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 no[電競]

第十八章(1/2)

趙思成的赤焰遊俠有多強,朝落一臉血,至今記憶猶新。

上周他半夜和卓熄、戚亦瑤三排,就是拿暗夜獵人,被趙思成的赤焰遊俠打成了暗夜傻逼。

華仔:“赤焰遊俠和暗夜獵人都是版本強勢打野,屬於前期節奏型。紅男(赤焰遊俠)一級比黑槍(暗夜獵人)強一點,就看QAZ會不會一級反野了。”

包大人在一旁分析:“我覺得應該不會。這可是半決賽第一局,雙方都求穩,前期都想苟住發育,不被搶先手就夠了。”

【陣容出來了,華仔是看好臉滾鍵盤還是非主流病毒?】

華仔笑道:“這陣容五五開啊,咱誰都不奶。”

包大人:“我是鮮奶,這局我奶臉滾鍵盤,滾鍵盤必勝!華夏賽區必勝!”

QAZ,臉滾鍵盤。

EVG,EvilVirusGaming,惡魔病毒,也被稱為非主流病毒。

直播間立刻被刷屏。

【救救滾鍵盤吧,包大人你有多毒奶你自己心裡沒點B數嗎?】

【非主流病毒突然感覺到一股來自東方的神秘力量。】

【謝總低頭一看,鍵盤咕咕冒奶!】

包大人哈哈笑道:“滾你們丫的。”

【職業選手罵粉絲啦!!!】

因為是第一局,哪怕輸了也不是很不可操控,直播間裡的氛圍非常良好,華仔、包大人唱起了雙簧,一唱一和地給兩隊成員的團戰配音。

然而漸漸的,隨著遊戲進行,QAZ連輸兩局後,華仔的臉色都沉了下去。

華仔:“情況不妙啊。0:2,直接到EVG的賽點局。實話說今天趙思成和顧神的狀態都很不錯,但EVG是真他媽太強了,簡直開掛。無論是謝均淩還是北美輔王洛文斯,這倆的狀態都無敵了。到這個時候QAZ想翻盤真的難,他們先得穩住心態,不能慌。包大人,我粉絲請你毒奶兩口。”

包大人:“操,EVG必勝!乾他媽的!”

【謝謝包大人毒奶!!!】

朝落坐在華仔和包大人的對麵,也在看比賽直播。

雖然QAZ和TOO在華夏賽區是水火不容的關係,兩隊的隊員關係也算不上多融洽,但這畢竟是華夏最後一支留在季中賽的隊伍,看到QAZ瀕臨絕境,朝落也皺緊了眉頭。

到BP環節,雙方教練、選手開始博弈。

過了幾秒。

朝落轉過頭:“你他媽自己沒電腦?”

隻見卓熄把自己的電競椅拉了過來,嘴裡叼著一根麥黃色的長條形餅乾,一條腿屈著踩在踩在椅子上用手抱著,另一條伸直了蹬著桌腳。他靠在朝落旁邊,歪著頭在看比賽直播。

好像沒聽到,朝落蹬了下他的椅腳:“聽見人話了?”

卓熄這才恍然大悟,把嘴裡的餅乾抽出來,懵然地眨眼:“啊?”

朝落:“……”

操,還演?!

朝落:“你自己沒電腦麼,開你電腦看。”

卓熄:“省電費,咱們喬總好不容易的。老包和華仔都一起看了,咱倆也一起看嘛。”

朝落:“……”你他媽說這話,喬三億同意了嗎?

