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最風流

24 濟水畔高馮戰叛(下)(1/1)

那箱子被拿入帳中前,肯定是會被帳外的親兵衛士打開檢查的,故是馮鞏沒有阻止高素的這道命令。等了稍頃,帳外的兵士檢查罷了箱中,仍是沒叫李進帶來的那兩個從卒入帳,而是分出了兩人,抬著箱子入到了帳內。箱子的蓋子大開,高素下到箱前,觀瞧內裡的物事。

確如李進所言,箱中沒什麼值錢的東西,都是乘氏當地的特產。

事實上,說是乘氏的特產,也沒什麼稀罕物,畢竟乘氏是濟陰郡的一個縣,又不是在深山老林裡頭,凡是乘氏產出的,濟陰、包括山陽,乃至徐州大多也都有。

不過,這卻無損於高素的開心。

他跟著荀貞這麼多年了,從來沒有地方上的百姓為表示感謝而給他送過禮,雖然高素是個武人,沒怎麼讀過書,但與荀攸、戲誌才、郭嘉、荀彧等等接觸得多了,難免也會有對“民間美名”這方麵的不自覺地盼望。故而,李進的這份禮,當真是投其所好,叫他快樂不已。

李進恭立於箱子的旁邊。

高素到他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黃巾以今,郡縣兵災不斷,你們乘氏百姓的日子過得也不寬裕,這些禮物儘管不貴,但想來也定是你縣中百姓費力湊齊的,我不能便就這麼接受了。唯是百姓們的一片心意,我也不宜拒絕。這樣吧,等會兒我給你些錢財,待解了定陶之圍,你回去乘氏以後,把那些錢財分給你縣中的鄉民,姑且算是我的回禮罷!”

這話說的十分大方,也十分體貼。

李進撩衣下拜,說道:“些許土特產,都是小人縣中百姓的心意,哪裡敢受校尉的回禮!”

高素俯身,笑吟吟地攙住他的胳臂,想要把他扶起。

李進,等的,就是這個時候。

李進左手反抓住了高素的右手腕,猛然竄起,一頭撞在了高素的下巴上。高素被他撞了個七葷八素,還沒反應過來,又陡然襠下生疼,低頭看去,被李進的發髻擋住了視線,雖是看不到自己的襠部,也能感覺得到,是被李進的膝蓋狠狠頂了一下。高素疼痛難忍,夾住了雙腿,身體一邊不自覺地往下縮,一邊試圖掙開被李進攥住的手腕,失聲叫道:“你做什麼?”

李進的力氣頗大,緊緊抓著高素的右手腕不丟,縱聲叫喊:“還不動手?”

帳外幾聲大喝,接二連三傳來身體倒地的悶響,旋即,帳幕掀開,兩人持刀奔了進來。

這兩人,可不正是李進帶來的那兩個從卒?此時,這兩人的衣上、臉上都是血跡。不用說,是帳外的那十幾個親兵被他兩人殺了。此兩人手中之刀,定是從親兵那裡奪來的。

當此危急之時,一個念頭浮上了高素的心中。

他驚詫想道:“這兩人是誰?手無寸鐵,居然能這麼快的就殺掉我帳外的親兵衛士?”

伴隨著叱喝,一個人影衝近,是馮鞏倉促躍起,奔來救援高素。

那兩個入帳的李進從卒,一個擋住了馮鞏,一個挺刀來殺高素。

生死關頭,高素爆發出了巨力,猛然掙脫開了李進的控製,強忍褲襠的疼痛,一腳把李進踹翻。他的佩劍沒在身上,在案上放著,轉身跑向案邊,去拿自己的劍。殺來的那個李進從卒,已至高素的身邊,刀往下砍,正中高素的左臂。高素吃痛,跳到一邊,喝問道:“汝何人也?”

那人身材雄魁,麵目壯武,值此營中行刺,殺人之時,卻是心態穩定,竟仿佛還有心情開玩笑,淡淡地回答了高素一句,沉聲說道:“我也姓高。”

“什麼高!”

“河北高覽是也。”

馮鞏不以勇武見長,非是另外那個從卒的對手,抵抗不住,被那從卒砍中胸膛,鮮血湧出,他歪歪斜斜地向後踉蹌了幾步,以劍支地,勉力站住,大呼叫道:“校尉遇刺!兵士何在?”

李進已從地上起來,冷笑說道:“兵士何在?你聽。”

“聽什麼?”

馮鞏口中這樣問道,傾耳去聽,聽到帳外先是雜音微弱,繼而,從轅門的方向開始,喧鬨的喊殺之聲,漸漸地朝內而來,沒過多久,已是滿營亂音。

李進說道:“我所帶來之部曲,非是我的部曲,而是高將軍所部的河北精卒。現下,高將軍所部已在張校尉的率領下,攻入了你們的營中。你二人還不投降?曹公或可饒你二人一命!”

高素怒不可遏,他怒聲說道:“你竟敢作亂?”

“吾長兄為潘璋所害,吾二兄為劉馥所殺,我是為我的兩個兄長報仇,何來作亂之說?”

高素拿起了案上的佩劍,抽劍在手,與馮鞏對視了一眼。

兩人心意相通,同時喝叫,朝李進、高覽和另外那個從卒殺去。

奈何莫說對方有三個人,便隻是高覽一人,高素、馮鞏也非對手。兩人的這番衝殺,好比是那飛蛾撲火,眨眼之間,就被高覽、李進等三人擊倒在地。

高素脖頸中刀。馮鞏胸口又受了一處重創。

高素捂住傷處,然而擋不住鮮血噴湧,他側過臉,看著馮鞏,說道:“胡狗……。”

隻說了兩個字,即氣絕當場。

馮鞏掙紮著起身,李進與高覽和另外從卒把他圍住。卻那馮鞏,瞧也不瞧這三個虎視眈眈的凶狠敵人,勉強爬到高素的屍體邊,把他死不瞑目的雙眼給他合上,又用自己的衣袖把高素臉上的血漬抹去了些,隨之,將自己臉上的血汙也抹乾淨了,微笑著對高素已無生氣的臉龐說道:“子繡,今你我二人同歸黃泉,路上恰好作伴。你是個好熱鬨的人,有我陪你,你卻也就不用害怕孤寂了。”望向帳外,歎道,“隻是你我以後不能再為主公效力了,未免遺憾。”

聽了他這從容鎮定,視死如歸的話,李進、高覽等不覺肅然起敬。

高覽忍不住,繼李進之後,再次勸降,說道:“君傷雖重,猶可醫也,何不降了曹公?不僅可性命得活,以君氣度,曹公亦必有重用。”

馮鞏微微一笑,說道:“鞏潁川男子,豈做降人?”以劍自刎。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