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九涼厲陌寒

809、智商感人(3)(1/1)

將他的驚訝儘收眼底,葉九涼把玩著手裡的銀色麵具,淡聲道,“彆想在這攀關係,你和亨特合作偷換k組織的貨,放心,你也跑不掉。”

厲靖傑臉色一白,突然有點後悔和亨特的合作。

“你說你們是k組織的人,你有什麼證據?”事到如今,亨特抱著一絲僥幸的心理,算計的眼神掃過葉九涼兩人,心思微轉。

“再說了k組織的首領叫楚琛,是個男人,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誰告訴你k組織隻有一位首領了?”古希諾冷蔑一笑,從兜裡摸出一塊白玉令牌,“這塊東西你應該認得吧?”

亨特啞口無言,心底最後一絲希冀泯滅。

k組織專屬的令牌,無人能仿造。

他們的情報網竟然這麼快就查到了是他偷換他們的貨。

眼看著亨特大勢已去,厲靖傑立馬求饒道,“這件事和我無關,是他慫恿我這麼做的,我也是無意冒犯k組織的,求你們大人不計小人過,放我一馬。”

“以後k組織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效犬馬之勞。”

“厲靖傑。”索菲亞難以置信地看著那迫不及待和他們父女兩撇清關係的男人,眉眼間滿是失望。

“你這個沒良心的家夥,你忘了是誰幫你的,你現在居然棄我們於不顧。”

厲靖傑置若罔聞,衝著葉九涼不斷鞠躬,“我真的是無心冒犯的,我以後不敢了,求你們放過我。”

突然想起什麼來,他急聲道,“mk集團的總裁是我五叔,不看佛麵看僧麵,看在他的麵上,求求你們放我一馬。”

“mk集團?”古希諾意味深長地笑了笑,轉眸看向葉九涼,“認識嗎?”

葉九涼白了她一眼,接話道,“不認識。”

還敢扯她家厲陌寒的大旗,能放過他才怪了。

“厲靖傑,你這個混蛋。”亨特怒聲嗬斥,抓起桌上的水果刀,架在厲靖傑的脖頸上,“拿我好處的時候你怎麼不說這話,現在倒是敢翻臉不認人了。”

厲靖傑僵住,斜看著亨特,“是你沒和我說清楚k組織的來曆,才會受你誆騙替你辦事,如今出了事,自然都是你的錯。”

話落,他退後一躲,伸手想要搶走他手裡的水果刀。

豈料,亨特年紀比他大,身手卻是他不能比的,畢竟是常年都在練散打的人,下手又狠又快。

鋒利的刀尖刺入厲靖傑的胸膛,鮮紅的血濺了他一臉。

“你……”

厲靖傑目眥儘裂,臉上僅剩的血色都褪得一乾二淨。

“這就是你背叛我的代價。”亨特殘忍一笑,拔出水果刀。

索菲亞神情木訥,看著厲靖傑倒在她麵前,嚇得花容失色。

葉九涼目光沉靜地看著倒在地上的厲靖傑,不喜不怒。

雖然老爺子把他和厲靖萱母女趕到國外,不過該給他的也給他了,光是那些財產也可以讓他們這輩子錦衣玉食了,落得這個下場隻能怪他太過貪心。

“我願意拿我所有的財產向k組織賠罪,隻要你們放我一馬。”亨特看向葉九涼她們,和她們談起條件來。

古希諾饒有興趣地問道,“如果我們不同意呢?”

“反正我已經無路可退了,大不了我們同歸於儘。”亨特扯著嗓子低吼道。

“同歸於儘,你也配?”葉九涼冷嗤,指尖一彈,一枚銀針劃破空氣,沒入亨特的肩膀。

亨特感覺肩膀一痛,眼神淩厲地射向葉九涼,“你對我做了什麼?”

“你對我們k組織那麼感興趣,那我成全你,放心,我現在不會要你的命,等你醒來,你就可以好好參觀我們k組織的美景了。”葉九涼站起身,修長如玉的手拂了拂衣服的褶子。

亨特瞪大了眼,剛想說什麼,眼皮子不受控製地合上。

身子一斜,摔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爹地。”索菲亞連爬帶滾地跑到亨特身旁,伸手推搡著他。

“醒醒,快醒醒。”

她看向葉九涼兩人,咬牙切齒地罵道,“你們這兩個醜八怪,你們把我爹地怎麼了,k組織的人就能這麼蠻不講理嗎?”

古希諾看著她,那**相似在看一個白癡。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