朝落很想把這人踹一邊去,但又太刻意了。卓熄也沒靠著他,就拉了椅子坐他旁邊,兩個人壓根沒接觸。

包大人聽到這邊的動靜,提醒他們:“喂喂,二位大神,直播呢,再鬨馬上你們就要上熱搜了。#MJG內訌#,雖然我覺得真上了熱搜喬總應該會蠻高興,咱們MJG還是個新戰隊,沒啥名氣,長長臉也好。”

卓熄笑了:“哪兒能,我和你落神關係好著呢,是吧落神。”

朝落嗬嗬一笑。

卓熄:“華仔,把視頻鏡頭轉過來。”華仔:“啊?怎麼。”

卓熄:“讓粉絲們看看我和你落神關係有多好。來落神,比個心。”

【我透!!!】

【華仔快轉鏡頭,我要看C神落神比心!!!】

【老TOO粉流下了眼淚,Cno一起看謝總比賽就算了,他們還要比心。爺青回!】

華仔猶豫地瞅著朝落的表情,還沒說話,就被看熱鬨不嫌事大的包大人直接掰了攝像頭:“對,咱們MJG關係可好了。你們彆老說C神落神關係不好,男人嘛哪兒有隔夜仇,打一架就好了……我說的可不是真的打架,那個彈幕說啥呢,什麼床上打架,我說的是遊戲打一架。”

卓熄:“落神,比個?”

朝落:“……”

比你馬!

隔著兩張電腦桌的距離,鏡頭裡拍到的卓熄和朝落都不清晰。卓熄伸了手湊在朝落身旁,笑嗬嗬地比了半個心。直播間裡的粉絲越來越多,無數彈幕刷屏。過了幾秒,朝落神色淡漠地抬起右手,湊到卓熄旁邊,虛著比了個心。

手刷的一下就收了回去。

直播間熱度瞬間漲了一百萬,又感謝了幾個魔法書、鈔票槍,華仔笑著說:“嗯嗯,咱們隊內氛圍不錯的,都相處得挺好,你們彆想太多。直播的話,現在還沒定,不過聽說老板,也就是美加集團好像有鬥魚的股份,不出意外的話以後我們會在鬥魚直播。”

華仔臉不紅心不跳地說這話,狗哥聽了都替他心虛,悄悄地往朝落和卓熄的方向看了眼。

關係好?

這兩人已經發展成推椅子、搬椅子遊戲了!

朝落嗬嗬冷笑地把卓熄的椅子踢開,卓熄笑眯眯地又給挪回來。

狗哥都替他倆覺得幼稚!

偏偏這倆成年人還玩得歡快。

明星選手都這麼奇葩嗎?

等到這一局遊戲開始,兩人才沒繼續這種無聊的遊戲,專注去看這場QAZ的生死局。

華仔和包大人也開始認真地解說分析。

每一波小團戰、搶龍搶線搶視野,都緊張刺激至極。

這對QAZ來說是最後的背水一戰了,隻要輸了,他們就會結束這一次的新加坡之旅,和TOO一樣回國。讓二追三的事不是沒發生過,電競比賽比的不僅僅是技術配合,更是心態。

而整個華夏賽區,沒有比QAZ心態更好的隊伍了。

這一局雙方打得有來有回。

第29分鐘,QAZ射手顧予同抓住機會,當著非主流病毒三個人的麵,單殺對方射手。

包大人:“我透!!!顧哥牛逼,兄弟們把公屏打在牛逼上!”

【牛逼!!!】

局勢瞬間逆轉,到了EVG的劣勢局。

華仔:“太刺激了,但QAZ還是不能放鬆警惕。QAZ這裡有絕望長矛這個後期射手,EVG那裡也有火炮先鋒這個後期射手。比賽打到現在就是一波團戰的事了,看誰先失誤誰就……操!這個血怒者還是人嗎,謝總殺我,這個手速,他單殺了顧予同的絕望長矛!這誰敢想,上一秒絕望長矛還單殺火炮先鋒,下一秒他就被血怒者切死了!”

