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欲係神豪

第268章 你真的了解趙燦嗎(1/2)

午飯是在和諧的氛圍中渡過的,趙燦一直掛著微笑的嘴巴都僵硬了,沒辦法啊,今天中午就陪吃、陪喝、陪笑,妥妥的三陪。

趙燦有個最受人待見的特點就是嘴巴特彆甜,一口一個老奶奶,到最後要走的時候,索性就直接叫奶奶。

“叔叔阿姨我還要去做公益就先走了。”對著魚幼薇的奶奶,老人家耳朵不好說,趙燦聲音大了些喊:“奶奶,謝謝你做的墨魚乾,祝你天天開心,我先走了。”

“小趙啊,你手受傷不方便,你把墨魚乾放在這兒,你忙完了,再回來拿。”

“不用!千萬不用。嗬嗬嗬......我放在大巴車上就行,不耽誤你們一家人團聚了,再見。”

揮揮手,提著麻布口袋走出院子。

“這小夥子還挺不錯的。”老奶奶笑嗬嗬的指著趙燦的背影對魚幼薇父母說。

“年紀輕輕挺懂事的,氣質也不錯,將來必成大器。”魚國華點頭誇張。

“這個趙燦你還彆說,等不到以後,現在就已經成大器了。”幺爸說:“剛才我沒說,大哥我跟你之前說過有個富二代半夜三更帶著女朋友來海灣搞什麼法式燭光晚餐,隨機帶著幾名江寧的法國大廚,你還記得吧。”

“聽你提過一嘴,當晚上我也在家,第二天出門的時候還挺鄰居議論,當晚有架直升飛機降落到我們村,嗬嗬,現在的富二代還挺能折騰的,所以說富不過三代是有道理的,真不知道父母賺錢有多辛苦,一天到晚就沉迷在這種女人堆裡麵亂搞,有傷風化。”

“......”幺爸挺年輕的,才32歲,正是精力旺盛的年紀,他可是羨慕那樣鶯鶯燕燕的紙醉金迷?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的爽感人生。

奈何幺爸沒本事,現實隻能讓他在腦子裡歪歪的自我爽一爽僅此而已?或者看神豪小說《了不起的男神》找點代入感?幻想自己是裡麵的主角。

“哎......我想說的是,那晚上帶女朋友搭乘直升飛機來海灣的富二代就是和我們一起吃飯的趙燦。”

“早就看出來了。”魚國華淡定的一筆?鄙視弟弟一眼,“剛才見你一個勁的獻殷勤拍馬屁?還說道那晚上的事?他打斷你的話,我就猜到個大概了。”

“哥,這你都猜得到,你牛逼啊!”

“笑話?你是我弟弟?你想的什麼我會不知道,你丫腳踏實地好好工作,彆老想著抱什麼大腿發大財,你一沒本事二沒文化,就算是大老板人家圖你啥呢?圖你能吃啊?沒點本事誰要你?”

“哥,我也沒你說的那麼差。”

“你?我都懶得管你了,三十幾歲的人了?長點心吧,你都能找到老婆還真是奇跡。”

一說起這個弟弟?魚國華血壓就上升?索性懶得提?扯開話題。

“不過話說回來,趙燦這小夥子倒是慈眉善目的,談話之間也是相當有禮貌,也就是不值錢的墨魚乾也高興得樂嗬嗬的,其年輕人估計都要嫌棄這種海腥味,不好意思帶走。所以說啊,越有錢的人越接地氣,越沒錢的越想打腫臉充胖子。”

幺爸:“……”

魚國華叨念著這些,又聯想到自己女兒的男朋友,“人都沒見過,名字還不知道,啥玩意兒。”

哈嘁!

哈嘁!

回到村委會,趙燦連打幾個噴嚏,誰在背後罵我?

“薇薇安我又打噴嚏了,一定是你爸媽在誇我。”

“嘁少臭美了,我家的飯菜好吃嗎?”

“挺好吃的,以後我還有機會吃嗎?”

“嗬,弟弟又在套路姐姐我了?看你表現吧,表現的話,以後就還有吃飯的機會,表現不好,今天就是你最後的午餐。”

“那我得好好珍惜哦,爭取以後弄個長期飯票,對不對?”

“嘁,一點都不對,我們家又不是給你煮飯的。”

“那你給我煮也行啊。”

“我?弟弟能彆撩了嗎,我現在有點想你了......”

