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 no[電競]

第二十章(1/2)

MJG戰隊基地,已是人仰馬翻。

二隊的幾個小盆友聽說狗哥吐了,紛紛從第二訓練室跑過來。

“要緊麼,狗哥怎麼樣了?”

“我來上海前我媽好像有給我行李箱裡放了各種常用藥,我去看看有沒有治這個的。”

朝落拉住他:“彆去了,等下直接送醫院。你們繼續訓練,不用擔心。”

小盆友:“要一起去幫忙嗎,我們正好也沒事乾。”

朝落:“不用,人多反而麻煩。”

狗哥已經吐得整個人都虛脫了。

他去了四趟廁所,拉得根本直不起身,也吐了兩次,吐到最後隻剩下淺黃色的透明酸水。包大人駕著他的左胳膊,朝落架著另一邊,他才能不倒下去。皮卡丘也很少見到這樣的陣仗,焦急道:“走吧,咱們一起送他去附近的醫院。”

包大人:“我打車。”

卓熄:“我開車送過去。”

包大人:“啊,你什麼時候把車停俱樂部了?”

“早停著了。”卓熄在電腦桌上找了會兒,從放雜物的長筒裡找出一串車鑰匙,他揚揚下巴:“走吧。”

五個人一起到車庫。

寬敞明亮的車庫裡,一共停著三輛車。一輛是喬瑞飛經常開的那輛阿斯頓馬丁,但他昨天坐飛機去深圳了,車子就這麼停在車庫;旁邊是一輛火紅的法拉利和一輛藍色的特斯拉。

卓熄開了車鎖,兩道清脆的滴聲後,特斯拉的車燈亮了起來。

朝落和包大人一起把人架進後座,兩人各坐在一邊。皮卡丘正要進來,卓熄道:“皮帥回俱樂部吧,華仔一個人照顧不來。你昨天剛到上海,哪兒都不熟,去了醫院也沒用。”

皮卡丘想了想:“行,你們要有事電話跟我說。”

於是卓熄、朝落、包大人三人一起送狗哥去醫院。

去醫院的路上,狗哥奄奄一息,但還沒失去意識。他臉色慘白,嘴唇白到發紫,卻依舊記得:“我、我要是吐車上的話,C神……怎、怎麼辦?”

包大人:“哪兒還能管那麼多,吐啊!”

卓熄伸手把車前玻璃旁的抽紙抓了過來,兩下快速地抽光裡麵所有紙,再把抽完的塑料抽紙袋扔過去:“吐這。”

狗哥一把搶了塑料袋,下一秒就開始乾嘔。

“嘔!”

等他又吐完一波,朝落拍著他的後背,微微皺眉:“這麼嚴重,之前訓練賽的時候你就不舒服了?”

狗哥虛弱地嗯了一聲。

朝落:“怎麼不說。”

狗哥:“第、第一次的訓練賽,我以為就普通的肚子疼拉肚子,想著先打完一局再說的……”

朝落抿了唇不說話。

包大人想一巴掌拍這未成年小盆友的腦袋上,想想是病人又下不去手。

“彆說隻是個訓練賽,哪怕是決賽你要撐不下去也得說!又不是沒替補了,你還打算負傷上場打比賽?你是覺得一個突發急性腸胃炎、上吐下瀉的人,能跟得上遊戲節奏,能不拖後腿?這不腦殘嗎!”

包大人一通亂噴,狗哥靠著朝落的肩膀,根本說不出話。

包大人看了他一眼,下結論:“傻逼!”

傻逼狗哥委屈得哭了出來。

很快到了最近的醫院,卓熄去掛急診號。

頭發花白的老醫生推推眼鏡:“小夥子以前就腸胃不好吧,去抽個血化驗看看。”等化驗結果出來,老醫生仔細看了看:“沒食物中毒,就是普通的突發腸胃炎,受刺激了。你晚上吃什麼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一進醫院,狗哥就好了許多,能自個兒坐著說話了。

“晚上吃的是清蒸魚、紅燒排骨、炒菠菜還有米飯,喝了……好像是紫菜蛋湯。”

“就這些?沒有其他的了?”

“沒了,我隊友都吃的這些,大家都沒事。啊對,我還喝了瓶冰可樂!”

醫生:“那估計就這冰可樂了。你腸胃本來就不好,還喝冰的。”

狗哥越說越起勁:“我晚上還特彆緊張,因為要打比賽,整個人渾身出汗。”

醫生:“那就再加上心理因素。行了,去掛個葡萄糖,給你們開點藥,找護士掛完水就可以回去休息了,這幾天注意彆吃刺激辛辣的東西。”

朝落:“海鮮可以麼?”

醫生:“也不行。”

醫生開完藥方,卓熄去付款。

朝落和包大人攙著狗哥往外走,醫生隨口道:“對了,你晚上打比賽,什麼比賽?籃球?”

包大人嘿嘿一笑:“電子競技,遊戲比賽。”

醫生:“啊?遊戲比賽?遊戲還有比賽?”

卓熄去刷卡交費,朝落和包大人就帶著狗哥,坐在大廳的藍色塑料凳上等他。

夏天的夜晚,來急診中心掛號看病的人挺多。有喝多酒出車禍的,有吃多了小龍蝦食物中毒的,還有一些小朋友被爸媽帶著,頭上貼著白色的退燒貼,輕輕地咳嗽。

卓熄排了五分鐘隊,才把費用繳了。又去拿葡萄糖和藥,帶到護士站掛水。

狗哥坐在塑料凳上,沒精打采地低著頭,左手輸液。卓熄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接著電話往急診室外麵走:“嗯,沒事,醫生已經看過了……”

忙了大半個小時,總算能鬆口氣。

朝落給華仔發微信:【人已經沒事了,在掛水。】

【華仔:好,今晚還回來嗎。】

【Fino:估計要大半夜,你們先睡吧。】

【華仔:沒事,我不睡,給你們看門。】

過了會兒,狗哥臉上多了些血色,人也精神許多。他扭扭捏捏地看著朝落,嘴唇張了張又閉上。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