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最風流

23 濟水畔高馮戰叛(中)(1/2)

定陶縣在春秋時期,屬曹國之地,因為這個地方南臨淮、泗,北走相、魏,當濟、兗之道,控汴、宋之郊,實為四達之衝,——範蠡以為陶為天下之中,諸侯四通,貨物所交易,乃居陶,號陶朱公,這個“陶”就是現在的定陶一帶,故而從此處自古就是四戰用武之地。

高素、馮鞏率部到了定陶縣東。

遙望城頭,在明亮的陽光下,可以見到四麵的城牆上,都有戍卒守備,劉馥、潘璋兩人的大旗,分彆豎立在城西和城南。城西是曹軍主力所在的位置,城南則是邈軍主力所在之處。定陶縣的北邊是濟水,曹操、張邈沒有在這裡布置大批的兵馬,城東也沒有多少兩軍的部隊。

高素、馮鞏引軍到時,曹軍、邈軍剛剛出營列陣,大概是準備攻城。

聞那城西、城南鼓聲震天,高素留下馮鞏指揮兩人的部隊就地列排列,做好戰鬥的準備,自己則帶著十餘個親兵,馳馬到定陶縣東、縣西的交界處,仔細地察看城南的曹軍情況。

隻見曹軍的大營在城西約七八裡許的地方,離城卻是不遠,那大營占地甚廣,營中刁鬥森嚴;此時,成群的士兵從營中出來,至營前兩裡處結陣。旌旗林立,氣勢不小。

高素遠遠地瞧了一會兒,領著親兵,原路折返,然後,又馳馬到縣東與縣南的交際處,眺看張邈部隊的情形。張邈部的大營距城大約也時七八裡,與曹營的情況差不多,這會兒,其營中的兵士,也正於軍吏、將校們的帶領下,出營至營外兩三裡的地方列陣。

高素看了多時,把曹軍、邈軍的情況,看了個清楚,隨之,因其引起了邈軍的注意,有數百邈軍的步騎向他靠近,他便不再多看,轉回了城東。

馮鞏已經把兵士們列好了進戰的陣型,見到高素還回,迎上去問:“敵情如何?”

高素撇了撇嘴,說道:“曹軍看起來還像個樣子,隊列整齊,且不乏鎧甲軍械,那邈軍卻就差點意思了,隊列既不怎麼齊整,我瞧其部中兵士的裝備也不很好,披甲者寥寥。”

兗州是人口大郡,東郡、陳留郡的民口都多,人多,兵士就好召,不管是給賞錢以募,還是捕壯丁以強征,湊出一支看似聲勢浩大的部隊都並不很難,但是兵士召來了,卻不見得會能有鎧甲和上好的軍械給他們使用。特彆東郡、陳留都不產鐵,因是在兵器的精良程度上,曹操、張邈兩部的將士,的確是不如徐州兵。

曹操部的兵士還好,曹操有過擊潰進犯東郡之黑山軍和代替劉岱出任兗州刺史的過往,卻是從戰敗逃竄的黑山軍那裡,與兗州的州中府庫那裡,弄到了不少的甲械,因是將士們的裝備馬馬虎虎,還能看得過去。

但那張邈部就有點差勁了,張邈空著大名,卻是個守地之奴而已,從天下亂來至今,他任陳留太守的時間已經很長了,卻一直沒有出過郡界,唯知閉門守戶,郡內缺鐵,又不能從外邊有所繳獲,故而他的部隊,基本上都是穿著布衣不提,強弩良弓、銳矛利刃也較為缺乏。

馮鞏說道:“曹、張兩出營列陣的兵士有多少?”

