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 no[電競]

第十三章(1/2)

認不認識TOO的人?

趙思成想了想。

【滴滴打野:你。】

卓熄:【你就不認識點活著的TOO的人?】

趙思成:“……”

你自己罵的,和我沒關係。

【滴滴打野:我怎麼認識TOO的人,QAZ和TOO什麼關係,你心裡沒數?】

【哥哥帶帶小C吧:哦。】

【哥哥帶帶小C吧:也是。】

之前RPG戰隊還沒被賣隊時,聯盟一共有四大頂級豪門。

所謂頂級豪門戰隊,不僅僅要背後的金主爸爸有錢,自己也必須有超高人氣、超多粉絲,更要有一定的比賽成績。整個聯盟當之無愧的四大豪門隻有:QAZ、TOO、RPG和NB。

QAZ不用多說,整個華夏賽區唯一的S賽冠軍。

TOO成名早,圈粉多。

RPG和NB則是因為各自有一個超級明星選手:卓熄和戚亦瑤。

現在RPG死了,隻剩下三大豪門,也被粉絲稱為“禦三家”。

而這僅存的禦三家中,QAZ和TOO是世仇死敵,可謂水火不容。這件事還要從卓熄剛轉會第一年,趙思成還沒加入QAZ戰隊的那一年說起。

當時TOO還是頂級豪門,QAZ沒有拿到S賽冠軍、粉絲也不算特彆多。他們在那一年春季賽季後賽的第一輪碰到了。打的是BO5淘汰製,先拿三勝者獲勝,敗者直接淘汰。

當時的TOO,除了卓熄走了,其他四個老隊友都還在。問題就出在第三局。雙方戰平1:1,打到第三局時,一直是QAZ的小優勢,朝落五人被對方壓製,但也不是沒有反擊之力。粉絲們都在現場、直播間屏住呼吸,不敢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每一秒,都可能出現翻盤點。

然而,奇跡沒有出現。打到38分鐘,QAZ推破TOO的水晶,拿下勝利。

比分2:1。

就在選手賽後喝水、為下一場比賽做準備的時候,突然,TOO的打野謝均淩請求暫停比賽。

這一暫停,就是半個小時。TOO的隊員、教練紛紛上台和裁判進行溝通,所有粉絲不明所以,QAZ的五人也一頭霧水。事後他們才得知了一件事——第三局比賽,從第33分鐘開始,謝均淩的耳麥就沒聲音了!

他能聽見隊友說話,但隊友聽不見他說話。

就這樣打了5分鐘,居然沒有一個人發現,謝均淩自己都沒注意到,還在自以為的和隊友說話。直到比賽結束,隊友開始說這局的失誤點和下一局要注意的地方,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耳麥沒聲音了。

這件事直到比賽結束,QAZ比分3:1贏了TOO之後,聯盟經過一係列的技術調查才發現故障,並且公布。

瞬間引起全網嘩然。

【神他媽耳麥沒聲音!聯盟是傻逼嗎,聾了?裁判他媽吃糞吧!】

【33分鐘開始沒聲,那34分鐘那波小團戰,37分鐘那波猝死團,是不是如果有聲音,TOO就不會輸?】

【裁判司馬,聯盟司馬,全家骨灰喂狗吃了!】

【耳麥沒聲,選手沒溝通沒交流,打個屁遊戲!】

當然也有人質疑謝均淩和TOO的其他四人,其中大多是QAZ的粉絲。

【耳麥沒聲音5分鐘,居然都沒發現?這是什麼溝通,TOO內部出現問題了吧!】

【所以是QAZ連夜去砸壞你耳麥了?QAZ一個順風局,贏了正常,還要被你們說名不正言不順?QAZ實冤,聯盟唯一頂流豪門不當人哦。】

【到底想怎麼樣,重賽?QAZ之前一直是優勢,重賽的話哪怕從第33分鐘開始,也不能複製雙方選手當時的狀態和反應。QAZ如果因為這個輸了一小局,那是不是還要繼續往後打?這對QAZ就公平了?】

當然,罵謝均淩的人也不少,甚至包含了一大堆TOO粉絲。

【廢物東西,他媽耳麥沒聲音你自己不清楚?這局輸了你背一半的鍋!】

不僅如此,“TOO耳麥事件”還牽連到了第三支戰隊。

耳麥不應該無緣無故壞掉,聯盟沒有仔細檢查是一個原因,狂熱的粉絲還開始細扒為什麼偏偏謝均淩的這個耳麥壞了。結果他們扒到最後,發現在前一天的比賽中,VP戰隊的打野選手在最後獲勝時,太過激動,瘋狂地把耳麥摔在了桌上。而這隻耳麥正是謝均淩第二天用的。

VP戰隊的粉絲極少,在聯盟十六支戰隊裡處於倒數。

事情一出,摔耳機的打野選手被TOO和QAZ兩家的粉絲噴得狗血淋頭,微博完全淪陷,還被罵上熱搜。

雖然事後聯盟官方發布聲明,表示VP打野選手摔耳機後他們進行過檢查,當時耳機沒有出現故障。雙方粉絲們慢慢也不再關注這件事,繼續互罵對方。但這位選手在之後的比賽裡,暴風變菜,狀態奇差,直接淘汰出局,很有可能也是受了網暴事件的影響。

這件事對TOO、QAZ和已死的VP來說,都是最大的黑曆史。

等到QAZ拿了S賽冠軍,吸了更多粉絲後,兩家更是強強相爭,勢不兩立。

有人說,後來謝均淩轉會去了北美賽區,也和這件事有關。畢竟他是最重要的當事人,事情發生後,粉絲氣了多久,他就被噴了多久。直到他轉會到北美賽區,一切才淹沒在時間裡。

【滴滴打野:我和TOO的人一點不熟,你問這個乾什麼。】

【哥哥帶帶小C吧:[朋友再見.jpg]】

【滴滴打野:……】

帶著你的陰間表情包哪涼快滾哪去!

趙思成其人果然不堪重用。

卓熄歎了口氣。

濃鬱夜色中,他思索許久,從微信通訊錄裡翻出一個三年沒聯係過的名字。

第二天上午,對方醒了,給他回複。

【TOO羊仔:額,落神不一直這樣麼。】

【TOO羊仔:我當經理的時候,落神已經是隊長了,對新人也一直很照顧,大家都很聽他的。】

【TOO羊仔:C神,還有什麼事嗎。】

【哥哥帶帶小C吧:沒了,謝謝。】

羊仔看著手機屏幕,奇怪地皺眉,最後視線落在卓熄的ID上。

“……”

卓熄、朝落進同一個隊,果然得有人發瘋。

C神這是瘋了吧。

羊仔無奈搖頭,很快招呼隊員:“車子就快就到,咱們趕緊去機場。彆磨蹭了,快點!要是錯過去新加坡的飛機,季中賽發揮不好,我看你們哭不哭。”

“來嘍!”

羊仔心酸地想到:要是落神還在,這群小兔崽子應該不敢這麼放肆吧。新隊長根本壓不住他們,也不知道TOO的未來會怎麼樣。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