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小軍師

第487章 我一哭,你二鬨,她三上吊(1/2)

還是殿門口那個最佳風水位。

不過這次曹焱的身邊多了羅德明與風竹月,現在應該叫周竹月了,是從二品的縣公,據說在她得了這身份後,很多家族都主動找上她家聯姻,就連以前她那死掉丈夫罵她克夫命的那家,也準備讓另一個嫡孫與她再續親緣,不過都被她統統拒絕了。

周竹月最近看來精神頭不錯。

人顯得更加豐韻,也更加有女人味,加上那一臉的貴氣,神采飛揚。

曹焱暗道了一聲,難怪她會一下變的受歡迎起來,隻要眼沒瞎都能看出她現在那一臉的旺夫像!

幾人打了一聲招呼之後。

在項清涵坐到禦座上。

官員們行過禮後,接著便是那枯燥的各種通報。

在聽到西夏早在半個月前退兵了。

曹焱並沒有感覺奇怪。

現在已經到了三月份了。

開春的時候,大家都忙著春耕,種植,放牧是沒有心思打戰的。

戰爭一般都是安排在十月之後。

那時候天高氣爽,月黑風高就是殺人放火的好季節。

隨著通報一條條的念了出來。

曹焱知道那激動人心的時候,就要來了。

果然,在殿前的太監喊出。

“有事啟奏,無事退朝,”後。

有人踩著點就跳了出來。

見有人跳出之後,朝堂上的其他人都很統一的看了一眼曹焱所在的方向。

“這特麼的老子現在有這麼遭人恨嗎?”發現大家這個潛意識的動作,曹焱忍不住吐了句槽,讓他身邊聽見這話的羅德明與風竹月兩人差點沒忍住笑了出來。

“臣禦史蘇宏升有本要奏。”

“準!”

“臣要參少宰王黼搶奪他人房產,欺壓同僚,貪贓枉法……”

巴拉巴拉蘇宏升數了一大通罪狀。

“師父!”聽完彈劾內容的羅德明臉色一變,背後冷汗冒了出來,連忙開口低呼想要提醒曹焱什麼。

曹焱冷冷一笑:“我知道了!”

他也明白了他們這麼乾的原因了。

弄一個先例出來,等下隻要王黼的罪名能通過,那麼等下輪到自己的時候。

不用說,先例在前……自己跟著就死定了。

嘿嘿,這些老狐狸狡猾啊!

還好哥一向提倡以力破巧,跟這些在這個體製下玩了一輩子的老狐狸比做官之道,那不是以卵擊石嗎?被他們怎麼陰了都不知道。

“師父千萬小心,彆大意了!”羅德明不放心再次提醒了一句。

“嗯!”

果然在蘇宏升跳出來之後,很多人跟著出列附議。

今天王黼並沒有上朝。

他被曹焱逼著沒敢進城,陳國公一家也背刺他,而他的靠山梁思成貌似也沒有幫他說合一二的動靜,一時看不清狀況的他,抱著謹慎的心思,直接就請假回江浙探親去了。

在這些人說完。

大殿裡的人都看向了項清涵的禦座邊,梁思成站的地方,或等著他的出招,或等著他指示。

隻見他垂頭順目,就好像沒有聽見這些話一般。

前幾天他剛跟曹焱達成了py交易。

曹焱讓他按兵不動不動,他也落得個心安,他還記得現在主要的目的是找出那些與自己等人有二心,免得以後拖曹焱與自己的後腿。

在曹焱沒發出求助暗示之前,自己絕對不動。

見到領頭的梁思成沒有任何動靜,他手下的那些蝦兵蟹將也就群龍無首,不知道他打的是什麼主意,是準備犧牲王黼,換掉曹焱?還是讓王黼拉曹焱同歸於儘?

朝堂上的氣氛頓時變的詭異起來。

平常隻要出現這種情況就一定會吵起來的情景根本就沒有發生。

讓那些彈劾的眾人,感覺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沒打在實處。

有點不知道接下來改如何是好。

不過好歹他們也是見慣了大風大浪的鬥爭老手了。

也沒有理此事是否詭異,這沒人反對更好,反正他王黼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趁現在直接把他給擼平了,為等下搞曹焱鋪路。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