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推從拔刀開始

第692章 直麵宗主談判(二合一)(2/2)

林曙光的臉色當場就黑了。

淦,敢情剛剛白感動了?

蘇北陳拉著林曙光忙勸慰道:“不是,你先聽我說,這【血靈祭魂旗】雖然有禁製,但是根本不影響使用,這一點你肯定是有感受的……我姐的話,那邊我回打招呼,隔著那麼遠,她就算像召回去也沒辦法,除非是本家那邊動手,但就像是我說的,你救過我的命,家裡不會做的。東西你就拿著放寬心了用,等我回到本家,將之後的都給取下來,然後再給你解除了禁製。”

好生安慰,才將林曙光心頭積攢起來的怒火給消退了下去。

最終不忘提醒道:“不過出於好心,我還是想提醒你一句,【血靈祭魂旗】畢竟是個邪物,適用它需要消耗大量的血氣,不然我姐也不可能說借就借我,她自己都不敢隨便用,三麵【血靈祭魂旗】的消耗想必你自己清楚,那麼一整套的消耗到底有多恐怖,可想而知。

你要是以後不想被吸成乾屍,這玩意能少用還是少用。”

林曙光沒理會。

蘇北陳吃了一記“閉門羹”,扯了扯嘴角,倒不至於像以前那樣大發雷霆。

就像他說的,林曙光現在的身份已經不是抱劍宗那個“無足輕重”的小弟子,而是他中州府中州長之子蘇北陳的救命恩人。

用過膳。

徐白陽也接到了抱劍宗的通知,寶舟停靠在遠處空地上,這一次派由了其他長老接送。

到嘴邊的“聖子”二字沒等開口,這位帶隊長老注意到跟來的蘇北陳,便隻好將這兩個字咽了回去,隻是低聲道:“宗主已經知道了事情經過,現在派遣了諸多長老前去尋找弟子,我暫且先帶你們回去。”

有些話不方便當著蘇北陳的麵說出口。

但這語氣中的恭敬意味林曙光聽的分明,不動聲色地看了這位長老一眼。

能夠讓這位長老對自己言語尊敬,估計是宗門內發生了什麼他所不知道的事情。

林曙光點點頭,帶著徐白陽跟了上去。

蘇北陳突然拉住他,將手裡的東西遞了過去,湊到他耳邊低聲道:“這東西我想你會喜歡的,回去再看,另外一些事你知我知。”

林曙光深深看了他一眼,點點頭,“告辭,等你好消息。”

“放心吧。”蘇北陳擺擺手,目送三人離開。

長老遲疑地看了兩人一眼,隨後撇開視線,當作什麼都沒有看到。

不過心裡卻也詫異,林曙光初來乍到,竟然就能夠和中州府的那位大少爺走的這麼近,看來手段也是不一般,難怪會被老祖點名。

上了寶舟。

徐白陽恭敬問道:“王師叔,不知道雲師叔有下落了嗎?”

王長老安撫道,“人找到了,不過受了傷,怕是要有段時間不能下床了,好在性命是保住了。你們當初在魔山,有沒有感受到什麼特彆的地方?這一次魔山事出突然,甚至連玉虛宮的那位真命境都折了進去,難免不讓人擔心,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徐白陽仔細想了想搖搖頭,“當時我正在進行第二關的測試,突然間發現山體炸裂,虛空之中隱隱傳來獸吼聲,當時也隻不過是猜測,直到後來有玉虛宮的監考官們發出預警,這才意識到事情的不對勁。”

林曙光的說辭和徐白陽也差不多,不過他隱去了和蘇北陳混入魔山內部的小插曲,更沒有提及五雷門孟均一事。

王長老陷入沉默,半響搖搖頭,“魔山複蘇,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徐白陽忍不住問道:“師叔,不是說魔山早就已經失去了神性嗎,這怎麼突然又可以複蘇了?”

王長老笑道,“畢竟是上古之物,能夠遺留這麼長的時間必定有過人之處,軒轅城再強也達不到上古聖者那般強大,他們能看懂個雞毛。”

如此話語全然不像是抱劍宗門下可以說出來的。

不過大概也是因為玉虛宮損失慘重,所以這位王長老才會有如此雅興。

一炷香的時間。

寶舟飛回抱劍宗,來來往往的弟子不斷接送受傷的參賽弟子,弟子間的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你同我來,宗主交代過,想要見你。”王長老低聲對林曙光開口。

徐白陽不敢多問,拱手相送。

王長老並沒有帶林曙光去主殿,而是去了抱劍宗的後山。

林曙光也沒想到,這後山竟然藏著一處清幽之地。

王長老注意到林曙光詫異的眼神,便笑著解釋道:“這些花草都是宗主親手種植的,尋常弟子,哪怕是那些天驕也不能說來就來,宗主特意把你叫到這裡,自有其中深意。”

“到了。”

王長老笑著點點頭,示意林曙光進入彆院。

當林曙光推開門,入眼不遠處的亭子裡坐著一位老者。

“今天一事,跌宕起伏,如此遭遇,你作何感想?”

林曙光隻是踏下一步,就受到某股力量的牽引,瞬間就出現在了亭子裡。

林曙光難免在想,這境界高就是方便,什麼事都隻需要一個念頭。

“你想我怎麼回答?”

林曙光沒有局促的意思,坐在了抱劍宗宗主的對麵,兩人之間隔著一張石桌,石桌上擺放了一瓶酒以及兩盞玉杯。

“是個有趣的小家夥。”抱劍宗宗主輕輕一笑。

自顧拿起酒杯,“起初你的到來,老夫也隻是半信半疑,眼下平靜了上萬年的魔山竟然出現了這樣的事情,如今成為帝統的玉虛宮又因此損失慘重,你不愧是我抱劍宗的福星。”

林曙光瞥了他一眼,“我要背景沒背景,要資源沒資源,要勢力沒勢力,這福星恐怕當了也隻有被殺的份。”

“哈哈哈哈哈。”抱劍宗宗主放聲大笑,“誰說你沒有背景?我抱劍宗全體都將支持你,何況先祖既然選擇了你,肯定會在該出現的時候出現。”

林曙光把玩著玉杯,“你們抱劍宗就喜歡換大餅,他是你也是,我一個剛進入元丹境不久的小子你讓我去跟玉虛宮硬剛?估計不等那個人出現,我小命就掛了。”

抱劍宗宗主神色一變,“他、他真的在!”

林曙光將手中的靈酒飲下,身上氣血翻騰。

小小一杯靈酒,氣血就增加了數千卡,這酒果然不錯。

放下酒杯,林曙光自顧倒了起來,“試探的話就不用說了,我能說的都告訴你們了,至於其他的,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抱劍宗宗主陷入沉默,將酒杯放下,“我抱劍宗的過去你了解多少?”

林曙光手一攤,“咱們明人不說暗話,開門見上吧,想讓我幫你們,你們打算出什麼價位?”

“!!!”抱劍宗宗主人都傻了。

林曙光又道:“我和那位不是師徒關係,和你抱劍宗更是沒有任何香火情,來了這麼久遭受的非議更是不計其數,這一切外麵都要好好算算……在這個世界,能夠和那位聯係的人,就隻剩下我了。

其實我要的不多……真不多……”

抱劍宗宗主一時間抓住酒杯的手都抖了一下。

“等,等等!”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