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係神豪

第269章 給你點個讚(1/2)

麵由心生,麵善的學生代表趙燦站著台中間,自然是讓人多生出好感,特彆是台下的婦女看到這個小鮮肉瞬間撥動寂寞的心啊。

喜歡帥哥真的不分年齡層。

師奶殺手趙燦上線。

掃描一圈台下,很明顯是婦女多,占比70%,剩下的是占比20%的老人,10%的中青年人。合計:548名(包含海螺村以及外村吃瓜群眾)

而另一邊是小學生453人。

總人口合計:1001人。

[人數已達1000人,冬日暖陽超級暴力正式開啟]

[虛擬點讚值已經生成,點讚積分到達1000值,任務完成,即可抽取超級暴擊獎勵]

目光再次望向台下,主要是婦女為主頭頂上已經出現了[虛擬點讚]

叮叮叮!

[虛擬點讚值+1]

[虛擬點讚值+12]

[虛擬點讚值+32]

正在緩慢持續上升中。

目光望向魚家。

首先是魚幼薇的奶**頂上最先冒出[虛擬點讚值],然後是幺爸兩口子。

咦?

什麼情況,魚幼薇的父母頭頂上沒動靜呢?

“趙公子,趙公子.....”村長輕聲喊了喊,趙燦回過神,舉起話筒。

大學以前趙燦淡然學生會主席,經常學校舞台上演講或者朗誦,所以並不怯場。

“很高興來到海螺村小學,其實......我要說的剛才肖總都說完了,我實在是找不到新鮮的句子。”趙燦憨憨的笑了笑,“如果大家不嫌棄的話,我在複述一遍如何?”

“這個小夥子還真幽默。”

“哪裡幽默了?長得帥隨口說個冷笑話就幽默了?”

“嘁!你哪懂,人家就是幽默,同樣的話不同人口中說出來效果不同。”

“李大嬸你咽口水乾嘛?”

“這個年輕人長得乾乾淨淨的,還熱愛公益,真是討喜。”

“可不是嘛,好像魚家人認識,中午我路過他家門口,就看到這個小夥子和魚家人一起吃飯。”

“那.....是不是魚國華的女婿,今天可是魚老太婆的67歲生日。”

“噢?你這麼一說還真有可能。”

台下嘰嘰喳喳嘰嘰喳喳的竊竊私語,多為討論台上的年輕人。

村婦從來都熱衷於空穴來風的八卦新聞。

魚國華眉頭緊皺,才懶得理這些村婦,你若是去嗬斥,反而她們廢話更多。

“大哥到底是不是薇薇安的男朋友,你要不問問?”小紅試探性的對一臉鐵青的魚國華說。

“是啊大哥,趙公子這麼優秀的年輕人,也不知道薇薇安藏著掖著乾嘛?就不怕跑了嗎?”幺爸貌似瞄到一絲絲自己的希望。

“閉嘴。”魚國華嗬斥幺爸一聲?再次看著台上正正經經發言的超級富二代趙燦。

“國華。”妻子低聲喊了一聲,“到底是不是啊?他......和我家女兒?”

“你打電話問問。”

“嗯。”

妻子打電話給魚幼薇?魚幼薇剛坐動車回到魔都。

他們幾個正縮在宿舍,望著窗外的大學冷得瑟瑟發抖?宿舍門都不敢出,隻能用大烤爐取暖。

四人想到了一個很暖和的地方?但是都不好意思開口?畢竟很打臉的。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是有點冷哈。”阿依熱裹著被子傻憨憨的對其他三個說。

“彆說話,保存熱度。”蓯蓉說。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對吧?”阿依熱望向薇薇安。

“哪有什麼辦法你們說?”薇薇安回複阿依熱。

阿依熱欲言又止?很幾次就要說出口?最後還是咽下去了,很糾結。

一分一秒的過去。

最後。

“我受不了了。”蘇輕語從被子裡站起來,“太冷了,我最怕冷了。”

“輕語你要去哪兒?”

“去你們想去的地方,反正他又不在魔都?我們回去住幾天,他又不知道?對不對。”一邊穿羽絨服一邊說。

“好像有道理,我也去。”薇薇安?“放心我不會打小報告的。”

“我.......我也要。”

“你們都去了,我一個人在宿舍害怕?我就去吧。”蓯蓉。

“嘁!一個個的。”蘇輕語倒是最理直氣壯的一個?畢竟房產證是自己的名字。

四個女孩子穿上羽絨服?就挽著手腕匆匆下樓離去。

終於回到公館了。

“怎麼地暖還開著的?”一進入溫暖無比,蘇輕語問。

“嘻嘻嘻,其實我昨天太冷了,我就悄悄的回來泡了一個熱水澡,一直沒關。”薇薇安舉手說。

“我去,你還留這手。”四人脫掉厚厚的羽絨服,裡麵穿著的是緊身的羊毛衫,剛好把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儘致。

“薇薇安......”阿依熱湊上去撒嬌,“阿燦不在,我們能不能一起去他臥室裡麵的大浴缸泡澡?那麼大一個浴缸我們四個人剛剛好。”

“你問我乾嗎,你去問他啊。”

“問他,他萬一讓我偷拍蘇輕語的露體當做回報,我怎麼辦?”

