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係神豪

第270章 腿控(1/2)

“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天地、一片、蒼茫,一剪寒梅傲立雪中,隻為伊人怕飄香”

曹沃雙膝一跪,“這道題太難了,我不會做!不!”

趙燦很配合的脫下外套披在[袁華]的肩上。

這片雪和這盞路燈很應景。

“袁華玩夠了嗎?”

“秋雅”

“造孽啊!”

“嗬嗬嗬”

三更半夜兩個逗比在村頭路燈下傻笑。

“呃對了,阿燦你說你更有錢還是王多魚有錢?”

“王多魚?我們剛才表演的應該是《夏洛特煩惱》裡麵的秋雅和袁華。”

“你記錯了,我們表演的是《西虹市首富》,秋雅和袁華是王多魚高中同學。王多魚重生97年,利用自己對未來的超前意識,狠狠的賺了一大筆錢,然後去找回了初戀秋雅。”

“小夥子編的還可以嘛,幸好我看了射雕英雄傳,要不然我還真信了。你應該換個更有前途的專業。”

“是嗎?我也覺得我選錯專業了,呃,對了,你有沒有覺得我們這個專業太幾把偏了,古典文獻專業以後不好找工作?”

“是挺偏,每天就是研究古籍或者叫你如果修複破銅爛鐵,不過你如果想換專業的話下學期可以改。”

“算了,選都選了這個專業就認了吧,要是去其他係,我還真舍不得你們。”

“嗬嗬,你是舍不得劉曉萌吧?”

“胡說,你以為我真的是王胖子說的那種舔狗,我特麼曹沃絕不做舔狗。”

“舔不舔狗無所謂,隻要是自己喜歡就行。其實劉曉萌還是不錯的,長得嘛挺楚楚可憐的那種,很容易激情男生的保護**。”

路燈下的身影越走越遠,最後聲音也小了,隻留下幾行即將被雪淹沒的腳印。

唯一一家即將關門的小賣部老板也正要拉下卷簾門打樣,曹沃老遠就喊了兩聲小跑上去。

老板見到是這兩位白天做公益的小夥子,樂嗬嗬的招呼進店,遞上紅塔山,曹沃會抽煙接過來點燃,趙燦則坐在旁邊。

“老板來兩桶老壇酸筍,統一的。”

“大晚上的餓了吧,加兩根火腿腸給你們。給什麼錢啊,不用不用。”

“那我們也不跟你客氣了。”

燒了一壺熱水泡上之後,也不好打擾人家休息,兩人打了個招呼後就離開小賣部。

捧著方便麵盒,手倒是熱乎了不少。

剛和趙燦聊了兩句,趙燦的手機就響了,曹沃則隻有乾瞪眼,羨慕得很,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是會有一個個的女孩子給趙燦打電話送溫暖。

“喂,寧阮,打電話乾嘛?”趙燦一隻手不方便,於是把方便麵遞給曹沃。

“你在哪兒?”

“你聲音怎麼了,感冒了嗎?”

“你在哪?”

“我在濱海做公益,怎麼了?”

“趙燦我是不是錯了?”

哎!趙燦心裡長歎,這女孩子一到了晚上就多愁善感啊,連寧爺都女人起來了,哎,又得當知心大姐排憂解難了。

“呃什麼錯了?你說清楚啊,你彆這一驚一乍的。”

電話那頭傳來寧阮的吮吸鼻子的聲音,應該是有點小感冒。

“我是不是不該管我爸爸的事,我沒資格去管,對吧?”

“寧阮如果你發生了什麼事你給我說,我現在都可以來帝都。”

曹沃一聽這話,心裡冷喝:這大晚上的鄉下連人影都見不到一個,你還真絲毫不猶豫的說現在就去帝都,哄女孩子都這樣狂的嗎?

偏偏寧阮就服趙燦這碗藥。

“哦。”寧阮語氣語氣上保持淡定,心裡和表情倒是變得很溫柔起來。每次一遇到煩心事,寧阮總是會第一時間想到給趙燦打電話,聽到趙燦的聲音心裡就好受許多。

“寧阮你和你爸又吵架了嗎?”