朝落眯著眼,手指輕輕搓動。

謝均淩的手速好像更快了。

血怒者屬於戰士英雄,但是他既可以打上單,也可以做打野。

謝均淩就是用他來做打野了。

就剛才謝均淩這個操作,朝落也很難做到。更難做到的是,他在自家射手已死的情況下竟然沒有慌,而是沉著冷靜地找機會切死對麵射手,挽回劣勢。

這個大心臟……

卓熄沉著目光,輕輕嘖了聲。

朝落看了他一眼。

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你不夠強,而是對手真的太強了。

謝均淩剛才這個操作,足以單殺華夏賽區的任何一個射手,包括兩大頂級明星射手,卓熄、顧予同。

給強者足夠的敬畏,才是對比賽最大的尊重。

――心悅誠服。

然而這一局,QAZ還是贏了。

EVG惜敗。

比分1:2。

包大人和華仔還在為顧予同、謝均淩兩人不同的神級操作讚美感歎,朝落忽然看到官方直播間多了許多奇奇怪怪的小號。

【閉麥是不是又要找裁判?剛才我物理閉麥了哦,要求重開!】

【閉麥這都沒贏,會不會是耳麥又壞了啊,裁判快去看看狗頭。】

【當年打QAZ的時候閉麥,現在打QAZ的時候,是不是又閉麥了哦。】

官方直播間的彈幕是不會被禁言的。

謝均淩在賽場上並不能看到這些彈幕,但所有看直播的人都看見了。

華仔和包大人都無視了這些黑子,朝落靜靜地看著。他的心早就沒什麼波動了。

三年前卓熄轉會,被全網狂噴。

兩年前謝均淩轉會離開TOO,也被噴了,可是和他因耳麥事件被噴的情況相比,是小巫見大巫。

閉麥,是謝均淩的黑稱。

當紅明星選手,有幾個沒黑稱?謝均淩被黑子們噴了大半年,噴到心態爆炸暴風變菜,噴到直接成為替補,噴到他遠渡重洋,才在北美賽區又找回自己。

他很強,但他可能再也回不到華夏賽區了。

不是不能,是他不想。

手指煩躁地在桌上敲擊著,過了會兒,朝落後仰著靠在椅背上,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道:“耳麥事件發生的時候,是TOO的最低穀。我們險些沒能進季後賽,每個人狀態都很差,隊內溝通也不行。經常有人不說話,不報狀態,不報敵人視野。不是某個人,是五個人,全部。”

華仔和包大人抬頭看向朝落。

華仔想說“落神我還在直播呢”,可看著朝落淡然平靜的表情,他閉上了嘴。

朝落:“TOO也是從那以後,開始直接聘了個心理谘詢師在隊內。不是偶爾去谘詢的那種,是24小時,和我們一起住在基地隨時觀察,免得有人想不開。”

短暫的沉默過後。

【是謝總想不開嗎?】

【那個時候不僅是謝總被噴,整個TOO還有走掉的C神都在被噴吧。】

【謝總牛批!!!】

朝落閉了嘴,沒再多說。

他心裡堵得慌。

閉上眼就是謝均淩當年一個人拖著行李箱,打車去機場的背影。

“吃餅乾麼。”

朝落睜開眼,看向一旁。

卓熄單手支著下巴,微微低頭,眼睛從下而上地望著他。他自己嘴裡叼著一根麥黃色的長條餅乾,手裡還拿著一根,遞給朝落。這餅乾長度和格力高很似,但比格力高粗多了。

朝落不吭聲,就這麼冷淡地看他。

卓熄笑了:“乾嘛,知道都怪我轉會了,給落神用餅乾賠禮道歉。”

朝落:“……”

卓熄:“不吃麥香味?那巧克力味吃麼,哦對,你喜歡草莓味。”

朝落:“你才喜歡草莓味!”

直播間本來都在討論謝均淩,TOO的超話、QAZ的超話,各個地方都開始爭議起朝落和謝均淩。朝落剛才那段話明顯是在為謝均淩說話,但他這麼說,QAZ的粉絲肯定不樂意,搞得好像他們當年霸淩謝均淩,把人霸淩得要自殺了似的。那不全網噴閉麥麼,時隔三年朝落又翻舊賬是什麼意思。

但卓熄突然主動提自己轉會的事,眾人的視線又被他給吸引過去。

謝均淩已經是北美的謝均淩了,但卓熄還是華夏的卓熄。

粉黑數量都吊打謝均淩。

一下子,節奏又回到卓熄身上,順帶也有點朝落的節奏。

【但凡當初三姓家奴沒轉會,在TOO危難時刻棄隊求生,耳麥事件就不會發生,謝均淩也不至於被罵成那樣!】

包大人用手機搜了搜網上開始帶起來的卓熄的節奏。

卓熄笑眯眯地吃餅乾,一邊也低頭搜搜這些人是怎麼噴自己的。

朝落終於還是拿了他一根草莓味的餅乾。

卓熄挑眉:就說你喜歡草莓味,我能記錯?

