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死拯救不了世界

第七十三章(1/2)

結榜前,聚精會神,盯著排行榜目不轉睛的是連奚和捩臣。

然而結榜後,當看到溫州鬼差的業績一秒鐘陡增六萬,一眨眼就彎道超車、成為第一後,最為炸毛氣結的卻不再是連奚和捩臣,而是更夫。

“無恥之徒!!!”

更夫兩眼冒火,咬牙切齒,額頭上青筋畢!www.c-lewx.com首發!露,一身肥肉氣得如同篩糠,顫顫悠悠。

連奚看到更夫如此生氣,原本還有些奇怪。這是我們蘇城鬼差的業績排行榜,跟你毫無關係,我們都沒這麼激動,你這麼激動做什麼。但是隨即,連奚就想到,更夫確實有資格比他和捩臣更生氣。

過去的半個多月來,正兒八經的兩個蘇城鬼差,屁事沒做,十天有八天在家宅著打遊戲。蘇城的這二十四萬業績中,有十二萬是人家更夫夜以繼日,通宵達旦,勤勤懇懇,不眠不休辛苦掙來的。

更夫多不容易啊。

蘇驕是個苦逼的研究生,三天兩頭被導師差遣去辦事,經常忙得不見人影。可就連他都曾經感慨過:“這胖子也未免太敬業了!”

更夫已經整整半個月沒閉過眼了。

每天腳不沾地,走遍蘇城的大街小巷,就是為了抓鬼。更夫也不是不回家,他還是回去的。每次回去都是飯點,給連奚、捩臣帶上早中晚飯,再吹吹彩虹屁,舔一舔。一舔完,更夫就有了動力,更精力旺盛地出門抓鬼。

所以說,這二十四萬點業績,很大一部分都可以說是更夫用汗水千辛萬苦換來的。

現在,功敗垂成,你說更夫氣不氣?

連奚都對他感到同情。

更夫緊咬著牙:“大人,咱們現在就殺去溫州!”

捩臣冷笑:“嗬,走!”

更夫應聲:“是,走!”

被他們兩拋在身後的連奚:“……”

等等,不是,你們就打算這麼走去溫州?!

連奚無語至極,趕緊把兩個同事攔下。被攔下時,捩臣和更夫還滿臉不情願,捩臣虛著眼瞄連奚,就差把“你毫無上進之心”七個字寫在臉上了。

連奚無奈道:“去溫州,總得有個去法吧?溫州離蘇城還是挺遠的,幾乎隔了一整個浙省。從高鐵走的話……胖子,你有身份證嗎?”

更夫的名字據他自己說已經不可考究,連他自己都忘了。所以眾人都叫他胖子。

更夫皺著眉,問道:“大人,身份證為何物?”

得,又是一個不和新時代接軌的黑戶!

連奚:“沒身份證,那高鐵就坐不成了,長途車也不行。看來還是得租車。”

唉,乾脆以後還是買個車算了。

歎了口氣,連奚也不拖延,他立刻打開租車軟件。多虧網絡時代的便捷和發達,淩晨半夜,三人都很快租到了一輛車。事不宜遲,連奚直接載上捩臣和更夫,將手機地圖調成導航模式,直接衝溫州而去。

“坐穩了,係上安全帶。”

雙目微微眯起,連奚一腳踩下油門。

黑夜中,一輛轎車乘風而過,劃破夜色,直直地駛向南方。

***

三人抵達溫州時,已是清晨。

天色微亮,東方的地平線上泛著一層淡淡的魚肚白。城市漸漸蘇醒,街道上到處可以看到拎著早餐趕地鐵、趕公交的年輕白領。

連奚將車停在一座路邊停車場,三人下了車。

從蘇城到溫州的一路上,三人已經商量過,該如何找出溫州鬼差。

不同城市的鬼差之間,並沒有任何互相感應、尋找的法子。之前無錫小鬼差也曾經跑到蘇城地界,找到了連奚和捩臣。但那是因為他運氣好,找了一晚,便找到了兩人。

溫州很大,想要在這座現代化都市裡找到一個人,難度極高。所以連奚想了一個對策。

“你曾經說過,溫州鬼差的無常證,不是劣質山寨版,而是江南道黑無常的無常證。”

更夫點頭:“對,是我同事的無常證。那小相公上來的時候,軟磨硬泡,哄得我同事借給他的。”

連奚笑了,接著道:“既然如此,事情就簡單很多。劣等無常證,一次隻能發射出一道指引金光,還是隨機的。正宗的江南道鬼差證卻可以一次性發射一百道金光,在100這個還算龐大的基數下,哪怕再隨機,都一定能指引出一道非常粗的金光。”頓了頓,連奚看向自家同事:“溫州鬼差也算非常敬業了,他保持了很多年的排行榜第一。”

捩臣望著他,也笑了:“你要用一道特彆粗的金光把他勾引過來?”

連奚笑道:“對。”

溫州鬼差非常敬業,他的敬業程度甚至可能不比更夫低多少。

既然如此,那他每天一定會出門抓鬼。擁有正宗鬼差證的他,甚至可能不是晚上出門抓鬼,而是和更夫一樣,24小時不休息地抓鬼。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有一道非常粗的金光出現,溫州鬼差會不會放過呢?

答案是必然的。

更夫這下也懂了連奚的意思,他嘿嘿一笑,露出猥瑣的表情。

三人不再廢話。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