“沒有吵架。”寧阮扭過頭望向窗外的紫禁城的護城河,記得夏天的時候和趙燦在護城河散步去紫禁城參加慈善拍賣畫麵,一轉眼盛夏已是寒冬。

“趙燦,或許我爸和董珍的事是情投意合,我誤會董珍了,對吧?我這幾天想了很多,也和爺爺談了許多,我媽走得早,我爸也一直單著,直到我長大了,才願意尋找他的另一半,或許是我太自私了,想霸占我父親,就像你說的我戀父,對吧?”

“每個人都有他的生活,你爸也一樣,現在你長大了,你爸也遇到了真愛,你應該祝福他,畢竟你現在並不孤單,很快就會有個弟弟。”

“就隻有弟弟嗎?”

“呃,如果你不嫌棄我長得矮,又黑,又醜,有沒錢的話,你可以把我算在內。”

曹沃步伐加快,不想再聽到一絲絲狗糧的味道。

寧阮是帶著耳機在給趙燦打電話,當然她的房間非常暖和,自然是不知道趙燦站著大雪天裡凍的瑟瑟發抖。此時聽到趙燦這話,臉上倒也有些幸福,手指玩弄著耳機線,望著對麵一牆的二次元手辦,其中也有趙燦送給她的一些手辦。

片刻後寧阮有糾結的長歎一聲,“阿燦你說我是不是很招人討厭,連我爸都討厭我。”想到之前因為讓人去找董珍,給她三千萬離開寧南,這事被寧南知道後,直接飛到帝都,打了寧阮一巴掌。當時寧南是氣昏了頭,才第一次動手打女兒。寧老也沒想到寧南敢打直接孫女,當場勃然大怒。寧老寧立恒是極其護犢之人,可以說寧立恒縱容寧阮到了寧阮可以無法無天,把天捅破了,寧立恒就去補天的地步,可想而知他是有多愛這個孫女。

不過也因為寧阮找董珍這事鬨得不愉快。

“父女哪有隔夜仇,我實話告訴你吧,你爸之所以還沒和董珍領證,是董珍自己提出來的。”

“哦?”

“董珍說了,她不想因為她的原因讓你們父女鬨得不愉快,即使要領證的話,都要你接受她之後,才肯和你父親領證,她不想被彆人說成因為貪戀你家的權勢而和你爸結婚的。”

“哦。”

“能不能不哦了,哦聽起來很敷衍,你可以嘗試嗯嗯嗯也行啊。”

“你才嗯嗯嗯,大晚上的彆亂開車。”

“”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寧阮頓了頓,“謝謝你。”

“需要這麼客氣嗎?”

“哦嗯。”

“嗬嗬,改的還挺快嘛,心結解開了,你自己看著辦吧,買點水果什麼的去魔都看看你爸爸。”

“我知道。”

“那先掛了,我在大街上實在是太冷了,待會微信聯係。”

掛斷電話,解開了寧阮的心結,趙燦是替她鬆一口氣的,但是並不代表他對寧南有所改善。

畢竟趙燦之前好心送她妻子去醫院,反倒被冤枉,心裡是不爽的。

解開對方的心結,趙燦的心結還沒解開。

寧南也因為趙燦私生活混亂的原因對趙燦頗有成見,趙燦才懶得在乎寧南的看法,清者自清,趙燦覺得自己私生活光明磊落的。

我沒有做對不起你女兒的事吧,甚至連吻都沒有過,現在純屬於神交範疇。

“喂,打完了?”

“嗯。”

“剛聽寧大小姐的聲音挺溫柔的。”

“溫柔?曹沃你以後有機會見識到她擰著棒球棍一言不合就砸車的畫麵,你再說溫柔不溫柔。”

“那麼野的都被你馴服了,可以啊。”

趙燦笑著搖搖頭,寧阮給他留下的第一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當初還在心裡暗自發誓這種野蠻女,我趙燦就算找不到女朋友,從這裡跳下去被車撞死,也不找她這樣的,嗯真香。

回去的路上,在巷子口看到穿著軍大衣的村長,曹沃喊了兩聲。

“喂,村長走那麼快乾嘛,怕我們吃了你啊?”

