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死拯救不了世界

第一章(1/2)

蘇城長安風扇廠成立於上世紀九十年代,主做電扇、取暖器等項目。

最鼎盛時廠裡雇了兩千多個員工,生意做得紅紅火火,產品遠銷東南亞,是蘇城的頂梁納稅大戶。

然而最近十年國產老牌風扇不受消費者喜歡,業績不斷下滑,廠子年年裁員。原本熙熙攘攘的四棟宿舍樓,如今就剩下三號、四號兩棟還有人住,沒斷水斷電。

上世紀的老式住宅樓在風雨中飄飄搖搖、孤苦伶仃,夕陽西下,昏黃的日光籠罩在三號樓上,落了一層淡淡的陰影,罩住了後麵被擋著的四號樓。

今天是端午節假期第一天,一旦放假,宿舍樓前的老街上更沒幾個行人路過。

臨近七點,公交車上走下一個皮膚發白、穿著白T恤的青年,他拎著一袋打包好的外賣,慢慢走向地風扇廠宿舍樓。他走到宿舍樓門崗室時,裡麵戴眼鏡吹空調的門衛大叔抬頭瞧了他一眼,摘了眼鏡:“小連啊,找到新房子沒。下周就強製撤離了,你可得提前找著嘍。”

連奚:“今天去看了幾家,還行,再看看。”

門衛大叔點點頭:“哦,慢慢找,住房子要講究!雖然咱們都是租房子不是買房子,但那些房東跟咱們合同一簽就是一年,這要是住得不開心,糟心!”

連奚想了想:“確定是下周就拆遷了麼?”

大叔:“對,文件都下來了!”

“好。”

輕輕地應了一聲,青年拎著外賣袋走向四棟宿舍樓。

初夏濕熱的晚風吹過他手裡的塑料袋,發出喀喇喀喇的響動。細長瘦削的手指往下滑了幾寸,握緊塑料袋緊緊拉住,這隨風蕩漾的塑料袋才不再亂響。

連奚路過亮著幾盞燈的三號樓,徑直地走進四號樓。拐個彎進了樓洞,再也看不見了。

門衛室裡,剛剛去上廁所的另一個門衛大叔走出來,他一邊提褲子,一邊伸長了脖子瞅著連奚的背影:“四號樓那小夥子還住著沒搬呢?”

眼鏡大叔:“沒錢啊,咋搬。整個蘇城條件好點,有空調有網絡、一個月租金才400的房子有幾個?就一個!咱們風扇廠宿舍樓!不過該搬了,等下周宿舍樓拆遷,沒錢也得搬。”

“我聽說那個小夥子是搞直播的。”

“直播是啥?”

“你不知道?來我給你看看。”掏出手機操作了一番。

“乖乖,這是個啥,咋還有女娃娃在上頭脫衣服。”

“這就不懂了吧。你說,那小夥子搞直播,也是這樣?”

“那是個男的,也能搞這個?”

門衛大叔搖搖頭:“誰知道嘍,我看那小夥子長得可比這個直播上頭的女人都好看,他搞什麼哪個曉得。”忽然想起一件事,門衛大叔縮了縮脖子,悄悄地看了儘頭的四號樓一眼:“不過也是膽子大,居然敢住四號樓,還專門住死過人的房子!”

眼睛大叔嗬斥他:“乾嘛呢,你還信有鬼?”

“咋滴,你不信?”

“信個鬼!有本事,你就讓鬼晚上來找我,我倒要看看哪裡有鬼!”

***

連奚租的房子在四樓。

風扇廠宿舍樓目前還沒停水停電的三號、四號樓裡,三號樓租金最低800,四號樓最低400。連奚想都沒想,就選了四號樓。但就是四號樓,每一層的租金也不一樣。最低的400租金是四樓的房子,其他最低500。

因為死過人的房子,就在四樓。

風乾發黑的老樓梯上到處都是坑坑窪窪的痕跡,連奚一邊晃著塑料袋爬樓梯,一邊恍恍惚惚地想自己接下來該住哪兒。

放眼整個蘇城,絕對找不到風扇廠宿舍樓這麼好的地方了。

一室一廳,家具齊全,有空調有網絡,一個月還隻要400。

真要再找不到好地方,他大概得回老家了。

輕輕歎了口氣,連奚爬到了四樓。他一抬頭,走廊上有個中年男人正在收拾東西。他把家裡不要的廢棄紙箱搬了出來,堆在門外。做完這些抬頭看見連奚,中年男人憨笑了一下,嘴角一顆黑色大痣笑得歪到一邊:“小連,回來啦。新家找好了?”

連奚的目光在男人嘴邊的黑痣上停了半秒,道:“沒呢,還在找。你找好了?”

“找好了,明天就徹底搬走。害,這些年廠子裡的老員工都一個個地早搬家了,就我們家還死皮賴臉留在這。現在要拆遷了,想再住都不成了。你晚上又吃這種不健康的東西?”

連奚腳步頓了頓,沒吭聲。

中年男人:“這樣,我們家燉了點紅燒肉,我媳婦今天下午已經先搬進新家了,她走之前給燉的。晚上我端到你那兒去,咱們整兩盅?當了半年鄰居都沒去過你家,跟你吃過飯。彆客氣了,我一個人也吃不完。”

連奚:“真不用,我買了很多麻辣燙,吃不完。”

中年人擺擺手:“跟我客氣啥!等我搬完這些紙箱子就去你那!”

連奚:“……”

拿出鑰匙、開門進屋。

房門關上後,連奚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他從小就不大會和人交流,更不談拒絕人。小時候爸媽就不在了,後來被送到孤兒院後,孤兒院裡的孩子人小鬼大,各個都有自己的想法。他又不愛說話,這下更沒人交流。

租下凶宅一個原因是租金便宜,另一個原因是人少,誰都不樂意住在凶宅附近。

人多的地方,不好。

人喜歡說話,人喜歡熱鬨,人更喜歡看熱鬨。

他不會說話,不喜歡熱鬨,更不喜歡看熱鬨。

而且和人待久了……

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右手緩緩屈張。

和人待久了,把人給克死了,怎麼辦?

風扇廠四號宿舍樓是個租房子的好地方,也是蘇城著名的凶樓。

上世紀九十年代,宿舍樓剛落成後不久,還沒聘門衛,外頭也沒大鐵門鎖著,誰都可以跑進來。廠裡領導也沒當回事,門衛、鐵門都可以慢慢弄,放著不用急。直到宿舍樓建成三個月後,發生了一起血案。

那是大年三十的晚上,當時還沒禁燃煙花炮竹,蘇城到處都響著震耳欲聾的鞭炮聲。

在這喧嘩熱鬨的新年夜,剛看完春晚的淩晨,凶手跑到四號樓的四層,入室搶劫、□□、殺人……

吃人。

一家三口,被殘忍地殺光。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