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 no[電競]

第十九章(1/2)

把人放到床上,脫了鞋,蓋上被子。

卓熄在房間裡找了會兒,才在電腦主機後麵的縫隙裡找到滑落在地上的空調遙控器。他把空調設置成睡眠模式,回頭看了朝落一眼,輕笑:“還這麼丟三落四。”

做完這一切,關門離去。

房間裡漆黑一片,隻有中央空調口呼呼的冷風聲一點點地吹破寧靜。

然而五秒後。忽然,床上的少年睜開眼睛。

朝落一動不動地看著黑漆漆的天花板,窗外小區路燈反射出來的燈光在平坦的牆麵上照出一層斑駁的光影。過了許久,聽到門外沒有任何動靜了,他才掀開被子,走進衛生間。

刷牙洗臉,隨便衝了個澡。

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沒睡著。

時間分秒流逝的寂靜中,房間裡似乎隱隱地響起一句“這傻逼”,聲音太輕,或許是幻覺。接著又歸於平靜。

傻逼站在門外當然聽不到這麼輕的聲音。

聽到房間裡的人起床去刷牙洗澡,卓熄一邊低頭玩手機,一邊靠著牆笑。

從微信聊天列表裡找出朝落,卓熄在表情包裡挑了半天,發過去一個。

【哥哥帶帶小C吧:[網絡一線牽,珍惜這段緣.jpg]】

【Fino開啟了朋友驗證,你還不是他(她)朋友。】

落兒哥哥心眼真小!

***

前一天晚上喝酒吃火鍋,又陪著戚亦瑤打遊戲到淩晨五點,第二天中午朝落一睜眼,就下午一點了。

電子競技沒有早飯,好家夥,他現在連中飯都沒了。

收拾了一下,朝落下樓,一出電梯門就看見餐桌旁圍了一群人。

二隊的五個小盆友,還有狗哥、疾風暴雨兩個替補,都乖巧地坐在餐桌一側。另一側是包大人和華仔。小盆友們昨晚沒喝酒,自然不會宿醉不醒,早就吃完了飯。包大人和華仔昨晚醉得直接在火鍋店唱了一首跑調到喜馬拉雅山的《致青春》,起初是王菲死忠粉包大人一個人在唱,誰也沒想到華仔喝多了,居然也跟上去湊這熱鬨。

“嗚嗚嗚良辰美景嗚嗚奈何天……”

眼看服務員要來投訴他們噪音汙染,才被卓熄和皮卡丘兩個人拉住。

卓熄微笑:“你粉絲來了。”

包大人瞬間閉嘴,拿空盤子擋臉:“臥槽!不是我不是我!”

敢情他也知道他唱的那玩意兒不是《致青春》,是《致死亡》!

現在包大人和華仔酒醒了,坐在餐桌旁吃飯。

華仔記起昨晚上自己酒醉後出的洋相,沒臉見人,埋頭吃飯。

包大人臉皮多厚啊,儘得卓熄真傳,一個鼻孔出氣。他趾高氣揚地夾了一塊紅燒肉,對小盆友們說:“取ID這種事,很關鍵的,不能隨便。你要是取個不好的ID,以後被人罵,人家都好噴你!比如以前VR戰隊有個打野,ID叫‘being’,你們用手機搜下這個單詞的意思,我記得還蠻高級的。讀起來也牛逼啊,江湖人稱‘逼哥’,老有逼格了。”

狗哥舉手:“我記得being,牛逼,強。好像兩年前退役了?”

包大人:“年齡到了,水平下滑,轉會掛牌也不好使,坐了半年冷板凳就退役當主播了。他以前打職業的時候有段時間賊菜,網友們想都沒想,直接給他取了個外號‘菜逼’!這他媽就是名字沒取好的下場,你要是娶個老卓那樣的,‘See’,尋常人還不好想法子罵他,至少得多想兩秒吧。再看逼哥,這還用想?菜成這樣,他媽不是菜逼是什麼?”

