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最風流

26 荀仲仁生擒陳買(下)(1/2)

與荀攸的軍報前後腳送到郯縣州府的,還有一道軍報。

乃曆城的荀成、趙雲送來的。

卻是於幾天前,大概與呂布進攻潁川、曹操進攻離狐的時間相距不遠,人在濟南國郡治東平陵的“青州刺史”陳買,率其部兵馬,約萬餘人,奔襲曆城,同時,平原郡的田楷、和駐兵在東郡東部聊城縣的夏侯淵部,亦有分彆出兵,約各數千人。

東平陵位處在曆城的北邊,平原郡不用多說,位在曆城的西北邊,至於聊城縣,則是在曆城的西南方向。一時間,三麵皆敵,曆城縣風雨俱來,好像立刻就要陷入被三方圍攻的局麵。

荀成、趙雲兩人,臨危不亂。

根據三個方向的偵查結果,荀成、趙雲定下了應敵之策。

東平陵距離曆城最近,隻有不到百裡,而且兩座縣城之間既無山巒阻礙,也無河水間隔,故是荀成、趙雲預估陳買的青州兵,應該是最先會到達曆城縣城下的。

田楷部所在的平原縣,距離曆城約有百餘裡地,並與曆城之間有黃河為阻;聊城縣距離曆城,則約有兩百裡,中間也有黃河為阻。

也就是說,田楷部和夏侯淵部肯定是會比陳買部抵達曆城為晚的。

按照路程之遠近來說,田楷部似乎是應會比夏侯淵部早到個一兩天,但是,田楷與夏侯淵不同,他的靠山後台公孫瓚,現在縮回了幽州,等於說他現下是一支孤軍在青州,因而,依據這一點,荀成、趙雲等經過討論,斷定田楷為了保存他僅剩不多的兵力,必然是不會很積極的,很有可能,他會比夏侯淵還要晚到。那麼,夏侯淵大概是什麼時候會到呢?從聊城到曆城之間的距離,是從東平陵到曆城之間距離的一倍多,而且夏侯淵從聊城到曆城,還得渡過黃河,如此,他應會比陳買晚到曆城至少三天。

換言之,從陳買部至曆城,到夏侯淵和田楷部至曆城,中間最少有三天的時間。

荀成與趙雲說道:“子龍,我軍取勝的時機,就在這三天中了!”

趙雲深以為然,說道:“將軍言之甚是。那田楷為自保實力,必無堅鬥之心,隻要我軍能在這三天中,擊敗陳買,那麼料田楷定然大駭,說不得,他就會退回平原郡去了。陳買、田楷兩部的敵軍既或敗或退,隻餘下夏侯淵一部,軍報中說,他所率出城之兵馬不到五千,隻憑他這區區數千人馬,又能奈我曆城何?想來,他也隻能無奈撤退了。”

說到這裡,趙雲頓了一下,笑道,“這個陳買,倒是也有些手段,卻不知何時,他竟與田楷、曹東郡勾搭上了!三麵同時俱發,聲勢卻是看似不小。”

口裡說著“聲勢看似不小”,趙雲的儀態卻是十分晏然,明顯沒有把陳買、田楷、夏侯淵三路的敵兵當回事。

荀成看出了蹊蹺,笑問道:“子龍,你是不是已有敗陳買之法了?”

趙雲也不隱瞞,便就說道:“不瞞將軍,雲確是已有一策,隻不知能否得行,還得將軍決斷。”

荀成說道:“你說來聽聽。”

趙雲就把自己的謀策道出,卻在說出之前,先分析了一下陳買部隊的特點,說道:“陳買所率之兵,號稱五萬,實際無非萬餘,且不全是他的齊國郡兵,中有北海、濟南等各郡的兵馬,而陳買才被明公舉為青州刺史未久,在青州尚無足夠的威望指揮彆郡,想來北海、濟南等郡的部隊,定不會對他的命令俯首帖耳的聽從,此是謂烏合之眾也,敗之不難!”

趙雲深受荀貞的影響,極其重視情報工作,又曆城北為青州兵,西北為田楷部的幽州兵,西南是曹操的東郡兵,三麵都是敵人,並且三麵敵人距離曆城都很近,故是,他自到曆城以後,對情報方麵的收集更是非常的重視,在此三個方向都安排了大量的斥候和細作,——也正是因此,陳買、田楷、夏侯淵的部隊才剛出城,他這邊就馬上收到了軍情。

不但獲悉敵情的速度很快,敵人各部兵馬的具體情況,趙雲也大致都已了解。

正如他所說的,陳買所部的萬餘眾,的確是由齊國、北海、濟南等青州各郡郡兵拚湊而成的。

荀成點了點頭,讚同趙雲的分析,說道:“不錯,陳買部敗之不難。隻是子龍,咱們隻有三天的時間,……那夏侯淵向來以行軍神速著稱,咱們甚至連三天的時間可能都沒有。陳買部再是易勝,到底有萬餘之眾,便是萬餘頭豬,也不太好能在兩三天內就儘數捉住,你卻有何策,能使我軍在三天、或兩天內,便大敗陳買部?”

趙雲說道:“如若堂堂之陣,與陳買部野戰,三天、兩天,或許不好速勝,然我如施以詐計,以雲料之,則勝如反掌矣。”

野戰的話,如果陳買拒不出戰,抑或隻是列陣防守,那麼三天、兩天,確然是不好取勝。

聽趙雲說“施以詐計”,荀成問道:“詐從何來?”

趙雲如此這般,說了一番。

荀成聽罷,大喜拊掌,說道:“此誠妙策!莫說三天、兩天,一日即可破陳買矣!”

就按趙雲的此策,荀成、趙雲做下布置。

等了兩天,陳買部果然如趙雲、荀成所預期的日子而抵至曆城縣外。

卻那陳買,亦小知兵事,曉得臨戰之前,當先搞清楚敵我虛實,便帶了百餘從卒,馳馬到曆城縣外的近處,觀看城防情況,卻見到城頭一幕,使他頓時訝然。

但見那曆城的城門洞開,而城樓之上,擺著酒宴。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