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係神豪

第271章 萌寵卡開始鎖定……(1/2)

突突突的跟老式拖拉機聲音一樣的小漁船駛出碼頭,駛出一段距離後,到也真如村長所言,海上的溫度要暖和一些。

又正值清晨,太陽剛剛升起,灑在海平麵上,畫麵很美。

趙燦和曹沃忙著記錄下周圍的美景。

片刻後,趙燦皺了皺眉頭,望向操作倉。

“村長,我問你個問題,這艘船是你的嗎?”

“不是我的船,是張癡漢的。”

“噗嗤——”曹沃一聽這個名字,直接笑場,“啥?你說誰是癡漢?”

“張癡漢,我們村的,整天悶葫蘆似的,還特彆倔,後來時間久了,都叫他張癡漢。你問這個乾嘛?”

“隨便問問,那這艘船是安全的嗎?”

“當然是安全的,瞧你這話說得,張癡漢每天料理這首漁船比料理他老婆還要勤快,相當安全,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

趙燦無語的搖搖頭,“既然如此,那為什麼我腳底板是濕的?”抬起右腿,濕噠噠的海水從腳底滴落。

“咦?我的也是濕的。”曹沃抬起頭,“臥槽,村長你也還說張癡漢天天料理這艘船,你自己過來看看這船底破了這麼大一個洞他沒告訴你嗎?”

“在哪兒,哪兒破了一個洞。”村長拉停馬達從操作倉走過來,一看兩人腳底下鐵板果真有一道裂痕,海水不斷的滲入進來,而已越來越大。

湊近一看,村長分析,“這應該是之前焊接的時候沒焊接好,天氣熱脹冷縮導致的裂痕。狗日的張癡漢這麼大一條裂痕都沒補好,回去之後我打死他。”

“行行行,彆抱怨了,趕緊掉頭回去,免得待會把船淹了,我們三個還得遊回去。”趙燦說。

“不好意思,失誤,純屬失誤,二位彆見怪,我這就開回去。”村長抱歉的點頭,轉身回到操作倉。

趙燦搖頭:“這村長還真是個逗比。”

曹沃點頭:“可不是嘛,差點就把我們搞成了唐伯虎點秋香裡麵的片段。喂!村長,你在裡麵搞什麼,開回去啊!”

“彆急,不要慌,天氣冷發動機啟動需要時間。”

“”

“該不會是壞了吧?”曹沃道。

“彆烏鴉嘴。”

突突突……

突突……

突……

到最後拉動拉鏈啟動發動機,發動機索性罷工。

村長透過玻璃朝趙燦他們露出尷尬的笑容。

趙燦的曹沃心中一涼,還真被曹沃說中了。

“你嘴開了光嗎?”

“不好意思兩位,發動機壞了。”

一艘破漁船孤零零的在海中間,回頭望望,也早已看不到海岸了。

腳底下的的裂痕從滲透變成了湧入,裂痕越扯越大,海水不斷冒進船板。

幾分鐘的時間船板積水一尺多深。在這浩瀚的大海上發生這種事,相當悲慘。

“怎麼辦?”

“你是村長你問我們怎麼辦,打電話趕緊叫人開一艘船過來救援啊!”

“打啊,我這手快按不住了,縫隙越來越大。”曹沃索性一屁股坐在縫隙上堵住縫隙。

“對對對,我這就打電話。”總是慢半拍的村長趕忙拿起老年機撥打電話。

嘟嘟嘟……

[對不起,你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sorryyou……]

又打下一個。

[對不起,你所撥打的電話正忙,稍後再撥]

“村長你這人品不行啊,沒人接你電話。”曹沃坐在地上嘲諷,咦?

“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應該是錯覺。”曹沃說。

“要不你們打?”

“我們打有什麼用,從江寧叫人來收屍嗎?”曹沃這暴脾氣有種上去揍他的衝動。

“繼續打!”趙燦催促。

嘟嘟嘟——

“喂!”