小盆友們縮縮脖子:“這麼嚴重啊。”

二隊的五個小盆友和兩個替補,一共七人,隻有三個取了英文ID。

青訓營沒正式聯賽管得嚴格,也不需要和國際接軌,大多數青訓營新手都隨便起的中文昵稱。比如花醬、冬瓜什麼的。

包大人看到朝落來了:“落神醒啦。”

朝落看了眼他盤子裡的飯菜:“今天中午是紅燒肉?”

包大人:“還有雞腿和清蒸魚,阿姨在廚房呢,你去問問?”

朝落點點頭,走進廚房。

等他端著飯菜進餐廳時,眾人的話題已經聊到自己的ID含義上了。

華仔吃完飯,給自己泡了杯熱茶:“我ID是‘Hua’,就是華仔嘛。這個原因你們肯定也知道,我真名就叫孫德華。”他苦笑,“我媽太喜歡劉德華了,是劉德華死忠粉,所以就給我起了這個名字。”

小盆友們興奮地吃瓜:“那包大人呢。”

包大人哈哈一笑:“那不更簡單麼,我本名你們不知道?”

朝落拉開椅子坐到一邊。

華仔想了許久:“……包天豪?”

包大人用手肘戳了戳他:“乾嘛呢,想這麼久,怎麼說我也是聯盟老人了,給點麵子。”

華仔無奈笑道:“正常咱們都互相叫ID,很少叫名字的好吧。”

小新人:“那包大人是因為本名就姓包,所以ID取了叫‘Bao’?”

包大人:“對!再加上我剛進聯盟的時候長得可黑了,比現在黑兩個度,所以他們都叫我包大人。”他回頭去看朝落,“落神這個ID我就不知道了,‘Fino’,最後這個‘no’發音和‘落’有點像,是因為這個?”

小盆友們八卦的目光蹭的一下轉了過來。

朝落的筷子停在空中,他想了想,語氣平靜:“本來我打算叫‘Fine’的,後來打錯字,把‘e’寫成了‘o’。”

“……”

一字之差,就從fine變成發膜(fino)。

眾人一陣唏噓。

“在聊什麼呢?”

皮卡丘從樓梯走下來,新人們一見到他,緊張地坐直身體。

皮卡丘擺擺手:“我是一隊主教練,不帶二隊。你們緊張個啥,這幾個都沒緊張。”

包大人:“我緊張了您沒看見,衣服都濕了。”

皮卡丘笑了:“扯吧。”

等知道他們剛才在聊ID的話題,皮卡丘回憶道:“我這ID倒也簡單,之前我在DOTA2打職業電競,我們那個隊就叫pokemon(寵物小精靈),每個隊員的ID,包括教練團的,都是一個寵物小精靈。我叫皮卡丘,我隊友還有噴火龍、可達鴨什麼的。不過老包有句話說的很對……”皮卡丘目光凝重,叮囑道:“取個好ID,好好想想,最好取個不那麼容易被起外號的。雖然網友真要玩你的梗,你求爺爺告奶奶都逃不過,但至少能讓你少一個外號。”

這時,卓熄正巧從電梯裡走出來。

皮卡丘指著他:“你看老卓,see,一下子我反正想不出什麼罵他的外號,除了那個三姓家奴。C神,你有什麼黑稱外號麼?”

卓熄穿著鬆鬆垮垮的白T恤走過來,似乎剛睡醒。他驚訝地反問:“黑稱?我居然有黑粉?”

朝落忽然喊他:“C神。”

卓熄揚了揚眉。

哦豁,突然主動示好問候,有陰謀?

順其自然。

卓熄眨眼:“落神。”

朝落難得對他笑,目光和煦,勾著唇角:“眼瞎。”

卓熄:“……”

朝落淡定起身,端著餐盤送進廚房。

包大人感歎道:“果然隻有死敵才能記住你的每一個黑料,我都忘了老卓還有‘眼瞎’這個黑稱了。老卓,落神對你真是記憶猶新啊。”

卓熄淡定地跟著朝落進廚房,兩人擦肩而過。卓熄麵不改色,拿著食物回到餐桌,對包大人道:“不會用成語就彆亂用。”

包大人:“嗯?”