“噢,你們啊,這麼晚了還沒睡,吃什麼泡麵啊,晚上在魚家沒吃飽飯啊,我明兒就去罵他們。”

“彆!我們就是有點餓了,出來買桶泡麵。”

“我家就在前麵,走去我家喝杯燒酒暖和暖和。愣著乾嘛,走吧。”

“那就不客氣了。”

又朝村長家走。

“村長這麼晚了你去哪兒回來?”趙燦問。

村長開門招呼二人進屋,“天氣預報上說要漲潮,我去瞅瞅,幸好沒有漲潮,要不然可得提前做好防護措施。彆愣著啊,坐啊。”脫下軍大衣抖了抖,去廚房端出來溫著的燒酒倒了三杯。

方便麵也泡好了,二人吃著泡麵和著燒酒,在雪天裡感覺還不錯。

村長砸吧砸吧嘴,放下酒杯,“趙公子你是個不錯的年輕人啊。”

“害!村長你就甭誇我了,今天我是真的聽膩了,我就乾實事,不需要讚美的。”

“實在!”

村長家在村頭,距離海灘不遠,透過皚皚白雪的竹籬笆矮牆望向大海,倒也是一番美景,視野有右前方高處有座燈塔,燈塔下方沙灘有艘擱淺的鏽跡斑斑的郵輪。

海平麵上偶爾還有艘船駛過。

“其實海螺村的海景一點都不差,李書記主打寧海旅遊經濟,想必要不了兩年海螺村一定是好美輪美奐的旅遊聖地,到時候村民的收入和生活條件也會提升幾個檔次。”

“但願如趙公子所言,能打造成旅遊聖地,我能看到村民收入翻倍我就心滿意足了。其實說實在的,我們村一直都不差旅遊資源,隻是以前那些當官的不夠重視,要麼有重視的又進去了,反正各種事都有,希望李書記這次能夠給力。”

“放心吧,李書記準能行。”

趙燦知道李清泉在寧海省乾的不錯,政績卓越,林隱山旅遊景區也都成形,林溪村溫泉度假村這張名片也在推廣,以及濱海海灣景區,再加上這屆冬運會。估計要不了多久李清泉就會去帝都任職了,這是李清泉的畢生的追求。

不過,趙燦好奇倒時候李清泉去帝都的時候,是提前通知他,是秦寧還是青姨?

太複雜了,這些官場太複雜了,趙燦一想到腦殼痛。

“村長你牆上掛的那副地圖是你們村的嗎?”趙燦指著牆上掛著的泛黃的老地圖。

“嗯,是我們村的地圖。”村長取過來攤開在桌上,“畢竟是個村長嘛,還是要考慮怎樣帶動我們村致富。”夾著煙的食指和中指在地圖上指了指,“其實我們村陸地麵積並不大,但是海域麵積挺廣的,你們看,海灣外的海域上這些島嶼都劃歸為我們村的範圍。”

“是挺廣闊的,以前沒了解過你們濱海,沒想到海域裡還有這麼多小島。”

“挺多的,大大小小都有,有的巴掌這麼大,有的足球場這麼大,甚至還有幾萬平方的小島。”

“哦?這些島有人住嗎?”

“沒有人常住,都是一些平時出海打漁的時候補給用的,也就那麼幾個,大部分的還是原始狀態,風景特彆漂亮。趙公子你要是喜歡可以買一個島夏天的時候去倒上避暑,絕對爽。”

曹沃點頭:“對啊,買一個,夏天的時候開個海天盛筵,找一群比基尼美女難道不香嗎?”

“買島這可以嗎?”趙燦覺得這要是買個島玩玩還是挺新鮮的事。

“當然可以,現在我們村沒開發所以這些島沒人要,等以後開發出來了,我跟你說這些島保證搶手,說不定還有開發商到時候來搞成馬爾代夫那種小島酒店。”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