“想我那簡單,你把禁欲令解禁了,我立刻就包機來魔都。”

“好,我就使用特權解禁一次,你現在來吧。”

噗嗤一聲,兩個小情侶倒是在電話裡笑了起來。

一邊走一邊聊走到了村委會休息室門口外。

曹沃他們也吃了飯,現在正在村委會休息,等待會去參觀海螺小學。

“趙公子......牛啊,親戚遍天下啊,海螺村都有親戚。”肖總叼著香煙笑嗬嗬的走過來,顯然是從曹沃那裡知道了,特意過來調侃。

趙燦朝曹沃無語的瞪了一眼,和薇薇安掛斷電話,隨即對肖總說,“還彆說,這頓飯吃得挺香挺刺激的,哈哈哈哈.....”

下午組織去海螺小學參觀,本來就老舊的學校被雪災和台風肆虐一番之後目前處於維修狀態,學生是在操場上搭著帳篷讀書學習的。

一行人來此參觀,老遠就看到小臉被凍得紅彤彤的小學生在門口舉著彩花歡迎。

“形式主義啊,彆凍著孩子,快讓他們進去。”周折連忙招呼校長讓孩子進去。

“莫校長,都跟你說了周總他們一行就是單純的來做公益,你搞這套教育局領導喜歡,周總他們可不喜歡,趕緊讓孩子進去。”村長嗬斥道。

“……”校長自閉了,這不是你叫我搞的嗎?

校長點頭稱是,揮手讓學生回教室。畢竟是寧海知名企業家來做公益,其中還有首富肖何,校長不搞得儀式會讓他們覺得不懂禮數,搞了又形式主義,雙標的人生。

“這學校得有二三十年了吧?”劉小北一跨進操場,看著教學樓牆麵上還寫著斑駁印跡的計劃生育推廣語。

[生娃隻生一個好,國家來養老]

“現在都二胎開放了,那個叫什麼標語的:生娃就生兩,養老不用憂。”

“......”

“那邊,哈哈哈,那邊還有個:一胎上環,二胎結紮,超懷又引!又紮!超生又紮又罰!”

“尼瑪太嚇人了,李嬌要懂得感恩,你知道你當年能活下來有多不容易嗎?所以做個男人吧,彆彎了。”王胖子調侃道。

“王胖子你!”李嬌氣得一手叉腰,一手蘭花指指著王胖子,又氣得跺腳,“氣死我了。”

“尼瑪,一走進來就感到一股陰氣衝天。”曹沃誇張的縮了縮脖子,“孽障還不束手就擒。”

“你們兩個,我......班長他們欺負我。”

趙燦打了個冷顫,“好了,不逗嬌嬌了,人家畢竟是女孩子,彆開玩笑。”

噗嗤——,所有人放聲大笑。

李嬌當場裂開。

肖總他們在一旁隻是忍住不笑,倒是一開始就注意到那個名叫李嬌的男孩子有點特彆,甚至有些企業家還以為他是一個比較中性的女孩子。

曹沃很無語攤攤手,“阿燦我該是沒說錯吧,這麻痹的404宿舍全他媽的是奇葩,沒一個正常的,除了我。”說著,曹沃發現了那邊有意思的地方。

笑著拍著村長的肩膀,“村長你可以啊,還有你的標語。”

所有人順著曹沃手指的方向看去,也是一個宣傳語。

[讓全村懷上二胎,是村長不可推卸的責任]

“啊這,以前的宣傳語還真是直接啊,哈哈還……”

就叫趙燦都笑翻了。

村長尷尬的說:“這棟學校以前是村衛生院,所以有那麼多標語。”

“的確,以前就是這樣過來了。”周折站出來,“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特色,現在看起來你們會覺得特彆搞笑,但是在那個時候確實國之根本,對了,村長,現在孩子們都一直在帳篷裡學習嗎?”

“是啊,學校太老舊了,又經曆了台風和雪災,隻能在這裡了。等過段時間學校維修好了,再搬回去。”

“還有搬回去,那棟樓還能用嗎?”

“這......也沒辦法啊,我們村人口少,很多家長都把孩子送到其他鄉鎮去上學了,就這次台風過後,又有家長擔心孩子在帳篷裡讀書被凍著,有的已經辦理了轉校手續,哎!說起來都說我們村的教育設施太老舊了。”

“這個的確是嚴重的問題,教育設施差,家長自然是願意把孩子送到其他地方念書。我們還得把自己的教育設施搞好才行啊,免得孩子每天走那麼遠的路去外麵讀書。”

“是啊,哎!”村長歎息,心裡開始幻想是不是接下來該各位大佬傾囊相助支持一波了?

