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 no[電競]

第十六章(1/2)

進入遊戲。

戚亦瑤操縱艾麗薩,走向中路。

他早已絕望,誰知道朝落突然發了什麼瘋,一下子不說相聲就算了,還拉了個不知道從哪兒找來的小號。他剛才匹配的時候偷偷點進這小號的資料看了,好家夥,才王者100多分。

AOW的排位賽一共分為六個段位,玩家達到最高段位王者後,就不再升段,而是增加積分。

目前遊戲內最高積分是一個鬥魚主播,有1800多分。

戚亦瑤一直忙著比賽,沒怎麼打排位,現在1300多分。朝落的小號也有900多分。這個路人居然才100多分!

這不玩他嗎!

哭了。

兩個演員。

瑤妹已經做好全部準備,這局再輸,直接下線裝死。朝落不是人,去你的爸爸,有這麼坑兒子的嗎!

一邊想著,戚亦瑤一邊和對麵中單和平清線,恍恍惚惚的,忽然就聽到了一聲——

“firstblood!”

[Quiet丶CkillWERFS!]

操?!

戚亦瑤看了眼時間。

開局一分半,羅薩精靈殺了人剛剛三級,居然就單殺了對麵?!

戚亦瑤:“我透,牛批啊。”

【Quiet丶C:[害羞]】

戚亦瑤:“???”

這家夥怎麼怪怪的。

這表情,難道是個妹子?

老落居然還認識妹子了?

“沒事,我來幫你,咱們殺爆對麵。”

戚亦瑤走位靈活,卡著對麵中單的位置清線,每次都搶到優先清線權,先下去幫射手的忙。然而可能是因為一分半被單殺,對麵射手此刻化為家犬,狗在塔下不肯出來,忍成了一尊佛。

艾麗薩這個英雄真的是雞肋,羅薩精靈壓著對麵射手打,朝落那邊麵對的是版本T0上單弗洛瑪,但也沒落下風。可戚亦瑤這裡就是遲遲打不出節奏。

推掉對麵所有外塔,僅剩三座高地塔,但他們再也上不去了。

眼看再拖下去,很可能被對麵幾個後期英雄翻盤。戚亦瑤急道:“下一波兵線必須上了。輔助先閃現進去開團,再加上我和冷劍的控製,打野、射手再來輸出,能團滅對方。要不我開全隊語音,讓這輔助和打野彆在野區刷微信步數了,趕緊過來。”

戚亦瑤話剛說完,朝落就發出信號——

請求集合!

毫無疑問,兩個路人隊友是絕對不可能過來的。

戚亦瑤還沒反應過來:“老落你乾嘛。”

羅薩精靈就快他一步的過去了。

一切隻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隻見冷劍騎士閃現突臉加2技能位移,接1技能暈眩,直接控住對麵射手。羅薩精靈精神分裂,主人格在地上化作黑影,副人格衝上前去。

對麵發現這兩人的突擊,想救下自家隊友。可冷劍騎士加羅薩精靈的一通爆發,這射手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死在自家塔下。

這時,羅薩精靈完全可以利用切換人格逃跑,但冷劍騎士暴露在敵人眼皮底下,難逃一死。

戚亦瑤:“老落我來救你!”

羅薩精靈卻先動了。

羅薩精靈唯一的控製:指向性大招,將敵人擊退並暈眩0.3秒。

敵方直直衝過來,被羅薩精靈控住。朝落得以逃脫。然而羅薩精靈一旦使用大招,她的兩個人格就會合二為一:朝落走了,她卻被困住了!

戚亦瑤急了:“賣了冷劍啊,你讓他去死,羅薩精靈更重要!”

眼看美麗高貴的精靈被敵方四個大漢包圍就要慘死當場,朝落的冷劍騎士一邊後退,一邊向後方拋去一個精準的1技能暈眩。羅薩精靈也算準了技能時間,再次分裂人格,順利逃脫。

敵方的技能範圍就消失在她身後不足半個身長的地方。

有一個失誤,絕對血濺當場。

但是,他們逃脫了。

於千軍萬馬中,取敵軍上將之首級!

