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小軍師

第489章 一直在演戲(1/2)

“說!”項清涵淡淡吐出了一個字。

“第一,我一個人有點獨木難支,望陛下讓羅德明任開封府知事(大楚開封府的二把手從三品,相當於明朝的同知。)”

這個提議很有槽點,他羅德明當少尹現在與知事,有什麼區彆?

不過還是那句話,為了曹焱能倒黴,大家就算知道這個提議惡心,還是捏著鼻子認了。

“這?”項清涵看了看四周,見四周的朝臣全都當如木頭人一般,像是沒有聽見這話一樣,沒有人跳出來鬨:“我準了!”

伴隨著這句準了,朝堂上發出了嗡嗡羨慕之聲,拋開彆的不說,這師父簡直就是業界良心啊,他羅德明跟著他是祖宗十八代,都燒了高香了,自己怎麼就沒遇上呢?

羅德明也徹底懵了,這一年時間不到自己就從一介白衣升到從三品了?

可見在官場上跟對人是多麼重要的事。

曹焱沒理會彆人怎麼想的,接著又開口:“謝陛下,第二,大楚彆的司都是五品的郎中,可宣傳司卻是從六品,這有點不公平,臣請陛下,把宣傳使與發言使的品級調為正五品,其編製也按照其他司一般配置。”

“嗯!這宣傳司,這半年來所作所為,我甚感滿意,我覺得此事就按曹府尹說的這麼辦好了,諸位愛卿覺得這事如何?”曹焱發行的報紙,可是天天把項清涵誇的天上有地上無的。

現在京師的百姓對她的態度可愛戴的不行。

因為報紙上說過了,好事全是項清涵的功勞,壞事就是那些朝廷大臣做的小人。

每每看見皇城使的密報,項清涵不知道有多高興。

更是迫不及待的等著新報紙發行,就是為了看看自己又做了什麼讓百姓誇獎的好事。

項清涵都當場拍板點頭了,這讓一眾想反對人的人,把話又咽了回去:“臣等覺得理應如此!”

見目標完美達成,曹焱剛想告退。

可一旁的聶逸明對他一陣殺雞抹脖子的亂比劃,讓他瞬間想起了答應聶逸明的事。

於是,曹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邁出去的腳步收了回來:“陛下,其實是有三件事!”

“曹府尹彆太過分了。”張太傅怒了,這曹焱可算是踩著他們臉,逼著他們把升官的事給認了,現在還一而再,再而三的來,這就過分了。

“隻是一點小事。”

“說吧!我聽聽!”上座的項清涵微微點了點頭,她就是在偷偷的與曹焱唱雙簧。

“上次朝廷讓我推薦那些爵位續任者的名單,陳國公家的繼承人,有個叫……”曹焱愣了,這有點尷尬,特麼的忘記問聶逸明他家那個頂缸的孩子叫什麼名字了。

他趕緊看向聶逸明。

“陳懷榮,是陳懷榮!”聶逸明可一直盯著曹焱的,一見他愣在那的表情那還不知道,自己雖然上報過,可曹焱那時不在家,根本就不知道自家孩子的名字,於是趕緊喊道。

“嗯!是陳懷榮,這人是陳國公的後人,可是卻與其他陳家後人不同,他為人忠厚老實,待人和善,救濟災民,鋪路搭橋……”曹焱臉不紅心不跳的,巴拉巴拉的數了一大堆好話。

不過隨著他這些話的數出來,前麵的這些重臣的臉色明顯都不是很好。

大家心底都想罵:“你特麼的睜著眼睛說瞎話能用點心嗎?前一秒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後一秒你就與他熟的穿一條褲子了?”

“哦?這人有你說的這麼優秀?”項清涵麵無表情的問道。

“是的陛下,而且他這次為了開封府救災還出了……”曹焱又看向了聶逸明,他又忘記問聶逸明準備出多少錢了。

“三百萬貫!是三百萬貫!”聶逸明趕緊又喊道。

“對,就是三百萬貫,還望陛下同意他的繼任。”

“陛下,臣等也聽說過陳懷榮的善舉。”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