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棄妃醋不停

第一章 穿越(1/1)

古色古香的房子裡,一女子躺在檀香木製成的床上雕刻著的怒放嬌顏的牡丹,床上還掛著粉色的紗幔,隨著一縷風吹來,紗幔隨之舞動,睡著的女子長長的睫毛動了動,接著睜開眼睛。

女子剛睜開眼睛可能還不是很適應,連著眨了幾下,突然坐了起來,朝四周看了看,大叫道:“哦買嘎!這是哪裡啊?我不是加班到半夜,回到家累的就躺在床上就睡了?那我現在是在哪裡啊?”

女子煩躁地揉了揉頭,突然門被打開了,進來一位身穿桃粉色襦裙的妙齡女子,看著年齡不大,應該有十二三,臉上掛滿了愁容,抬頭看到坐在床邊的女子,激動地跑了過來抱住了自己,“公主你醒了,你嚇死奴婢了。”

女子有點不自然地推開了她,“你是誰?怎麼會在這裡?你為什麼叫我公主?”

粉色衣裙的女子驚訝地看著女子,心急地說道:“公主,我是淩香啊!你不認識我了嗎?你是暮月國的楚安樂公主啊!你不會連這個也忘記了吧?”淩香說著哭了起來。

楚安樂?和自己的名字一樣?楚安樂突然想到什麼,下了床跑到菱花鏡麵前照了照,楚安樂驚的張大了嘴巴,鏡子的人怎麼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唯一不一樣的就是比自己看著年輕很多,大概十幾歲而已,自己是短發,鏡子裡的是長發,自己的皮膚也沒有鏡子裡的人好,怎麼會是這樣的?

淩香看著楚安樂跑到鏡子麵前照來照去,嘴裡還一直嘟囔著什麼。淩香不解地走到跟前,“公主怎麼了?你的臉很漂亮的。”

楚安樂看著淩香道:“你叫淩香是不是?”

淩香雖不解還是點了點頭,“公主你是不是想起什麼了?”

楚安樂剛想說沒有,頭就傳來一陣刺痛,楚安樂痛苦地捂著頭,接著眼睛一黑暈了過去。

楚安樂不知道自己又到了哪裡?四處白茫茫的一片,什麼也看不清。

楚安樂正著急無措的時候,突然走來一位身穿淡粉色宮裙,頭上隻用一支上好的碧玉簪鬆鬆挽起,身材偏瘦的妙齡女子。

“你是誰?為什麼和我長的一樣?”楚安樂問對麵如雲霧籠罩的女子。

那女子發出淡淡笑聲:“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

“你就是我?可是你穿的衣服為什麼和我的不一樣?還有我們這是在哪裡?”楚安樂喃喃自語。

那女子笑而不語,隻將手輕輕一揮,楚安樂眼前出現了如光影般虛幻的一幕。

光影中,一位身穿鵝黃色宮裙,頭發隻用一支上好的碧玉簪鬆鬆挽起,身材瘦小,皮膚卻初生嬰兒一般細膩剔透的妙齡少女,緊皺著一雙好看的柳葉眉。

一雙大眼睛中淚光閃動,楚楚動人,正不可置信地看著身邊的眉頭緊蹙,一言不發的英俊男子,可憐兮兮地說道:“風哥哥,你,你當真的……不要安樂了嗎?”

身材修長的男子背對著少女,負手而立,一身白衣翻滾,紫金束腰,一頂金玉簪束發,一頭烏發油黑發亮,隨風微動,神色淒苦,卻一言不發。

少女小心翼翼地拉了拉他的衣袖:“隻要風哥哥你說一句不要我去,我便是拚得一死,也回去求皇帝哥哥收回成命!”

英俊男子聽罷,麵露痛苦之色,似是咬緊了牙關,狠下了心腸,決絕的一揮衣袖,一下把少女的手從衣袖上甩開:“安樂……公主,聖旨已下,皇命難違!”

少女不敢相信的睜大了眼睛看著男子,抿緊了唇。

“公主既生在帝王家,享受了尊榮,自然也是要為了這份尊榮有所犧牲的。”男子痛苦艱難的說道。

“生在帝王家?尊榮?我這個冷宮裡長大,受儘欺淩的人,算個什麼公主。”少女垂下眼,掩藏住眼中淚光,自嘲的說道。“你明知道我的心意,一句皇命難違便將我推了出去,你可有想過我以後要怎麼活?”

“我要娶楚夕了。”宮若風的話冷冷的在她耳邊響起,像一把利刃將她的心割成了碎片,痛不欲生。

“好,我嫁。”

心如死灰的楚安樂不再掙紮,朝著他淒涼的一笑。

宮若風一怔,神色瞬間黯然又有些扭曲,似乎在努力壓抑些什麼,最終神色變了幾變後,不再言語,轉身大步離去。

楚安樂望著他的背影,失聲痛哭,痛到極致竟行如癲狂的大笑起來。

笑著笑著,突然感覺喉間一陣腥甜,一口鮮血從嘴裡噴了出來,身子一軟,倒地不起。

女子手一揮,如光影般虛化不見了,女子看向楚安樂淡淡一笑,“裡麵的那個人就是我,也是你,我當時吐血後身體就越來越不如一日,直到昨日我實在撐不住了,才不忍心把你帶了過來。”

楚安樂現在心亂如麻,“你都這樣了為什麼還要去和親?你把我帶來又能怎麼?”

女子聽到臉色蒼白起來,“我也不想,如果不是母親還在暮月國皇宮,我才不會管他們的死活,臨行之前皇帝哥哥給我說,龍月國現在勢力越來越大,紫月國更是虎視眈眈地盯著暮月國,隻要我去和親,那龍月國就會幫助暮月國不被紫月國侵占,我也是沒有辦法。”

“那…那你把我帶過來就是想讓我去替你和親?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我在現代活的好好的,你突然把我帶來這裡,我又怎麼生存?”

“你根本不是那個世界的人,你自己不覺得嗎?你在哪個世界是不是經常感覺格格不入?腦子也沒有很靈活?”

楚安樂警惕地看著女子,“你怎麼知道的?”

黃衣女子接著說道:“因為你根本不是那個世界的人。我之前也不知道,直到我昨日要死的時候,耳邊突然聽到一老者的聲音,他說如果不想親人難過,不想看到無辜的人受苦,就祈禱自己活著吧。我聽了之後雖然不是很相信,可是還是不自覺地祈禱起來,後來你就來了。”

“那個老者是誰?我找到他是不是就能回去了?”

黃衣女子的身影越來越淡,最後隻聽到她的聲音,“記住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話音剛落人就不見了。

楚安樂著急喊到:“你把話說完再走啊!”

可是沒有人回答楚安樂的話,楚安樂著急地轉來轉去,“那你告訴我怎麼走出去也行。”

接著楚安樂感覺到腦子一陣刺痛,一股不屬於自己記憶撲麵而來,楚安樂一下接受不了暈了過去…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