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隻想安靜地抄書啊

第448章 再難回到從前(1/2)

記者:“今年評選出來的10大金曲中,有6首是由您填詞作曲的作品,請問您怎麼看?”

這個問題其實是想問他,既然10大金曲裡,你的作品占了6席,憑什麼不把最佳作詞人、最佳作曲人頒發給你,你難道沒脾氣的麼?

杜采歌當然能聽懂,但他不想鑽進陷阱,所以避重就輕,一笑而過:“我覺得挺高興,說明我創作的歌曲在這一年裡賣得很好,我也賺了不少錢。我希望歌迷朋友們繼續支持我的作品。下一個!”

記者:“您是否覺得,明明你的藝術成就更高,其實超過彆的詞曲作者,沒有把獎項頒給你,是不公平的?。”

這個問題有點討打。

這不是設陷阱了,而是明目張膽地挖了坑在麵前,問他,你跳不跳啊?

杜采歌掃了這個記者一眼,決定還是認真點回答,儘量不說有歧義、容易讓人斷章取義或者產生聯想的話。

“我在參加‘音樂新力量’時就說過,藝術沒有高下之分。10大金曲裡,由我填詞作曲的作品超過半數,這隻能說明我寫的歌更受大眾歡迎,更有商業價值,並不能說明我的作品就高人一等,藝術成就更高。”

“至於藝術成就什麼的,我們當代人其實不適合評價,這本應該是蓋棺定論的東西。我們人還活著,怎麼評價嘛。”

“所以我覺得吧,過個一兩百年再來談我的藝術成就吧。我們自己沒法評價,可以留待後人評價嘛。”

“哈哈哈哈!”這番話引起了記者們的哄堂大笑。

同時他們心裡也泛起了憂慮,看著杜采歌的目光充滿淡淡的憂桑。

該死的,前輩們都說,你是著名的大炮性格,說話不打草稿,心直口快,動不動就搞出個大新聞的。

可你現在為什麼就這麼小心翼翼,說話滴水不漏呢?

這就不應該是你的風格啊!

你這個濃眉大眼的,背叛了工人階級,背叛了革命啊!

“下一個,這位穿短裙的美女記者。”

記者:“金曲獎是我國音樂領域的最高獎項,現在不把重要獎項頒發給你,是否代表著主流音樂界對你的不認可?”

杜采歌嘿然一笑,“誰說金曲獎是我們國家音樂領域的最高獎項?是你說的嗎,美女記者?不是你?那是誰說的,誰敢站出來,大聲說,‘金曲獎是我國音樂領域的最高獎項’嗎?那我佩服他,這是把無知當個性啊。”

“我給你們科普一下,金曲獎隻是幾個樂評人搞起來的,最初是自娛自樂性質,後來找到了音樂著作權協會下屬的一個二級機構聯辦,又找了幾個娛樂公司傳媒公司做讚助,慢慢地才越做越大。所以,金曲獎算什麼音樂領域最高獎項?”

“我再給你們科普一下,我們國家音樂領域的最高獎項是金鐘獎。對,沒錯,金鐘獎,這是大華國文聯、大華國音樂協會、大華國音樂家協會、大華國音樂著作權協會四個重量級單位聯合主辦的。能被這個獎項認可的音樂人,才好意思說自己是音樂藝術家。”

杜采歌的話再次引起了一陣嘩然。

這裡許多的記者都是專門盯著娛樂這一塊的記者,還真不知道這種信息。

其實杜采歌也是扯談,圈內人都懂,金鐘獎雖然名義上是最高獎項,但是太不接地氣,玩的是曲高和寡那一套,而且也是比拚各自背後的關係、門路、背景。

說不上有多公平。

與金曲獎相比,也是五十步笑百步。

但人家確實是名義上的大華國音樂領域最高獎項。

金曲獎的評獎委員會要是敢站出來說“我們金曲獎才是音樂領域最高獎項”,估計馬上就會被約談了。

杜采歌繼續給了金曲獎重重的一擊,“至於金曲獎,不過是傳播範圍比較廣,名氣比較大,流行音樂領域的一個民間獎項,屬於民間人士自娛自樂的一個東西,其實也算不了什麼。好了,下一位!”

記者:“有人說,沒了你的金曲獎,就不是金曲獎了。”

杜采歌從容笑道:“這是講笑話吧。我出道以前很多年,金曲獎就已經存在了。我覺得金曲獎以後還會存在吧。當然我是不關心金曲獎的,金曲獎以前頒給我的獎杯什麼的,我都弄丟了。我絕對不是賣給收廢品的了,隻是弄丟了!”

“哈哈哈哈!”現場再次笑場。

大家都聽出了杜采歌對金曲獎的揶揄和不在乎。

許多記者已經滿足了,今天的這次采訪,已經值回票價了,回去好好思考一下,就能做出一篇花團錦簇的文章了。

杜采歌也適時地宣布:“接下來我不再回答任何有關音樂、金曲獎的問題。當然,如果你們有關於電影方麵的問題要問我,我會酌情考慮回答一二。”

他這也是順勢而為,既然記者們都到了,就省的去開新聞發布會了,放出一點消息,給《老男孩》做預熱。

記者們當然不肯錯過這個機會,能把一篇文章變成兩篇,隻不過跑了一趟,卻得到雙倍的快樂!以及雙倍的稿費!

杜采歌連點幾名記者,回答了關於電影的製作周期、預計上映時間等情況。

這時一個記者問道:“我剛剛看到歌王彭斯璋了,請問他也參演這部電影嗎?彭斯璋以前在電視裡演過配角,還從未出演過電影,他這是要貢獻出大熒幕首秀了嗎?”

“是的,彭斯璋會參演。順便在這裡我告訴大家,之前《那些年》播出時,在網上就有傳言,說‘鬼臉樂隊’是真的有這麼一個樂隊,而我也真的是這個樂隊的一員。”

“我現在正式回應一下。是的,我就是‘鬼臉樂隊’的一員,而彭斯璋也是,‘鬼臉樂隊’換過幾位主唱,彭斯璋就是其中一位。”

“w……”一片驚呼。

杜采歌繼續說:“彭斯璋這次受邀來本色演出他自己。是的,他會貢獻他的大熒幕首秀。”

這裡大家都沒注意到一點:《老男孩》隻是一部微電影,隻打算放在網上播放,是不適合被稱作“大熒幕”的。

但是杜采歌沒有糾正,其他記者也沒意識到。

對杜采歌來說,他還是抱著野心,準備把《老男孩》和《那些年》一起剪出一個最終剪輯版放在電影院上映。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