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隻想安靜地抄書啊

第447章 大叔的呼吸太燙人了(1/2)

許清雅醒來時,周圍黑漆漆的。

她迷迷糊糊地坐起,想下床去洗手間。

但是等等……似乎有哪裡不對?

借著微弱的光線,她看到旁邊的沙發上,坐著一個黑影,靠在椅背上,頭歪著,發出輕微的鼾聲。

許清雅的心臟都快嚇得停擺了。她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甚至她覺得如果此時自己去照鏡子,肯定能看到頭發根根倒豎。

一聲尖叫已經到了嗓子眼。

但是再等等,好像,這是大叔?

大叔為什麼在我房間?

不對,不對……許清雅終於清醒了一點。

這好像……不是我房間?

這是大叔的房間……

記憶一點點找回來了。

好像是昨晚自己想等著大叔忙完,再說幾句話。

結果可能是太困了……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

外套脫掉了,不知道是自己脫的還是大叔幫忙。

但是裡麵的衣服都沒動。

許清雅對大叔的人品還是相信的,根本沒有絲毫懷疑。

大叔這種風流浪子,才不屑於對熟睡的女孩做什麼鬼鬼祟祟的事情呢。

因為從他的經曆,他就不相信有自己不能用正常手段得手的女孩,根本不會去考慮用歪門邪道。

許清雅雖然很想躺下繼續睡,但是既然已經醒過來了,她可不能沒臉沒皮地留下。

於是她躡手躡腳地下床,悄無聲息地穿好自己的外套,到洗手間去釋放了一下壓力。

夜裡清晰的聲音讓她有些臉紅。

然後走到房門邊,手搭在門把手上,卻又猶豫了。

站了幾秒鐘,她悄悄地走進來,來到大叔身前。

她輕輕拉開一點窗簾,點點星光灑了進來,雖然光線仍然很淡,但因為她的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所以可以看清大叔的臉龐和五官。

大叔輕輕擰著眉,不知在夢裡遇到了什麼煩心事。

她慢慢地俯下身,悄悄地靠近。

那張英俊,卻又在每條紋路裡寫著滄桑的臉,近在咫尺。

她能聽到大叔的呼吸聲,感覺到熱氣打在自己嫩滑的臉上。

我在做什麼呀!許清雅猛地抬起頭,覺得臉上有些發燒。

都怪大叔的呼吸太燙人了。

許清雅靜靜地凝視。

不記得在哪裡看到的,說一個人最真實的時候,就是他睡著的時候。

卸下了一切防備,脫下了偽裝的麵具。

一個麵目猙獰的大漢,可能內心出乎意料的柔軟,在睡著時,會顯得非常可愛,麵部也變得柔和。

一個光鮮靚麗的人,可能內心充滿嫉妒和醜陋,睡覺時會不自覺地咬牙切齒,麵容扭曲。

如果這個說法是真的。

那麼大叔是一個善良溫柔,但是又很糾結、心事重重的人呢。

她看得出了神。

當她驚覺時,不知什麼時候,她的小手已經撫上了大叔的臉頰。

睡夢中,大叔不安地動了動,嘴裡發出含糊的呢喃,不知說了什麼。

許清雅沒有動作,過了一會,大叔再次安靜下來。她手挨著大叔的臉頰,輕輕地摩挲。

……

杜采歌早上醒來的時候,發現身上蓋了一條毯子。

明顯不是酒店的毯子。

而許清雅已經芳蹤杳杳。

對此杜采歌並不感到意外,女孩子臉皮薄,醒來發現自己睡在一個男人的房間裡,肯定會很不好意思。

他本來昨晚也想把許清雅叫醒來,讓她回去睡的。

但是考慮到她最近其實也很辛苦,跟著學這、學那,所以終究沒忍心叫醒她。

洗漱完,他檢查手機,發現有幾條信息。

其中範玉弘發給他的是:儘快回個電話給我。

是早上不到7點就發來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