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樹下之雪兒

第五百一十八章 再次關上心門(1/2)

既然不再相信愛情,那她為何又將自己的心丟在這個男人身上?雪兒開始恨自己吃一塹不知長一智了。

甩開這些亂七八糟的思想,她淡淡道:“心一次次被殿下撕開,血淋淋的,又怎會在短短的時間裡就愈合呢?既然殿下了解妾身,我就直言了,最近不要來打擾我,讓我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好好的想一想。

等到我自己想開了,自會原諒!”

雪兒臉上的神色是決絕的,讓軒轅澈感到心驚,可任他有千言萬語也一個字都說不出。

“殿下請回吧,在這個時候妾身不想談論軒轅玉,不想談論任何人。”

此刻的她就像要龜縮起來的刺蝟,讓軒轅澈無從下手。

可他心裡也有氣,他都如此低聲下氣了,雪兒卻不肯原諒他,但這又如何呢?首先就是他沒有做好,不然也不會有今天這事兒了!

不等他再說什麼雪兒就躺下了,拉起被子將自己蓋得嚴嚴實實,閉緊雙眼不再看軒轅澈一眼。

軒轅澈起身,盯著雪兒露在外麵的小腦袋看了許久,最終隻是無奈的歎息一聲轉身離開。

夜有點深,寂靜的落雪軒從幾個屋子裡透出點點的光亮,院內路旁的石燈幢裡透出橘黃色的燭光。

頑強的草木有的已經吐出新芽,細嗅可以聞到草木的清香。

隻是在這個夜晚裡,在燈光的反射下,草木的枝丫像是張牙舞爪的鬼爪,讓煩躁的軒轅澈感到一陣陣的淒涼。

跟在其後的玉硯一聲不吭,懷中抱著有些不安的小白。

自雪兒與軒轅澈大婚後小白就喜歡黏著雪兒,可一次次的都被殿下抱回望雪殿。

今日殿下將小白送到落雪軒,卻還是被王妃趕出來了。

玉硯亦是心急,不知該如何勸解有些低落的殿下,抱著小白的手緊緊地,思索再三他才對走在前麵的軒轅澈道:“殿下,王妃會好起來的,嫡子會再有的!”

軒轅澈沒有吱聲,這也讓玉硯說不下去了,就在他挖空心思的想要再說什麼的時候,就聽到自己的主子淡淡道:“玉硯,你說本王當初是不是做錯了?

若是當年被算計後本王狠心打掉趙氏的身孕,是不是今天本王就不會失去自己的嫡子了!”

玉硯的小心肝顫了顫,這讓他怎麼回答?小姐可是四歲了呀,無論如何那可是殿下的女兒啊,是他一個下人可以議論的嗎?

軒轅澈沒有指望玉硯能回答他的問題,繼續向前走,雖然腳下的路他已經走過無數次,今晚他卻覺得這是一條不歸路似的,心中惶惶的,腳步也沉重了許多。

站在廊橋上回往落雪軒,他眸子微眯。

雪兒在他印象中一直都是外柔內剛,跟自己祖母的性格差不多。

這樣的女子都很有個性,她們愛憎分明,做事一向果決。彆人很難改變她們的想法,除非她們自己認為自己是錯的,否則就會一條路走到黑。

所以這些年他雖身為皇子,卻從不敢在雪兒麵前擺架子。

說不敢也不對,是不能,因為他明白隻要是自己拿架子了,雪兒就不會將她的真心交給自己。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