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推從拔刀開始

第700章 聖賢碑(大章)(1/2)

祭天符……

林曙光一聽到這個名字就覺得此物不俗。

“具體怎麼用?”

陳老祖卻搖搖頭,“我從未煉化過此物,是因為不想沾染上太乙仙門的因果,所以具體效果也不清楚,不過當日那位太乙仙門的掌門似乎有提到過……是精血相融,以此出發媒介,獻祭蒼天,到時候自會得到上天的饋贈。”

“上天的饋贈?比如說……”林曙光竟然有幾分期待了起來。

陳老祖知道林曙光心中所想,先是開口:“根據古史中的記載,當年那些人皇獻祭上蒼後,不僅可以得到萬年難遇的寶藥,或者是得到神兵利器,又或者是修為突破……你要知道,像我們這些凡人哪有資格去跟上蒼接觸,也就隻有這些手裡握有祭天符的人皇才有資格和上蒼聯係,所以得到的自然都是極好的。

天道無情,對我等俗人而言再好的東西,恐怕在天道麵前也不過和路邊野草沒什麼區彆。”

“這麼說……”林曙光隻覺得眼前一亮,“那我豈不是要發財了?”

陳老祖卻又搖了搖頭:“你恐怕忘記了一件事,三萬年前,天道異變,不然現在登上人皇之位的那位也不可能將位置坐的這麼久……所以我猜測,哪怕你獻祭,得到的東西也抵不上上古時代。”

“那也無礙,隻要能夠獻祭讓我現在的實力提升上去,我也不奢求得到什麼上古寶物,就憑我的實力,哪怕得到了上古神物,也守不住。”

“這倒是。”陳老祖深以為然,“軒轅城的強大遠超你想象,或許在你看來,化神境,真命境很強,但在軒轅城仍舊不夠看,軒轅城的那位怕是這些年已經摸到了大賢的門檻……”

“大賢?”林曙光故作不知。

陳老祖低聲道:“真命境之上是涅槃境,也是老夫現在所卡住的境界,涅槃境之上便是大賢……傳說上古時代,便是聖賢時代,諸聖統治天下,若是古帝真能成就大賢,或許這天下也即將結束三國鼎立的局麵……

前麵就是軒轅城了,進去自然會有人帶你去黑獄,少說少做,我抱劍宗不需要你做什麼,你儘管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如果非要說我抱劍宗有什麼期望,那便是習武你變強,活下來!”

林曙光帶著太上令而來,就等於說給了抱劍宗希望。

畢竟和第十三代的護院太上隔代太久,修為上也差距了太多。

所以沒人猜得出來那位護院太上真正的想法。

如今沒有任何推演的方向,唯一能夠期待的就隻剩下林曙光這個讓抱劍宗和第十三代護院太上有關的“媒介”。

“走了。”

軒轅城大門緩緩打開。

林曙光將祭天符小心收起,隨後便招了招手,瀟灑地跨過了軒轅城的大門。

陳老祖在後麵目視著他進入軒轅城。

“轟隆隆——”

軒轅城的大門再度緩緩關上。

“呀!臭小子!”

陳老祖忽然大怒。

“老夫的劍!”

他之前的佩劍竟然被林曙光死死抱在了懷裡,要不是陳老祖突然反應了過來,怕是那把劍真要被林曙光生生“抱”進了軒轅城。

“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嗎?”林曙光一臉真誠。

陳老祖黑著臉。

一招手,他的佩劍就被一股力量牽引,從林曙光的懷裡自動飛了出去,在林曙光眼巴巴的目光下,穿過僅剩拳頭大小的門縫,重新飛回了陳老祖的手裡。

“彭!”

大門關上。

林曙光一臉可惜。

陳老祖卻又氣又好笑,這個臭小子!

正暗罵著……

“陳道友,不進去坐坐?多位道友都在等著你……”陳老祖轉身要走之時,忽然身側多出了一道身影,身穿仙師一般的鶴衣長袍,整個人也是鶴發童顏,看起來慈眉善目。

“不了,隻是來送人。”陳老祖臉上的表情再度恢複成一臉生人勿近的模樣。

“剛剛那位就是抱劍宗的聖子?”鶴發老者笑眯眯問道,如果觀察仔細的話,便能夠輕易看到,著老者的身影竟然是由無數空氣顆粒組成,絕非實體!

“是與不是,你這老鬼頭不是已經有了結果嗎,何必還要再多此一問?”陳老祖沒好氣地瞪過去道。

那鶴發老者微微眯起眼,精光暴現,再次試探問道:“可是和太上令有關?”

話音剛落。

這具氣化分身便在陳老祖的一聲冷哼之下灰飛煙滅。

陳老祖抓起劍,轉身消失在風沙中。

……

“他急了。”

群山如劍,直插雲霄。

在一派仙氣嫋嫋之地,飛鶴結伴,猶如仙家盛景。

某間樓閣之間,一位老者麵色掛著淡淡的笑意,開口出聲。

正是之前和抱劍宗陳老祖交流的那位鶴發老者。

“當真是太上令入世了?”旁側,一位婦人忍不住開口出聲。

另有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漢也忍不住開口:“傳聞這太上令在三萬年前被抱劍宗的一位強者帶走,承載了那位強者的印記,哪怕是當初抱劍宗差點全宗覆滅,也一直從未出現過,說來古怪奇多……抱劍宗的那個陳老頭拒絕了軒轅城的數次邀約,偏偏在今年忽然送了弟子前來……這裡麵要是沒有太上令的事,我把腦袋直接砍了!”

“要你腦袋有什麼用!”那婦人嫌棄地看了一眼,不等魁梧的中年大漢出聲,便看向了鶴發老者,“梅宗主,依你之見,這其中到底有沒有抱劍宗的算計?”

“抱劍宗的算計……自然是有的。”鶴發老者緩緩開口。

婦人和中年男人相視一眼,臉上都有些遲疑,“抱劍宗已經退出軒轅城多年,自身的實力早就已經被我等遠遠超過,哪怕是讓他們先祖進駐軒轅城,沒有個百八十年也達不到我等的水平,他如今到底是想要算計什麼?”

鶴發老者看著兩人,“太上令的事早就傳開,不是什麼秘密,但誰也不敢肯定,當初帶走太上令的那位抱劍宗強者,有沒有在上麵動過手腳……如果真的動了手腳,彆說是你們,就是加上我們這些宗門老東西,都不是那位前輩的對手……你可知為何?”

迎著兩人的目光,鶴發老者感慨道:“因為那是真正的上古強者,據我所知,當年的抱劍宗能夠當上護院太上的人都是抱劍宗數一數二的強者,至少是大賢。”

“大賢……”婦人和中年男人相視一眼,都看到了眼底深處的敬畏。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