[Quiet丶CkillWERFS!]

二人合力擊殺對麵C位,羅薩精靈先救冷劍騎士,冷劍騎士再救羅薩精靈。

極限的反應能力,極限的手速,極限的細節配合!

而這一切,就發生在無言中。

這時,羅薩精靈說出殺人後的經典台詞:“不美麗的事物,不配存在於世界上!”

戚亦瑤呆呆看著這一幕。

過了幾秒,他小心翼翼地問:“C神?”

【Quiet丶C:[害羞][害羞][害羞]】

【是喬哥不是喬妹:……】

戚亦瑤肚子裡有一堆話。

老落你怎麼和C神玩遊戲了。

你倆啥情況。

說好的老死不相往來,誰死誰傻逼呢。

但他問不出口,憋得慌。

然而拋棄那不足萬分之一的友誼之情後,三人連勝四局,戚亦瑤很快倒戈:“嗷嗚,C神麼麼噠!我們下局還玩羅薩精靈吧,我就喜歡躺贏的感覺。給爸爸跪了!”

一直沒開口的朝落突然說話了:“喊誰爸爸呢?”

戚亦瑤:“誰帶我躺誰就是我爸爸。”

朝落:“?!”你他媽還有尊嚴?

朝落說話後,卓熄也終於開口了。他的聲音懶洋洋的,尾音有點長:“喬神這麼客氣。”

戚亦瑤:“那是以前我隻能找到老落排位,流落在外,認賊作父,沒找到親生父親。現在爸爸帶我飛,再來幾局明天我就能上國服了!”

朝落一聲嗬嗬。

卓熄:“把你落神氣跑了,我一個人可帶不動艾麗薩。你考慮下。”

戚亦瑤:“啊?”

卓熄:“哄哄你落神。”

戚亦瑤:“???”

卓熄:“喊媽媽。”

“砰——”

戚亦瑤:“我透,老落,C神,你們不會打架了吧!”

朝落一腳踹向那個不要臉的男人,卓熄似乎早預料到他會出手,側身一讓,朝落踹到電競椅,發出轟然巨響。下一秒,朝落右手勾拳氣勢磅礴地砸過去,迅猛破風,這次卓熄隻是勉強避開。

眼看朝落還要再出手,卓熄抓住他的手腕。

熾熱的掌心緊貼冰涼的手腕皮膚,闊彆多年的再次觸碰,胸腔裡怦然一震。

無聲沉寂。

片刻後。

卓熄:“錯了。”

朝落掙脫他的手:“嗬嗬。”

兩人不再打架,朝落回頭繼續看電腦,點擊匹配。卓熄也把被踹歪的電競椅拉了回來,他垂著眼瞼無精打采地看著鍵盤,目光慢慢遊移到右手。

手指緩緩曲張。

進入BP環節。

卓熄:“彆惹你落神生氣,下次喊他爸爸。”

戚亦瑤也心有餘悸:“你們彆為我打起來啊。”

卓熄:“……”

朝落:“……”

但凡有一粒花生米,你也不會醉成這樣。

話是這麼說,但到了遊戲開始,這次羅薩精靈被對麵搶選了,卓熄隻能選絕望長矛。

按理說,絕望長矛雖強,但和版本唯一TO射手羅薩精靈比,肯定打不過。可五分鐘。

[Quiet丶Ckill洛維斯LWS]

戚亦瑤:“我透!太他媽強了,給爸爸跪下!”

卓熄歎了口氣,語氣無奈又寵溺,委曲求全:“喊媽吧。”

戚亦瑤:“媽~媽!”

朝落:“……”當我死了?

從淩晨一點排到淩晨四點,打了七八局,幾乎都是速推局。

戚亦瑤的國服分從13000直線上升,逼近14000。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