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最風流

28 高順陷陣破弘谘(中)(1/1)

一個三十多歲,滿臉須髯,雙目炯炯的軍將問道:“明公此話何意?”

說話此人乃是曹性。

呂布步至帳門,倚著門框,凝目朝遠處的定陵城望了片刻,回首笑道:“弘谘雖得了潁川士紳、豪強的相助,湊出了兵馬五千,然此五千許人,東拚西湊出來的,算得甚麼?就敢在咱們麵前耀武揚威,嚇唬吾等麼?我正愁他率援兵到後,如果築營不出,學那烏龜,縮頭不戰,隻等孫文台引眾前來的話,我軍打他,少不了還得費些手腳,卻他非但沒有立即築營自守,反而列陣於野,這不是自投上門,諺雲‘八十歲壽星吃pi霜,活膩了’麼?”

帳中諸將聽了呂布這話,都聽出呂布似是有出兵進擊弘谘的意思,便又一將問道:“明公是打算趁弘谘列陣的機會,縱兵出營,往去擊之麼?”

此將亦三十多歲,皮膚蠟黃,是高雅。

呂布說道:“正是!”

曹性是個耿直的人,說話不會繞彎,當下皺起眉頭,如實地把自己的擔憂講了出來,說道:“弘谘所率的援兵,固如明公所言,是拚湊得來,然亦五千之眾,加上城中的守卒,內外六七千人,且成掎角之勢。我軍若徑攻之,末將恐不易勝也。”

呂布顧問餘下諸將,說道:“你們以為呢?”

餘下諸將你看我,我看你,一時無人出聲。

卻也不怪他們膽怯,正如曹性說的,弘谘部的援兵再是拚湊而來,也有五千人之多,並且有城內的守軍為其呼應,又且孫堅的主力援兵很快就能抵達,想必他們的士氣也不會低,而呂布此回攻潁川,總計所率之兵也不過萬餘人罷了,在這種敵人“內外呼應,勢成犄角,士氣高昂”的形勢下,如果貿然進戰,極有可能就會陷入腹背受敵的險境之中,此乃兵家大忌,確實是沒人敢打包票,能夠一戰克勝。

呂布問張遼,說道:“文遠,你覺得這仗能不能打?”

張遼想了會兒,年輕的臉上露出慎重的表情,說道:“此仗可打,也不可打。”

“你這不等於什麼也沒說麼?究竟是何意思?”

張遼說道:“弘谘初至,其軍心尚浮,今簡選精銳,往其陣而衝,若能撼動之,然後明公麾三軍以進,則此仗不但可以打,且可儘殺其眾,順勢一舉攻陷定陵;而若是無有把弘谘陣於短時間內撼動的把握,給了城中守卒出援的機會,則此仗就不可打。”

明白了張遼的意思,呂布摸著肚子,說道:“文遠此見,正吾心也!”說道,“撼動弘谘陣,有什麼難的?”看向了諸將中的一人,問道,“子向,我交弘陣於卿,卿撼其陣,需幾時?”

子向,是高順的字。

高順言簡意賅,答道:“弘谘之陣,末將尚未觀之,唯有觀後,才好回稟明公。”

“你且去觀!”

高順出帳,因營中禁止馳馬,他嚴格恪守軍紀,直到牽馬出到了營外,這才騎馬而行。呂布的營寨紮在城南,繞過定陵縣城,到了城西與城北的交際處,高順駐馬遠眺。

見在距離城北約四五裡處,赫然列著一支軍馬,可不正是弘谘所部!

弘谘所列的此陣,長約兩裡。

三百步為一裡,為便於士卒們戰鬥,通常將軍們在布陣的時候,每裡地的正麵,一排約會有二百到三百名士兵。弘谘部共有五千人,陣長兩裡,亦即是說,每裡有兩千五百人,而每一橫排,據高順的觀察,約有二百餘人,他經過粗略的計算,得出弘谘此陣的縱列應約有十排。

十排的縱列,算是較厚的陣了。

高順心道:“看來弘谘卻也不是一味拿大,他亦擔心我軍會對他發起突襲,故是陣型頗厚。”看完了弘谘陣的薄厚,又再細細地看了一遭弘谘陣中兵士們的甲械、以及隊列的嚴謹與否等情況,高順心中有了數,不再多看,兜馬馳回營外,下馬入營,步行還到帳中。

他這一去一回,用時不是很長,帳中的諸將還在討論該不該進攻弘谘陣。

呂布這會兒已經回到了席上坐下,見他歸來,問道:“如何?”

高順恭謹地行了一禮,說道:“弘谘陣厚而不嚴,末將觀之,其陣中之將士至有交頭接耳者,又其披甲者唯其中軍數百卒,且少騎兵。至多半個時辰,末將即可陷弘谘此陣!”

凡是陣勢列成,按照軍法,是嚴厲禁止兵士們隨意說話的,一則,隨便說話,注意力就不集中;二來,如是有那膽怯、或有異心的兵士,萬一說些什麼牢騷話,也許就會動搖軍心。對於此點,弘谘不是不知,無奈他那五千兵馬中,相當部分是潁川士紳、豪強門下的子弟、族人、徒附,出於保護自家莊園、塢堡的目的,這些人,平時雖然也受過一些軍事教育,但到底屬於民兵的性質,能讓他們站成個隊列,列成個陣型已是不錯了,又如何能夠禁止他們說話?而這些人多是頭次與正規軍並肩抗敵,又難免激動,是以交頭接耳的確然不少。

這等情景落到高順這樣的沙場宿將眼中,自就馬上可以此來估料出他們的戰力和戰鬥意誌了。

呂布大喜,說道:“隻需半個時辰?”

高順答道:“少則兩刻鐘。”

呂布問張遼,說道:“文遠?”

張遼說道:“高校尉既有這般把握,那此仗就可以打了!”

呂布長身而起,按腰中劍,與諸將說道:“來攻潁川時,我戰前定策,先克舞陽、定陵,進逼陽翟,候孫文台援兵到後,我與他會戰於定陵、陽翟間,憑我並州子弟之勇悍,以野戰而滅其部曲!自此潁川、汝南歸我有矣!於今孫文台的援兵已然將至,而定陵未拔,為使我戰前的定策能夠得以順利地實施,今日必得攻破弘谘陣,打下定陵城!諸將聽令。”

張遼等將俱皆離席起身,與高順站於帳中,躬身聽令。

“子向破弘谘陣後,擒、斬弘谘者,百金之賞!先登定陵者,亦以同賞!倘有接戰畏怯,貽誤我大事者,我軍法無情!”

張遼等人凜然應諾。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