朝落咬了一口,然後:“……”

“你這他媽是石頭還是餅乾?”

卓熄哦了聲,語氣莫名有點怨念:“磨牙棒。”

朝落:“……”

嬰兒磨牙棒,戒煙好伴侶,一嚼就是半小時,卓狗啃了都說好。

***

QAZ和EVG的這場世紀大戰,最終還是EVG勝了。

北美冠軍強隊以3:1的成績,戰勝QAZ。

至此,華夏兩支戰隊全部遺憾回國,一個止步四強,一個止步八強。

雖然這次QAZ輸了,但所有人都認可這場大戰不止四強水平,精彩程度可以稱得上是決戰之夜。

這時候就要拚誰臉好了。

QAZ臉太黑,抽簽抽到冠軍種子戰隊EVG,於是在半決賽輸給了他們,止步四強。但另一組的半決賽,那兩支隊伍的實力都不如QAZ。決賽時,也被EVG3:0輕鬆擊敗。

總決賽過後,QAZ回國。

喬瑞飛高薪挖來的主教練終於要回來了,他興奮地搓手手,同時也帶來了另一個好消息。

“隊徽已經出了三個版本,你們要不要一起看看?還有,下午就有人把新隊服送過來,賊拉酷炫,還是巴黎頂尖時裝設計師設計的,全聯盟我看就咱們這一份。”喬瑞飛豪氣十足,一揮大手:“咱們MJG彆的沒有,錢有的是!”

卓熄啃著磨牙棒,嗤笑:“隻有錢,冠軍也沒有?”

喬瑞飛:“哦對,還有冠軍!MJG必勝!卓熄,你老老實實啃磨牙棒,彆以為我晚上不在俱樂部你就可以偷著抽煙。也不怕告訴你,我在俱樂部裡安排了間諜,你一抽煙我就知道。你抽了我就告訴小姨媽。”

卓熄:“我怕她?”

喬瑞飛幽幽道:“那她要是哭給你看呢?”

卓熄:“……”

嘖,說的好像誰怕了似的。

朝落下樓時,隻見卓熄靠在沙發上玩手機,嘴裡還嚼著那根石頭似的磨牙棒。

見到朝落,喬瑞飛趕緊招呼他:“來看看新隊徽麼,落神。”

朝落走過去。

一共三個隊徽LOGO設計,都是紅白色。

電競戰隊的隊徽設計看似關鍵,但其實也就那樣。一般來說不會有太好看的,但也不會有太醜的。聯盟官方對隊徽有一係列的基本標準,在此標準上,各家戰隊自由發揮。下限很高,上限卻低,表麵五花八門,實則大同小異。

朝落仔細看了看,沒看出這三個隊徽有什麼太大區彆。

喬瑞飛卻興奮地不停挑著。

等到下午,工作室把設計的隊服打樣送過來,朝落看了眼,不由挑眉。

又是紅白色?

喬瑞飛:“像不像BJ戰隊的隊服?”

朝落看向自家興奮了一整天的老板。

原來是因為BJ戰隊。

九年前喬瑞飛所在的BJ戰隊,隊徽、隊服就都是紅白色的。

喬瑞飛:“這巴黎頂尖設計師也沒設計得多好看啊,設計費還要50萬。來,你們都試試,三種款式最後選定一個,讓他們多做些。”

所有隊員都被喬瑞飛喊下來了,但是送來的衣服一共就三套,最小的S碼,中等的M碼和最寬大的XXL碼。

包大人抓腦袋:“最小的S碼隻能讓二隊小盆友試試了,咱們都穿不上。花醬,你試試,你應該穿得上。”

花醬把S碼的拿了。

喬瑞飛:“M碼的誰來試試,表弟?”