電話終於打通了,村長說:“張癡漢臥槽你奶奶的,你的這艘”

話剛到這裡,突然船搖晃了兩下,村長手一鬆,老年機撲通一聲掉進海水裡。

“我的手機……”村長抓住欄杆眼睜睜的看著手機緩緩沉入海底,消失不見。

“剛才什麼情況?好像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趙燦抓住欄杆問。

“不知道啊?喂!村長你彆心疼你那破手機了,我問你,你們這片海域是不是有什麼水怪。”曹沃有點慌了,“剛才我就感覺到又東西在船低下撞了一下我屁股的位置。”

村長想了想:“我們這片海魚挺安全的,沒聽說過有什麼水怪啊”

duang——

剛說道這,又有個東西重重的撞擊了一下船底,發出巨大的撞擊聲,曹沃嚇得彈了起來,這一起身,那道裂縫噗的一下爆開湧入大量海水。

“尼瑪還說沒有,剛才明明有東西撞了我屁股,太嚇人了。”

“彆愣著了,快過來把縫隙按住,要不然船就真的沉了,到時候等著喂水怪吧。”趙燦心裡那個苦啊,我真的不能再受傷了,這隻手已經是第三次受傷了,現在為了活命,不得不浸泡在海水中按住正在擴大的裂縫,海水浸泡傷口,猶如浸泡在鹽水裡麵疼得要命。

嘩啦啦的水聲很嘈雜,水花四濺。

“阿燦,你還好吧。”曹沃喊道,順勢把趙燦受傷的右手舉起來,“彆碰水,待一邊去。”

說完,又扭頭朝村長喊話,“村長大哥,村長爺爺,我去你的,你他媽想想辦法啊。”

“正在想,正在想!”村長急得在原地打轉。

“”

duang——

又是一次猛烈的撞擊,船劇烈搖晃了兩下。

三人被撞到在地。

“我去你媽的,到底是啥玩意兒。”曹沃破口大罵一聲,此時的裂痕已經止不住了,曹沃索性就不去管了,環顧一圈去找趁手的工具,想和水底下的玩意兒搏一搏。

“出來啊!出來啊!”

曹沃握著一根插魚的三叉戟站著船頭,要是在戴個鬥笠就和袁華一模一樣。

此時的海平麵又恢複到平靜得不起一絲漣漪的狀態。

趙燦一把抓住曹沃,“彆激動,還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兒,小心摔下去被水怪一口吞了。”

“草!”曹沃又罵了一句,望向湛藍色的大海,突然毛骨悚然,隻看到海水深處一個巨大的黑影,頓時感到背脊發涼,緩緩扭頭看向趙燦,咽了咽唾沫,“阿燦你看到了嗎?”餘光示意趙燦去看欄杆外的海水深處。

趙燦臉色也嚇得慘白,要說在陸地上,趙燦起碼也是個神豪,錢能解決一切,但是在這海麵上,趙燦隻有搖頭的份。

更何況趙燦也看到了海底那坨巨大的黑影。

而且最恐怖的是,那黑影很大,籠罩著整隻漁船。

要是在半空中俯瞰下來,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水怪是水底,而水怪的上麵,也就是水麵上正是這艘小漁船。

這畫麵實在是太恐怖了。

曹沃那麼豪橫的人也被這巨大的不知名的水怪嚇得背脊發涼。

“我日他媽的,這要玩出人命啊。”曹沃戰戰巍巍的回過頭看向還在打轉的村長,“船都快沉了,你他媽還轉個毛線,你過來,輕輕的過來。”

“咋啦?”村長走過來。

“村長看看外麵是什麼東西,你見過嗎?”曹沃揪住村長的衣領拉大欄杆邊,“看,就是下麵那一坨黑的東西,見過嗎?”

“什麼什麼東西?”村長不以為然的探出頭朝海底望去,“我日!”嚇得朝後腿了兩步。

“噓!”曹沃和趙燦一把捂住村長的嘴巴,“彆大叫,小心激怒它。村長你知道到底是啥玩意兒?”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