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最風流

20 文珪城陷失寶刀(1/2)

濮陽縣在黃河南岸,離狐縣在濮水北岸,兩縣相對,距離隻有八十裡。

曹操入夜時帶兵出的營,以新卒等步兵從後行,他親自率領夏侯惇、曹純兩部騎兵與步卒中的精銳老兵,當先疾馳。到次日上午,未及午時,離狐縣城已經在望。

遙遙見到離狐縣的城池,之前遣出的斥候們接連轉回稟報。

所有的稟報都是相近的內容:離狐縣雖有守禦,但守禦的並不是十分嚴密,不僅城門沒有關閉,不斷有百姓出入,而且城牆上的戍卒目前也不多。

曹操聞言大喜,顧與夏侯惇、曹純說道:“果如我之所料,我軍急襲而到,潘璋粗猛之徒,自恃勇力,而無有戒備。今我可輕鬆破城,克取離狐矣!”

夏侯惇回望了下從行的千餘騎兵、兩千餘步卒,進言曹操,說道:“明公所言甚是。隻是,我部兵馬已經疾行了一夜半日,兵士勞頓,而離狐儘管守禦不嚴,可潘璋卻有城池為屏,且其部曲比之我部,乃是以逸待勞,明公不如下令,教步騎兵士權且暫做休整,再攻離狐不遲。”

曹操不同意夏侯惇的建議,說道:“我所以夜出兵者,趁其無備也。潘璋如果有備,自可從卿之言,暫領部曲休整,待主力到後,我再攻城;而今其既果然無備,我又豈可教兵士休整?這不反而是給了潘璋整頓城防的機會麼?卿言不可取也!”

夏侯惇遲疑了下,堅持說道:“明公,可是我部連夜行軍至此時,路上沒有分毫的休息,兵法雲:百裡厥上將軍,我部的兵士疲憊不說,且我軍也沒有帶多少攻城的器械,若是這就強攻的話,倘若不利?那麼初戰不捷,恐怕會有損於我大軍的士氣啊!”

曹操笑道:“卿言之論,是常理而言。兵勢如水,不可拘泥教條。現今潘璋少備,對我部來說,乃是大好的戰機,斷然不可放過!我部雖然疲憊,可潘璋部又怎會知道?等我部兵臨城下時,我料城中守軍一定會恐懼驚駭;至若我部所帶的雲梯、撞車等攻城器械不多,然卿不聞乎,離狐縣的城門未關,我以勇士百人,徑往鬥之,隻要能把城門奪下,又何須雲梯諸物?”

夏侯惇看向曹純,希望曹純能出來,幫自己勸說曹操。

卻那曹純,隻當未見夏侯惇的暗示,反是勒馬按劍,主動請纓,說道:“阿兄,純敢請為先鋒,為阿兄奪取離狐城門!”

曹操笑道:“此小任也,何須吾弟大將?”召李高近前,和顏悅色地說道,“卿雖壯勇之士,然從我帳下未久,軍功未著,我就算是久有擢卿之念,亦不得行也。今我就把奪占離狐城門之任,交付於卿。望卿勿要使我失望!候卿奪下城門,我給你先登之功!”

先登、陷陣,都是頭等的大功。

那李高,便正是乘氏李操、李進兄弟的兄長,得了曹操的命令,聽到他這番誠懇而充滿關懷的話語,李高感動不已,鬥誌振奮,大聲應道:“請明公在此觀戰,高必為明公取下城門!”

