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推從拔刀開始

第698章 東華島,今日除名!(大章)(1/2)

“來了。”

陳老祖比起之前顯得又蒼老了幾分。

林曙光麵色有些複雜。

他其實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但抱劍宗的這位陳老祖卻卻舍得為了他這個“素未相識”的小子割舍壽元。

“需要什麼寶物才可以彌補你的壽元?”

陳老祖似乎沒想到林曙光進來的第一句話竟然會是這個,相反笑了笑,似有些欣慰,但還是故作毒舌,“你現在還是太弱了,去了軒轅城先收收性子,想好怎麼保命,其他的現在跟你說了也沒用。”

林曙光看著他,“所以說,有這種東西?”

陳老祖準起身的動作一頓,看向林曙光,“認真的?”

林曙光沒吭聲,隻是看著他,頗有幾分彆說廢話的意思。

陳老祖輕聲一笑,“也罷。聖泉水或者混元丹都可以增加至少百年的壽元,隻是老夫當年征戰,留下了病根,哪怕是得到了這兩種寶物,也無法完全吸收,頂多也就多活個二三十載,意義不大。”

“這怎麼能叫意義不大?”林曙光反駁了一句。

到嘴邊的一些話但也咽了回去。

就像是陳老祖說的那樣,他現在的實力雖然在抱劍宗的這些弟子裡算得上出類拔萃,但對於軒轅城的而言哪裡夠看。

他都不一定有自保的能力,又如何能夠張開口跟陳老祖說我肯定會幫你搶到那兩件寶物呢?

也就想著等真正拿到了再說。

“東華島的事您老肯定知道了吧?”

陳老祖緩緩起身,“隨老夫去做件事。”

林曙光上前,作勢想要攙扶,陳老祖卻笑罵一聲,“我看起來就這麼虛弱嗎,臭小子。”隨手指了一側的劍,“替老夫抱次劍吧。”

林曙光看向旁側的那把劍,樸實無華,甚至連劍鞘都讓人覺得普通至極,這便是抱劍宗老祖的劍?

他拿在手裡,入手卻沒想象中那麼冷,不過確實是重了些,怕是足有萬斤重,也得虧林曙光的力量自打進入圖騰大陸後便火速提升了數倍,不然眼下可能真要鬨個笑話。

“這劍是我當年舊友所鑄,算是跟了我最久的一把劍……”

陳老祖緩緩開口。

林曙光忽然吹了吹劍鞘上灰塵,“老祖多久沒用這劍了?”

陳老祖緬懷過去的表情庫略顯遲疑,“兩百年還是三百年,老夫也忘了。”

“難怪。”林曙光重新抱上長劍,“我們去哪?”

“逛逛……”

陳老祖一招手,好似清風入懷,林曙光視野一換,耳畔傳來陳老祖的後半截話——

“順便……殺人。”

林曙光一怔。

轉眼整個人出現在天空中,風聲極速呼嘯的尖銳聲說明了此刻速度奇快。

陳老祖的罡氣護在他四周,避免了林曙光被氣流傷害到的風險。

兩人的身影在半空中一閃而過。

幾乎是眨眼間林曙光就感到雙腳已經落地,置落眼前的景象則是一座海島之上,渺渺雲煙升騰在四周,不過麵前卻有一睹無形屏障擋住兩人的去路。

“這是什麼地方?”林曙光可不覺得陳老祖是帶他在中州逛一圈這麼簡單。

“東——”

陳老祖抬手。

“華——”

屈指。

“島。”

成劍。

三個字在脫口而出的瞬間,麵前那堵籠罩在海島之上的屏障就像是一麵被利器擊碎的鏡子,轟然碎裂。

東華島?

林曙光愣神的同時,海島上數道強大的氣息衝天而起。

“何人放(肆)——”

聲若洪雷的怒罵聲剛剛響起,陳老祖看都不看,屈指間,劍意橫斬而下。

“噗嗤”一聲。

人頭飛起,強者隕落。

血染長空的畫麵讓四周衝來的眾人都為之一震。

“跟著我。”林曙光的耳畔傳來陳老祖沒有任何波動的聲音,他抱著劍,緊跟在這位老祖身後。

抓出劍訣。

自兩人身遭百米之內,氣流如海,洶湧澎湃地射殺向四麵八方。

無窮劍意肆意穿刺。

林曙光心頭一震,看著陳老祖稍顯佝僂的背影,雖然年事已高看起來弱不禁風,卻沒想到動起手來殺伐果斷,讓人根本意想不到。

數道來自東華島的長老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力,紛紛被無情的劍意刺爆肉身,血霧膨爆。

數息之間,陳老祖便帶著林曙光來到了東華島正宮前。

百十層階梯好似玉石打造,斜陽之下看起來晶瑩剔透。

一路走來,林曙光就注意到,這東華島極其奢侈,光是黃金、玉石的器具就看到了不下百件,足以想象得到東華島的底蘊之深。

也難怪當初東華島少島主華天印敢有底氣威脅張武昊。

“有錢是好事啊……”

林曙光咧開嘴角,無聲笑了笑。

“你抱劍宗未免也欺人太甚了!”自正宮內,一個熟悉的粗獷聲音帶著無儘怒氣傳來。

東華島島主的真身幾乎在瞬間就從正宮內衝出,虛空踏立。

魁梧有力好似蠻熊一般的中年男人身上僅僅穿著一件獸皮絨衣,乍一看還真有點讓人想象不到,那個華天印竟然就是他的種。

陳老祖淡淡看著東華島島主,“你千方百計想逼我出山,也無非就是聽到了外界一些傳聞,老夫親自登門,便讓你一次看個夠。”

“老匹夫!你抱劍宗傷了我兒不說,還敢斬殺本座分身,你抱劍宗還真當自己是曾經的帝統不成?”東華島島主冷聲嗬斥,全然也沒有將陳老祖放在眼裡。

陳老祖伸手,林曙光將劍遞上。

“鏘啷”一聲。

長劍出鞘。

頃刻間,好似整個東華島傳來一片寒冰刺骨的冷冽聲。

這是一種什麼樣的聲音連林曙光自己都形容不了,隻是當他聽到後,卻好似麵前的一切都被寒霜覆蓋,鵝毛大雪洶湧般隨著怒號的狂風湧來。

“今日我抱劍宗聖子入世,老夫數百年未曾動劍,便以你之命,祭祖,傳世!”

聖子!!!

抱劍宗的聖子竟然出現了?!

莫非……

“太上令竟然會重出江湖,難怪你抱劍宗敢如此橫行無忌……”東華島島主的視線當即盯向了林曙光。

但在發現林曙光的氣血竟然連化神境都不如時,忽然驚疑一聲,“你抱劍宗在玩什麼花樣?”

陳老祖一言不發,執劍橫斬而去。

東華島島主冷哼一聲,但卻不敢在陳老祖這位成名已久的高手麵前托大。

兩位真命境的強者瞬間交戰在一起。

恐怖的衝撞氣流就好像是來自東西兩方的洪流狠狠對峙。

陳老祖麵無表情。

方圓百米之內,劍意騰飛,自成劍陣。

一身武學之深奧不愧是當今抱劍宗的第一人。

東華島島主都因此有了些忌憚。

陳老祖“霸烈”一劍。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