卓熄:“你落神這是對我刻骨銘心。”

剛從廚房出來的朝落:“……”

成語沒學好就滾回小學讀書!

等所有人都吃好飯,已是下午三點半。

皮卡丘和助教走進第一訓練室,把地方簡單打掃了下,白板上亂七八糟的塗鴉清除掉。

皮卡丘也不廢話:“晚上我給你們約了個訓練賽。”

“……操?”這麼快!

皮卡丘一手拿著手機,輕輕掂著:“想什麼呢,秋季賽常規賽隻剩下不到一個月了,29天!你們這個隊伍,哦對,是咱們這個隊伍,看上去百花齊放的,但五個人,來自四個地方。TOO、RPG、NB和青訓營。你們算是臨時湊一起的,也就C神和包大人能算老隊友,配合默契。不抓緊訓練,想到秋季賽賽場上丟人現眼?”

狗哥小聲地說:“我們之前打二隊,打的成績都很好。”

皮卡丘笑了:“這麼有自信,那晚上試試和職業隊伍打一場看看。”

朝落:“皮帥,約的哪個隊。”

皮卡丘:“放心,不是強隊,QAZ、TOO、NB這種禦三家我肯定不約。晚上八點,約的是XXB。”

包大人擠眉弄眼:“皮帥,你說XXB不是強隊,這事XXB造嗎?”

皮卡丘反問:“哦?沒拿過冠軍,甚至一次總決賽都沒進去過的隊,算強隊嗎。”

華仔幽幽道:“但他們每年都至少進一次四強。今年春季賽,NB就是輸給了他們……”

剛剛還說自己成績不錯的狗哥,頓時就蔫了。

XXB,彆名涉黃戰隊。

具體外號原因相當猥瑣,暫且不提。

這支戰隊就是當初朝落掛牌時,饞他饞哭了的兩支戰隊之一。和另一支想買朝落的戰隊比,XXB對朝落的渴望更加強烈,就像粉絲對愛豆,他們日思夜想,做夢都夢見朝落能進自家戰隊。XXB的隊長兼中單狗熊甚至都說了,隻要能買下朝落,他賣屁股都行!

隻可惜朝落當初掛牌價太高,XXB實在承擔不起。

XXB戰隊算不上強隊,皮卡丘這麼說沒錯。但要說他們算得上強隊,那他們也是強隊。

XXB戰隊的五個隊員中,打野、中單、射手、輔助,四個都很強。

唯獨他們的上單……

說起來都是淚。

XXB的粉絲覺得自己能堅持N年還沒爬牆,都是因為心疼這群苦逼孩子,已經不是愛了,而是抱著一種“我倒是要看看XXB下一個上單到底能有多菜!”這種心理,來看XXB的比賽。隻可惜,每一次XXB的上單都能刷新觀眾們對上單這個位置的理解下限。

朝落:“XXB的上單黑洞其實也是有原因的,這和他們隊伍的打法風格、團戰節奏有關。他們是一個中射兩核體係,中單和射手是他們的C位。上單就是一個吃土打法。但XXB的中單和射手都是打架型,不夠穩,他們非常敢衝。”

皮卡丘點點頭:“嗯,敢衝敢秀敢打,但也意味著更容易承擔風險。打得好,就是天秀;打不好就是全崩。上單想要發揮作用,就要用最少的經濟,打出最好的效果,還要切死對麵的C位。”

朝落默了默:“不過說實話,也不至於那麼菜……”

包大人:“落神你笑了,我看到了!實名舉報你嘲笑XXB的上單黑洞!”

朝落:“……”

真的,XXB這個上單黑洞隊伍已經不能用科學來解釋了。

這他媽是玄學範疇了!

晚上八點約了XXB的訓練賽。

朝落、卓熄這些聯盟老將都非常淡定,隻是一個訓練賽而已,以前經常打。

隻有狗哥,這是他第一次真正和職業選手交戰。

牆上的時鐘離八點越來越近,狗哥在訓練營裡熱手打了幾把。臨近八點,他坐不住了。

包大人:“喂小狗,乾嘛呢。”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