“死小砸婊又要發騷了是不是。”蘇輕語衝上來就把阿依熱按在沙發上就打屁股。

玩鬨一會兒,四個女孩子也就回到樓上,衣服脫得趙燦房間一地都是,赤腳走進浴室,跨進超大浴缸,灑上玫瑰花瓣,浴缸邊擺放著高檔紅酒,一人一支高腳杯,搖曳著裡麵的紅酒。

“還是這裡暖和,好久都沒泡過澡呢。”

“有點小時代那種感覺了。”

“你盯著我胸剛什麼看?”阿依熱放肆的一挺,自豪不已。

“我是好奇你這裡為什麼有一坨紅的,是被誰親了,阿依熱你該不會?”

蘇輕語這麼一說,阿依熱感覺低頭一看,撫摸了兩下,“這個不是,你彆亂說,這是昨天晚上蓯蓉給我抓的。”

“蓯蓉你抓人家乾嘛?”

“誰叫她一天天的晚上睡覺睡到半夜就縮到我被子裡麵來,還裹被子,冷得我一時激動就狠狠地捏的一把,嗬嗬嗬......以後再打被子,我給你捏成f,變成大奶牛你信不信?”

“你這是羨慕我。”搖晃了兩下。

“我去,彆攔著我,我給她打爆算了。”

四個女孩子的嬉戲聲從浴室裡傳來。

最後被薇薇安的電話打斷。

“喂,媽你打電話乾嘛呢?”

“你在哪兒?”

“我在......宿舍。”

阿依熱他們湊過來偷聽。

魚媽看著台上的趙燦,頓了頓,又問:“你男朋友叫什麼名字?”

“我......呃......”

“還不說,是不是趙燦,趙燦就是你男朋友,對不對?”

“嗯。”

“回答得到是爽快,為什麼問你,你不說?”

“我......媽你怎麼了,是趙燦得罪你了?”

“沒有,就是問問,我就好奇了,你和他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你們怎麼就認識了,還成為情侶?”

“就之前巴厘島旅遊的時候認識的。”

“巴厘島?暑假的時候?哦......怪不得旅遊一趟回來魂不守舍的。”

“哪有魂不守舍,我才沒有。媽你那邊好吵,你們在乾嘛?”

“在學校操場,趙燦捐款600萬修學校,現在在台上演講。不是,你彆扯開話題,你和他交往為什麼要瞞著我們?”

“沒想瞞著你們,就是......沒合適的機會說。”

“那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和他咳咳咳......有沒有那個。”

“哪個?”

“裝傻是不是,就是問你第一次還在不在。”

魚幼薇沉默了幾秒,魚媽心中一涼,就知道是沒了。

阿依熱差點就笑場,薇薇安臉刷的一下紅透了,捂住阿依熱的嘴巴。

蘇輕語低聲恐嚇阿依熱,“你笑毛線笑,以後你也一樣,你們一個都逃不掉。”

“........”

蘇輕語愣了愣,好像我這話說得不太準確。

電話那頭,魚媽輕歎一聲,叮囑魚幼薇。

“主要安全,彆搞出人命了。”

果然知女莫若媽,女人嘛更懂女人。

“媽我們其實沒那麼勤......挺禁欲的。”

噗嗤——

阿依熱,蘇輕語,蓯蓉是真的忍不住了,一下子狂笑起來。

“反正年輕人火氣旺,但是要有節製,要不然吃虧的都是女孩子。”

“嗯,我知道了媽,我會注意的。”

“呃,彆讓你爸知道你和他發展那麼快,他老封建,要不然非衝上去和趙燦拚命,畢竟小棉襖嘛。”魚媽倒是很理解年輕男女的那些事的。

“掛了,你們幾個慢慢玩。”

魚媽掛點電話。

浴室裡這才傳出放肆的大笑聲。

阿依熱這騷浪蹄子又開始說騷話了,“喲,薇薇安看不出來啊,你和趙燦還玩禁欲這套,他真的禁欲嗎?”

