一聲,衝向小土包中央,被其他土包團團圍住的那一個。

就在金色冊頁飛到這群土包周遭五米距離時,突然,一股強大恐怖的陰氣拔地而起。濃烈到幾乎凝成實質的陰氣充斥整個世界,連奚和更夫紛紛震懾。在他們的眼中,那無數黑色陰氣在空中沸騰燃燒,慢慢化為一座磅礴的恐怖血池!

“這是什麼!”更夫驚恐道。

哪怕是見多識廣的江南道白無常,也從未在人間見過這樣的景象。

那浮沉在血池之中,尖嘯嘶吼的,正是上百個慘叫不止的可悲靈魂!

這樣的人間煉獄,更夫隻在地獄見過。

連奚回過神,刷的扭頭看向捩臣:“這竟然是一隻惡鬼?”

捩臣沒有回答,而是雙目縮緊,他手指合攏,雙指齊下,指向正中央的那座土包。

金色冊頁應聲翻動起來,嘩啦啦的翻頁聲在秋風中無比清晰。隨著它的翻動,絢爛刺目的金光照耀在正中央的土包上。隻聽一道粗吼般的咆哮,衝天陰氣轟然升起,衝出土包。

“是誰,竟敢來打老夫的主意!”

更夫立即拿出銅鑼,連奚則直接撥動鈴鐺。

嗡!

青銅鈴鐺掙脫紅繩,嗖的一下飛向那渾身被血光盈滿的惡鬼。金色冊頁也不甘落後,同時衝了上去。

……沒過幾秒。

更夫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看著那隻惡鬼被金色冊頁、青銅鈴鐺一頓暴打,直接收服。

金色冊頁緩緩敞開,發出一道金光,照在惡鬼身上。惡鬼淒厲地嚎叫起來,化為青煙,被收入了金色冊頁中。

捩臣伸手抓住飛回來的金色冊頁,青銅鈴鐺也晃晃悠悠地飛到連奚掌中。

更夫心有餘悸地看著這兩樣法器。

他當初就是被這兩個東西打成舔狗的……

回憶往昔,更夫鼻頭微微發酸。想當初,他出場也是很酷炫的,一看就是個酷炫狂霸拽的大人物。誰料還沒拽上幾分鐘,就被一點也不科學的蘇城黑白無常打成了舔狗。不過仔細想想,他的出場時間是按分鐘計算,而這隻惡鬼隻出場了幾秒,就被打服了……

更夫得意地笑了起來。

他的排麵還是比這隻不知名的惡鬼強上許多的!

更夫討好地看著捩臣:“大人真是法力無邊,您是用法器將這隻惡鬼收起來啦?”

捩臣輕輕點頭:“嗯。”

連奚:“等到了溫州,再將這隻鬼放出來。溫州鬼差的無常證一次性能釋放一百道指引金光,一定能很快發現指向這條惡鬼的金光。隻要他看見了,就一定順藤摸瓜地找過來。到時候,就可以找到他了。”

更夫:“大人英明,小的佩服得五體投地。”

連奚神色古怪地看了更夫一眼。他對這種太過淺顯的馬屁一點都沒興趣,這種馬屁隻有捩臣才受用。

說回正事,三人一邊走向停在路邊的車,連奚一邊說道:“不過有件事,很奇怪。這道指引金光確實是指向這個惡鬼的吧?”

更夫連連道:“大人說的對,自然是。”

連奚蹙起眉頭:“指引金光的粗細,意味著抓鬼可獲得積分的多少。而積分越多,意味著這隻鬼投胎後,下輩子可以產生多大的價值。”這是無錫前前任白無常的“投胎理論”,連奚想了想,道:“所以意思是,這隻吃了很多靈魂的惡鬼,下輩子反而會投個好胎?”

更夫微微愣住,過了會兒,他詫異道:“大人,您是說咱們獲得的積分越多,意味著鬼下輩子就能過得越好?”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