高素答道:“曹軍約五千餘人,邈軍約四千餘人。”挺有把握的說道,“我部今已至城東,料他們必是不敢於今日攻城了,雖是正在出營列陣,然以我度之,很快他們應該就會還營去了。”

馮鞏不置可否,請高素留下指揮部隊,他自己則親自往城西、城南,再次察看敵情。

卻是被高素料中了。

說起來,高素、馮鞏兩部的到來,曹操、張邈倒也不是剛剛得知,他兩人早有提防山陽郡方向的徐州援兵,因是在定陶城東,一直都有大量的斥候散出;另一方麵,身在昌邑州府的萬潛,也在高素、馮鞏率兵離開昌邑後不久,就緊急派人去給陳宮送信了,故是,高素、馮鞏兩部離城尚遠的時候,曹操、張邈就已得到軍報了。

隻是,列陣攻城的命令已經下達,他們兩軍的兵士已經開始出營了,為了避免造成混亂,不好馬上中止,遂仍舊按照原定部署,出到營外,列個陣勢。

但到底因為高素、馮鞏兩人的率部來至,今天預定的這場攻城戰確是沒法再打了。

故此,曹操、張邈兩人,通過信使溝通過後,在兩軍各自的兵卒列陣成後,隻是作勢朝城下進發了一段距離,發射了會兒投石車和箭矢,搞了個耀武揚威,姑且算是給城中形成些壓力,以減少點高素、馮鞏援兵來到而給城中守卒帶來的士氣提振,隨後,曹、張兩軍就鳴金收兵。

張邈派了董訪去曹操營中,商議應對高素、馮鞏兩部徐州援兵的對策。

董訪,是董昭的兄長。

董昭原在袁紹帳下,袁紹與張邈不和,因為董訪卻在張邈軍中的緣由,董昭被人進讒言,引致了袁紹對他的懷疑,因於不久前,不得不尋辭脫離冀州,現從了河內郡的張揚。

此是題外話,不必多說。

董訪到了曹營,曹操熱情相迎。

董訪把來意告與曹操,轉述張邈的話,說道:“張府君差我來曹公之營,想征求一下曹公的意見,而今徐州援兵已至,我聯軍該何以應對?是仍按原定之部署,大舉攻城,還是先把這支徐州的援兵打掉,再攻定陶?”

曹操說道:“徐州援兵今至城東,與城內成犄角之勢,我如攻城,徐州援兵則必攻我側陣,此支援兵不除,定陶難下,自是當先把之打掉,然後再攻定陶。”

董訪麵帶憂色,說道:“此支徐州援兵的兵馬,雖僅三千餘人,然甲械曜日,卻顯是精卒,打之恐怕不易,萬一我聯軍在進攻這支援兵的時候,城中守卒趁隙殺出,與之夾攻我陣,可該如何是好?……這是張府君的又一個憂慮。”

曹操笑道:“何足憂也!觀此來徐州援兵所打之將旗,其主將是高素、馮鞏兩個。高、馮二人,我素知之,雖乃貞之的同鄉,深得貞之信任,高素亦小勇悍,馮鞏略有智謀,並其二人所部,俱潁川兵也,悉久從貞之征戰之輩,的確善戰,但孟卓卻無須為此擔憂。”

董訪問道:“敢問曹公,為何?”

曹操撚須笑道:“我自有計策,可一戰而殲滅之!”

董訪說道:“哦?曹公竟有妙策?是何策也,能否告知在下?也好讓在下轉稟張府君。”

曹操賣了個關子,卻不肯說,隻是說道:“且等兩日,孟卓就知道了!”

董訪見他不肯說,也就不再多問,便欲辭彆而去。

曹操叫住了他,示意陪從帳中的曹昂出去。

不多時,曹昂回來,提著個鹿腿。

曹操親手把這鹿腿給了董訪,說道:“這是我部下將士昨天獻給我的。我與孟卓、公台都是多時未見,好在我兩軍會師於定陶城外日,我與他倆見了一麵,歡敘平生,快慰十分,卻孟卓彆來無恙,我見公台麵容消瘦,著實是清減了許多,因我得了這條鹿腿以後,就不舍得吃,想著送給公台,與他滋補滋補。正好你來了,就幫我帶給他和孟卓罷。”

董訪心道:“陳公台自到陳留,對曹公頗多非議,卻不意曹公這般殷勤,非但不怪他改投張府君,就連得了條鹿腿,且還想著他!曹公真是仁義。”恭謹應諾,接住鹿腿,自告辭去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