曹操令左右部將,撥了百名敢戰之死士,給予李高統帶,又親自取了精甲,送給李高。李高披甲在身,持矛佩刀,便領著撥給他的那死士百人,辭彆曹操,奔襲離狐縣的城門而去。

望著李高雄赳赳地率領戰士離去,夏侯惇迷惑不解。

這幾個月,曹操接連兵敗,剛得的兗州刺史之位還沒坐穩,就被荀貞把他打回去了東郡,且損兵折將,傷亡不小,夏侯惇作為曹操的鐵杆班底,不免深深地為此而感到焦慮,加上而下春季,天氣稍乾,外乾而內火,卻是他的額頭、臉上、下巴上,接二連三的出火尖不斷,前一個才下去,後一個就出來,便如那離離原上草,竟是野火燒不儘。

眼下此時,夏侯惇的那張黑臉上,就有三四個偌大的火尖。

他下意識地一麵摳火尖,一邊問曹操,說道:““明公不欲給潘璋反應的機會,不叫我部兵士休整,而即馬上攻城,惇倒是還能理解,卻為何明公把攻打城門之任,交給了李高?”

曹操說道:“我把此任交給李高怎麼了?”

夏侯惇說道:“李高此人雖勇,然其是新投之將,對明公的忠心尚不明朗,假若他不能為明公儘心儘力,以致城門不能打下,不就會前功儘棄,明公速克離狐的打算就不能實現了麼?”

曹操騎在馬上,撫摸胡須,笑道:“元讓,你哪裡都好,就是在‘信人’這方麵,有所不足。大丈夫成事,當以赤心托人腹中,焉可效那婦人作態,一會兒懷疑這個,一會兒懷疑那個?”

“可是明公……?”

“元讓,我告訴你,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既然用了李高,我就相信他!你不必多言了。”

夏侯惇隻得閉嘴,應道:“是。”

曹操命令夏侯惇與曹純等將:“做好進戰的準備,隻等李高把城門奪下,我部就大舉進擊!”

夏侯惇、曹純等自去預備不提。

卻說曹操,他難道是真的相信李高麼?其實也不儘然。但此回反攻濟陰、山陽,乘氏縣的李進,在曹操的計劃中,卻是占著很大的分量。因是,為了能夠確保李進會響應於他,曹操故而對李高是特意地加以厚待。至若夏侯惇的關心,萬一李高不能儘心儘力?也是無妨,那隨著李高前去奪城門的百名戰士,可都是曹軍的百戰老卒,而且曹操給李高配的副手,名叫牛蓋,更是曹操的心腹軍吏,牛蓋與那些老卒則一定會拚儘全力的!

不過,話說回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這八個字,倒確實是曹操一向的用人準則。這八個字,特彆是前四個字,“用人不疑”,看起來像是非常的大度和對所用之人的信任,然細細品味之,此四字後頭,可是還有“疑人不用”四個字的。也即等於是說,“用人不疑”的前提是,不信任的人,已經被淘汰掉了。不得不說,曹操到底是一時之雄,隻他這八字就滿是用人的智慧,絕非是常人可以比之的。

……

卻說那李高、牛蓋,率死士百人,離了曹軍的大隊,直撲離狐的城門。

最初時,因為相距得遠,城中並無人注意到,但城外的土路上,卻是有附近鄉裡的百姓來往的,這些百姓們很快就發現了李高、牛蓋部。

起先,百姓們不知他們的來曆,以為是城中的守軍出外演練歸還,可曹軍、荀軍兩軍兵士的戎裝是有著些不同的,便有那機靈的百姓,辨出了所來之兵,赫然是曹兵,頓時驚亂。消息傳出,路上的百姓四散奔逃。城頭的守軍觀察到了這一現象,輪值戍防的軍官起疑,就遣出十餘兵卒出外打探。那被他派出的兵士,迎頭恰撞上離城已經較近的李高、牛蓋部。

兩下相碰,李高、牛蓋部早有準備,那城中出來的兵士倉皇無備,卻是三兩下就被李高、牛蓋等殺了個落花流水。泰半的出城兵卒被斬殺當場,餘下了兩三個,跑得快,卻是被他們逃走。此數人逃回城中,奔到城頭,急忙把將此軍情稟與了輪值戍防的軍官。

軍官聞言大驚,一疊聲地催促關閉城門,同時,趕緊通知潘璋。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