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最風流

22 濟水畔高馮戰叛(上)(1/2)

高素、馮鞏到了州府,入至堂中,拜見荀攸、樂進。

荀攸把濟陰郡的最新戰情,告與高素、馮鞏,接著說道:“敵情就是這樣。為了安撫定陶縣內守軍的士氣,目前恐怕是等不及我軍各營的兵士齊聚,之後再作援助了,因是我與文謙決定,先遣一支敢戰的部隊,趕去定陶馳援。此任,你二人可願擔之?”

高素、馮鞏離席起身,到堂下。

高素是校尉,馮鞏現為假校尉,高素的軍職比馮鞏高,故而馮鞏謙遜地站在了高素的身後。

兩人一起行了軍禮,同聲答道:“使君、將軍令下,末將豈敢不從!”

高素補充了一句,說道:“此任非末將不可!”

馮鞏說道:“適聞使君言道,曹東郡、張孟卓兩部今已會於定陶城外,對定陶城開始了進攻,此軍情如火是也,末將敢請與高校尉今天就出兵,往援救之!”

樂進說道:“定陶縣內的守卒雖然不多,亦三千餘人,仗堅城為守,曹孟德縱是善戰,三兩日內定也不能將定陶攻下。你倆也不必於急於今天出兵。今日你二人且去營中,把士氣鼓舞起來,備足糧秣、軍械,明日往援不晚。”

高素、馮鞏應道:“諾。”

荀攸問他倆,說道:“你倆到定陶後,打算如何進戰?”

高素說道:“末將以為,當先察看曹、張聯兵之形勢,然後才好再議戰策。現在末將還沒到定陶,不知敵軍的具體情況,卻是無法回答使君此問。”

荀攸讚許地點了點頭,笑與樂進說道:“子繡大有增益,今亦堪稱知兵也!”

樂進撫須微笑。

對高素、馮鞏到了定陶之後,該如何作戰,荀攸已有定策,便教他倆,說道:“子繡所言雖然不差,但今你二人是作為我大軍的先遣部隊而去定陶的,故是該如何戰法,倒是可以預先定下。曹東郡、張孟卓合兵,據軍報上說,約有四萬之眾。你倆的部曲合在一處,不過兩三千人,不能與他們相比,因到了定陶縣外之後,你倆不要進戰,隻管在定陶縣東築營,與縣內成犄角之勢,以脅曹、張聯兵之側翼即可。等我大軍到至,再一並進戰。”

高素、馮鞏想了一想,都認為荀攸此策是上策,遂應道:“是。”

荀攸頓了下,對高素說道:“子繡,汝妻現從你在縣中,我給你半個時辰的假,你回去你家,好生安撫一下汝妻,叫她不要為你擔心,免得驚動胎氣。”

“免得驚動胎氣”雲雲,卻是宣康為了救下高素,詐言他妻懷孕,此事傳到了昌邑,荀攸信以為真。想起這些天來,為了他的妻子真的懷上身孕,乃實是日夜奮戰不休,饒以高素之健壯體魄,也感到吃不消了,高素有苦難言,然而在荀攸、樂進麵前,又不好坦白說他妻子其實沒有懷孕,便隻得裝作未見馮鞏嘴角因之而露出的笑容,應道:“諾。”

與馮鞏辭出堂外,兩人出去州府。

在州府門前,馮鞏問高素,說道:“子繡,你剛在堂上時,為何說此任非你不可?”

高素詫異地瞧了馮鞏眼,喚他的小名,反問說道:“怎麼,胡狗,你莫不是以為還有彆人能比我更合適馳援定陶麼?”摸著肚子,理所當然地說道,“論勇武、論部曲的戰力,論對明公的忠誠,雖是我昌邑大營中,將校不少,可當然隻有我,才是最為勝任此事也。”

馮鞏哈哈一笑,說道:“君言甚是!”

兩人便就暫彆。

高素回家,馮鞏還營。

馮鞏性子謹慎,沒有騎馬,牽著馬出的城。高素卻哪管這些?在州府門外就上了馬,打手一鞭,帶著那四五個從他入城的親兵,招搖過市,乃往家而去。

高素在昌邑的這個“家”,是他隨軍駐紮於此後,從本地百姓的手中買的。

此宅院不算很大,但地段很好,離州府、郡府都不遠。

到了家中,高素也不下馬,徑馳入前院,大呼小叫,喊他的妻子來見。

高妻原本是沒有跟著高素來昌邑的,是在宣康謊報她有身孕後,遂才來的昌邑。聽到了高素的叫喊,高妻從後院出來,蹙著眉頭,瞧著騎於高頭大馬上的高素,問道:“乾什麼?”

高素兜馬,在院中轉來轉去,大大咧咧地說道:“乃夫明天要帶兵打仗去了,荀使君、樂將軍知你從我在昌邑,特地叫我回家一趟,見你一見,讓我告訴你,不必為我擔心!”

高妻聞他要出外打仗,皺著的眉頭立刻展開,臉上現出擔心的神色,問道:“要去哪裡打仗?”

高素說道:“去哪裡打仗,這是男人的事,且是軍機,你一個婦人家問什麼?就是問,我也不會對你說的!你就在家等著我罷!多則一月,少則半月,我就回來了。”

高妻惱怒起來,作色說道:“問問都不行麼?”

高素卻是怕她生氣,趕忙收起大丈夫的氣概,改顏笑道:“問問當然是行的,隻是行軍打仗,這的確是軍機,我不能說與你聽。最多我隻能告訴你,這回打仗,我是與胡狗一起的!有胡狗跟著我,你總能放心了罷?且在家好好待著,候我歸來,給你帶些好物。”

高素、馮鞏兩人同鄉,他二人最早認識時,雖然彼此鬨過紅臉,然如今那些事早就過去了,現下他兩個同僚日久,常年的並肩作戰,卻是早成知交好友,兩家也早已是通家之誼,互相去對方家中,對方的妻妾不避。

高妻是很熟悉馮鞏的,對馮鞏的印象很好,聞言說道:“馮君與你一起出征麼?馮君可比你靠譜多了,向來穩重。有他與你一起也好。……好物什麼的就不用帶了,隻要你少帶些小妖精回來就行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