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樹下之雪兒

第一章 櫻花樹下的過往(1/1)

結婚所需的東西雪兒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可那個曾經與自己有著海誓山盟的男友卻打電話來說他要結婚了,而新娘卻不是她。

男友直言不諱分手的原因:他即將要娶的妻子家能將他安排到政府做公務員,這些都是雪兒這個無父無母的孤兒給不了他的。

雪兒沒有說什麼,隻是淡淡的祝福他們早生貴子、白首偕老。

放下電話,雪兒嘴角的笑容還是淡淡的,就像被拋棄的不是她一樣。

在她看來自己被拋棄不是第一次了:曾經是父母不知什麼原因將她扔到櫻花樹下,多年以後對她有再造之恩的奶奶逝去,如今是相戀了幾年的男友,她都已經習慣了。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誰就一定要對誰負責到底,不是嗎?

雪兒是一個生下來就被父母拋棄的棄嬰,是住在鄉下的一個無親無故、無兒無女的老奶奶在自家的櫻花樹下撿到還在繈褓中的她。

奶奶說那時候正是櫻花盛開的季節。她看到她的時候,小小的她正睜著好奇的大眼睛盯著那些紛紛揚揚的正在凋零的潔白的櫻花瓣看,彼時的她不哭也不鬨,時而還會發出咯咯的笑聲。

奶奶回憶說她看到她的眼睛,當時心就軟了,決定收留她,並給她取名雪兒。

自此以後祖孫兩人在鄉下相依為命十幾年。

奶奶曾是一個官宦人家的女兒,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她做了一輩子的老姑娘,一生都沒有成親,至於原因奶奶不曾對任何人提起過。

雪兒從懂事起就幫助奶奶做家務,跟著奶奶學習,她會的很多東西都是從奶奶那學來的。

直到六年前,就在雪兒考上農大的前夕,一直與她相依為命的奶奶去世了。雪兒辦完奶奶的喪事,獨自一人踏上了求學之路。

奶奶沒有給雪兒留下多少積蓄,除了現在所住的屋子和屋前屋後的二十多畝土地,唯一留給她的,就是她手上現在戴著的這枚古樸的戒指。

戒指是銀質的,雕著繁複又神秘的花紋,看上去並不起眼,扔到大街上估計都沒人會撿。

大學四年她靠著打工完成了學業,也是在那四年裡她與男友相識、相知、相戀。在畢業前夕二人約定一年後結婚。

男友是地地道道的城裡人。雪兒舍不得鄉下那淳樸的生活環境,拒絕了男友的邀請,回到鄉下自己創業。

一年多的時間裡,她靠著自己所學的專業知識,還有手裡所積攢的錢,將屋前屋後的二十多畝土地改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農莊,種上了各式各樣的果木,打算將來作為農家樂經營。

奶奶活著的時候常說:人這一輩子靠誰都是靠不住的,能靠的就隻有自己,隻有自己有能力養活自己,心裡才踏實。

這個時候雪兒想起奶奶的這番話,深有同感。

隻是再能想得開,雪兒心裡還是不好受。

抬眼看到屋子裡準備的那些喜慶的東西,她覺得很礙眼,扔了又舍不得,她知道自己一項是一個吝嗇的,雖比不上葛朗台,也不遑多讓了。

男友是除了奶奶以外在這個世上唯一給過她溫暖和希望的人,在奶奶去世的那段時間裡,他是唯一一個陪在她身邊給過她慰藉的人。

東西再礙眼本身又沒錯,她何必看人家不順眼呢?

看看外麵的天氣,春意盎然的,又是漫山櫻花盛開的季節。

雪兒出門,隨手拿起門邊的背簍,將家門鎖好,獨自進山,想要紓解一下心中的煩悶。

如今很多鄉下都變了模樣,由於招商引資,或者開發商開發房產,農村的味道也變了,變的沒了鄉村的模樣,變的到處是臭水溝,而唯獨這裡似乎沒有多少改變。

或許是因為這裡的交通有些閉塞的關係吧!沒有人願意來到這裡,但是雪兒就是喜歡。

這裡四麵環山,是一個山清水秀的好地方,這裡沒有城市的喧囂,沒有太多的勾心鬥角,有的隻是古樸、安寧、祥和的生活。

這個時節山上有新冒出來的各種野菜,有可以采摘的嫩芽,也有一些可以用作它途的野花。

雪兒打算采一些回家,炒上幾個菜犒勞一下自己,順便用野花做一些純天然的口脂,也算給自己換一個心情。

奶奶活著的時候教了她很多東西,不但是生活技能,還有一些這個時代已經不被重視的手藝,比如織布、染布、刺繡、品香、茶藝、古琴、用繁體字寫毛筆字、圍棋、做口脂、做香胰子等等。

昨夜下了一場春雨,地上跟樹上冒出來的新芽嫩綠嫩綠的,就猶如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翡翠,看上去煞是可愛。

不知名的野花迎風開放,紅的、紫的、黃的、白的……三三兩兩一簇簇的好不熱鬨。

嘰嘰喳喳的鳥雀時不時撲棱著翅膀飛起,驚得正在覓食的小鬆鼠上躥下跳的。果然還是大自然的包容能讓人忘記煩惱。

雪兒隻想散散心,所以並不急著采摘東西,隻是順著濕滑的山路一直向大山深處走去。

走了大約三四個小時,來到經常歇息的山頂,望著已經被踩在腳下的山坳,被霧氣籠罩的小村子一目了然:零零散散的房舍、古樸滄桑的石板路,蜿蜒曲折的小溪,縱橫交錯的田野,一株株盛開的櫻花樹……這樣的風景就如一副現成的山水畫---濃墨溢彩。

正在雪兒感歎這景色的優美之時,她的注意力被一陣吱吱的聲音吸引。

尋著聲音一路找去,卻發現一隻白色的臟兮兮的小狐狸正警惕的看著自己,而他的一隻腳踝被一根鐵絲套箍住了,周圍都是它掙紮過的痕跡。

看到她,那小狐狸掙紮的更厲害了。

那鐵套雪兒不是第一次見,應是山下的男孩子為了套兔子和山雞設下的,沒想到兔子和山雞沒套到,卻套了這樣一隻可愛的小東西。

雪兒跟普通的女孩沒什麼分彆,對於小動物有著天生的喜愛。

她放下肩上的背簍,儘量試著用柔和的語氣跟距離她十步遠的小狐狸講道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