“嘁,當然,要不然那天也不可能把你認成我,一把就把凶兆給你扯了。”

阿依熱當場自閉。

噗嗤——

蘇輕語和蓯蓉咯咯的笑翻。

“哈哈哈,又揭小砸婊的傷疤,小砸婊你老實告訴我們,當時我們要是不回來,你是不是就從了......”蓯蓉道。

“我發誓我絕對不會,我也沒想到他手速那麼快,還不是在你薇薇安身上練出來的,我.......我當時差點嚇哭了。”

“好了,都是誤會。”蘇輕語說:“對了,薇薇安你媽說趙燦給你母校捐了600萬?”

“是啊,更巧的是,中午的時候,他還在我家吃飯......”

“啊!可以這樣嗎?”

“他也不知道是我家,當時..........”

四個閨蜜是真的很要好的,要什麼話都從來藏著掖著,薇薇安把中午的事情說了出來。

...

...

海螺小學。

魚國華看著妻子握著手機回來,冷冰冰的問:“問道沒有,到底是不是?”

“薇薇安說他們才開始交往,關係還不穩,所以沒告訴我們。”

“哼,一看你就在說謊,認識你幾十年了,你一撒謊耳朵就紅。”

幺爸兩口子聽這話,心裡穩了,看樣子台上的趙燦還真是薇薇安的男朋友。

“哎呀,大哥年輕人感情你就甭管了,薇薇安和趙公子挺般配的,對了你剛才不還說什麼小趙很不錯,是個優秀的年輕人,你挺欣賞的,雖然感情線是亂了點,但是人嘛,難免有點缺點,這可是你剛才說的話。”

“你懂得屁,又不是你女兒,要是你女兒找個緋聞滿天飛的男朋友,站著說話不腰疼,你看看他們這種富二代換女朋友跟換衣服似的。那個王思明,一個星期換一個,趙燦是他兄弟,估計也差不了哪裡去。”

“瞧你這話說得,完全把剛才你的誇獎全部否定了。薇薇安和趙公子也交往了有半年了吧,也沒分啊。”幺爸反駁。

“半年才是最可怕的,什麼都沒了。”說著目光一瞪望向妻子。

妻子打了個冷顫,“你要乾嘛?”

“他們發展到什麼階段了?”

“女兒說......說上次和趙燦去看電影的時候,趙燦鼓起勇氣牽了女兒的手。”

“就這個?”

“當然就這個,喂!魚國華你什麼意思,你難道還想我們女兒怎麼不成?”

“那就好,那就好,說明我們女兒還是又分寸的。”

“嗯,挺有分寸的。”魚媽握著拳頭。

“好了,我的發言到此結束。”趙燦禮貌的朝台下鞠躬。

掃視一圈,頭頂上的點讚值蹭蹭蹭的往上冒。

目前已經972了。

魚幼薇父母頭上的虛擬點讚值毫無反應。

先不管他們,趙燦扭頭望向其他幾個沒有點讚的村民。

露出微笑,“老爺爺能給我點個讚嗎?”

“趙公子他們幾個是老人院的,有啞巴,又耳朵不好使的。”村長說。

那簡單。

趙燦把話筒放下。

[養成係buff正在啟用手語]

趙燦熟練的用手語對這那幾個聾啞人比劃了幾下。

隨後叮叮叮的.....頭頂上的點讚值蹭蹭蹭冒了出來。

然後那幾個聾啞人雙手合十感謝趙燦。

“劉院長,他支支吾吾的比劃什麼?”

“趙公子要捐30萬給老人院幫助采購助聽器,以及其他的設備,改善一下老年人生活環境。感謝趙公子感謝趙公子。”院長90°彎腰鞠躬。

“不客氣,應該的。”趙燦燦然的笑容。趙燦徹底的把最後30萬也花光了。

“好人啊。”村民紛紛豎起大拇指,不可否認趙燦的確是很有愛心的年輕人。

[叮!魚幼薇母親虛擬點讚值出現]

[當前點讚值999人]

趙燦掃視一圈,全部都點讚了,有些點讚後離開了。

現在全場就隻有一個人沒點讚,那就是魚幼薇的父親——魚國華。

不可能啊!

叔叔對我印象挺好的,為什麼不點讚啊?

“喂,國華,小趙一直盯著你在看。”

“我看到了!”

滴滴滴——

趙燦手機收到魚幼薇的微信[阿燦,我爸知道了]

[我看出來了]

趙燦這下明白為何魚國華的眼神裡透著一種最珍貴的東西被人搶走的眼神。

趙燦想了想,為了最後一個讚,得豁出去了。

露出燦然的微笑,好想大聲對魚國華說,叔叔你能給我點個讚嗎?

哎!看樣子是得不到點讚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