周折發話了,村長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周折朝身後的秘書吩咐一聲,秘書離去,周折拍著村長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老村長啊,我們也不願意看到孩子們如此辛苦的在大雪裡繼續念書,實在是挨凍啊!”

“是啊,這帳篷又不保暖,有時候一陣風過來,從縫隙裡鑽進去,那叫一個冷啊。所以周總是要......”

“嗯,每錯,為了孩子們不在挨凍,我們決定在捐一棟活動板房作為孩子臨時學習場所,等學校修好之後,再搬回去。”

老村長嘴角抽搐兩下,“謝謝周總。”

“喂,燦兄弟看到沒有,老村長很失落。”肖總對趙燦說。

“是挺失落的,捐一棟學校的確要很多錢。”

“是啊,他們這次公益人均捐款1百萬,算起來一共一千五百多萬,整修村裡的道路,以及排水管道,還有以及一些受損的房屋,也都用得差不多了,周折也不好意思再讓其他企業家開口要錢修學校。”

“那大概修個學校要多少錢,你搞開發的你算算?”

“要不了幾個錢,幾百萬而已,咳咳咳......你盯著我看乾嘛,我沒錢。”

“老肖你好歹也是個寧海首富,一天到晚跟我哭窮,怕我借你錢啊?”

“瞧你這話說得,你趙大公子還會缺錢,被寒磣我了。”

趙燦拍著肖總的肩膀,“嗯......這樣,我這裡有點閒錢,大概600多萬,你看看能不能蓋一棟教學樓起來?”

“又捐?上次你才捐為母校捐了一個圖書館啊!”

“這次不一樣,這畢竟是我女朋友的母校,對不對。”

“哦,懂了懂了。這事交給我就行了。那個.....村長你過來一下。”肖總招呼村長過來,村長笑嗬嗬的過來。

“肖總有何請教?”

“這個,我兄弟。”摟著趙燦的肩膀,趙燦最煩肖總這樣套近乎了。

“他打算出600萬?是600萬嗎?”

“還有28w的零頭要麼?”

“呃......這點渣渣錢你留著元旦節給你老丈人買禮物吧。”

“我去.....”

肖總笑著繼續說:“我兄弟出600萬,我肖何出400萬,一共1000萬,由我宏建集團進行承建修一棟現代化的教學樓。”

肖總就是這樣的人,自從當上了首富,說話的語氣總是特彆的囂張,有點趾高氣揚的感覺,村長表示這種趾高氣揚的大佬多來點。

其他企業家還不得不服肖總囂張勁兒,人家有錢,又囂張的做慈善。

不過,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來,肖總為什麼捐400萬,因為他要時刻擺正自己的姿態,不能比趙燦高,如果高的話,萬一對方不爽呢怎麼辦?

“彆,村長你要感謝就感謝我兄弟。”

“感謝你啊,趙先生。”村長握著趙燦的手搖了搖。

“不客氣,應該的。”趙燦也就淡定,“看到小朋友們在大雪堆你上學實在是不容易,我有點能力,自然是要幫忙的,不必感謝。”

“那各位再等等,我馬上,馬上布置一下捐款儀式。”老村長想趁熱打鐵,免得待會人家一拍屁股走人,去哪兒找?

“呃,行吧。”趙燦微微搖頭笑笑。

“諸位等一下。”村長轉身朝校長吼道:“你他娘的還在杵在那裡乾嘛,趕緊找幾個漂亮的女老師出來接帶一下老總們。”

“啊這!”

“我去。”肖總搖頭笑道:“喂喂喂,村長瞧瞧你這話說得,不用,千萬不用,我們站在這兒就行。”

“那怎麼行,稍等,馬上老師們就來,我先去一趟。”逗比村長激動的到學校廣播室對全村喊話。

一口地道的方言。

[下麵緊急通知,各家各戶注意了,新教學樓捐款儀式三點半的時候開始,這個是關係到你們子女上學的問題哈,各家各戶在家的就來參加,記到哈是三點半,你們莫要像上次張二娃一樣會都開完了才跑起來,跑起來取草帽啊?對了,各家各戶來的時候把凳子椅子帶起來,沒帶的就隻有站到聽,好了,通知結束]

所有人看著那支大喇叭,咯咯的笑個不聽。

“臥槽,我老家的村長也是這樣通報的,哈哈......”曹沃笑道。

“為什麼不說普通話,真是的,好歹也是個村長。”李嬌說。

曹沃等人頓時就不爽了,“李嬌老子又想揍你了,麻痹的,就你這種人典型的杠精。”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