卓熄正在玩手機,聞言抬了頭:“給落神好了。”

突然被點名,朝落抬頭看他:有事?

卓熄勾唇:“落神長得好看,我隊排麵,你一個人就代表我隊顏值上限。”

朝落:“嗬嗬。”

喬瑞飛摸著下巴:“有麼,我感覺還是表弟你更帥啊。畢竟你和我長得有五分像。”

最後朝落也沒肯試穿衣服。卓狗不想要的東西,他也不想要。

M碼的給了包大人試穿,XXL碼的交給二隊上單冬瓜。

正是八月盛夏,三個大男人乾脆也沒回房間換衣服,直接在一樓客廳就換了。

第一套衣服眾人看了直搖頭。

“冬瓜穿著也忒醜了吧!”

冬瓜:“……”

你們就說我穿什麼能好看吧!

等到第二套,突然好看了許多,也不知道怎麼設計的,胖冬瓜瞬間變身苗條冬瓜。

“這個可以!”

第三套和第二套效果相似。

喬瑞飛正在為難,卓熄懶洋洋的聲音響了:“第二套不錯。”

喬瑞飛扭頭看他,卓熄趴在沙發背上,一邊嚼被啃到一半的磨牙棒,一邊淡淡道:“選第二套?”

喬瑞飛:“行啊,那就第二套吧。”過了會兒又問,“表弟,這兩套有差?”

卓熄嗬嗬笑,沒回他。

等到第三天|朝落拿到新隊服,回房間試穿了一下,又回憶起另一套隊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他也有些奇怪:“有不同?”

當然有不同。

第二套隊服的領口是紅色的,第三套是白色。

深邃沉穩的紅色映襯著少年白皙的皮膚,更是輕盈奪目,青春洋溢。

隊服做好,隊徽也早就確定下來了。

隊徽是喬瑞飛自己一個人選的,據說他也覺得三套設計都挺好,各有寓意,實在分不出差彆,就閉著眼睛隨便指了一個。新隊徽被印在新隊服的胸口,烙刻於心臟之上。如火一般快要飛逸出來的巨大“M”字母燃燒在純白底色上,吸人睛目。

一樓客廳正對南麵的那堵牆上,被喬瑞飛派人收拾整理,空了出來。

雪白的牆上,此刻左上角掛著一件被洗得發白卻十分乾淨的電競戰隊外套。

紅色的雙袖,雪白的後背,領口是暗沉的紅,卻在頂上最邊緣處多了一道細細的白。

背麵,印著一行巨大的ID名字。

『BJ.Prefer』

朝落一下樓就看見了這件被孤零零懸掛在牆壁高處的外套,外麵還用特製定做的玻璃罩籠住,不讓它落灰。

喬瑞飛就站在牆邊,雙手叉腰,抬頭仰望。看見朝落來了,得意地給他介紹:“看到沒,那就是我的外套,當年我拿冠軍的時候就穿的那個,酷吧。當然這就是我們幾個隨便在淘寶上找個服裝店印的字母,沒咱們現在MJG戰隊的那麼牛逼。等以後你們拿了冠軍,我也給你們每人都掛一件外套在這麵牆上,它就叫冠軍牆了,不拿冠軍沒資格上!”

卓熄和包大人從電梯出來,也看見了喬瑞飛的這麵冠軍牆。

包大人:“酷!以後咱們的隊服都要掛上去,不能讓喬總這麼孤單寂寞冷。”

喬瑞飛擺擺手:“害,叫什麼喬總,說了,叫老P。你們好好加油,向我看齊,學習學習。冠軍不是那麼好拿的,謙虛點,老板是冠軍FMVP的隊伍可就咱們這一個,千萬彆丟你們老板我的臉。”

包大人眼珠一轉,開玩笑道:“喬總,要不我給您介紹下?”

喬瑞飛:“啥?”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