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隻想安靜地抄書啊

第444章 蔚藍星黃博和蔚藍星王寶鏹(1/2)

等2個小時過去,外麵的天色已經昏暗下來。

杜采歌把柳芃飛和徐招暘叫來,問道:“準備得怎麼樣了?”

柳芃飛有點忐忑,徐招暘卻是嘿嘿笑道:“導演,我們準備得差不多了。要不,我們在您麵前走一遍吧?”

“不用,直接上鏡吧。”杜采歌說道。

他就希望用正式拍攝的壓力,來考驗兩人,看看他們的成色。

真龍不怕火煉……額串詞了。真金不怕火煉。

柳芃飛咬咬牙,用力地點頭:“好!我們絕不給您丟臉!”

說完,他就開始調整麵部表情,變得放鬆、浮誇,有種傻子般的欣快感覺,讓人看了就想笑。

杜采歌微微頷首,這個狀態是還不錯。

就看到了鏡頭前還能不能保持。

“去吧。”

等到劉梓菲指揮的拍攝告一段落,杜采歌宣布:“去3號攝影棚。”

3號攝影棚是拍攝室內戲的地方,那裡被布置成選秀節目的錄製現場。

鬼臉樂隊就是參加這檔節目,去競爭“夢想基金”。

整個劇組移動到3號攝影棚,杜采歌自己也坐在導演椅上,親自監督這段拍攝。

各個部門紛紛調整好,“1號機ok。”

“2號機ok。”

“3號機ok。”

“燈光道具服裝就緒。”

“演員就位。”

劇務拍好照片,也豎起大拇指。

杜采歌沒有再去親自檢查,磨合了這麼久,他對劇組已經比較相信了,一些不那麼重要的細節可以不用自己親自去死摳了。

“臨時-002場,一鏡,第一次。場記打板,開始。”

因為這一場戲是事先沒有準備,劇本上也沒有的,所以編號為臨時-002。

編號是為了讓杜采歌能方便地找到素材並進行整理歸類。

杜采歌抬頭看了看他們,又低頭看著監視器。

畫麵上,兩名演員動了起來。

此時啟用的3台攝像機,有兩台是從不同角度對準柳芃飛和徐招暘,另一台對準扮演主持人的歐陽立言。

歐陽立言在這部電影裡分飾兩角,既扮演大反派,又用另一個造型扮演選秀節目的主持人。

不仔細看,還真辨認不出來。

他自己玩得不亦樂乎,隻要能多演戲,演不同的、有意思的角色,他都會很開心。

“兩位選手,請先向觀眾們做個自我介紹吧。”歐陽立言笑嗬嗬地說。

兩人一起鞠躬:“現場的觀眾朋友們,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大家……”

這時徐招暘往柳芃飛後腦勺呼了一巴掌:“你少說了一個!還有收音機前的觀眾朋友!”

柳芃飛不服氣地說:“那還有電腦前的觀眾朋友呢!”

兩人重新來了一遍,然後齊聲說:“我們是!”

“筷子兄弟!”

“快樂兄弟!”

說完兩人憤怒地對視。

柳芃飛道:“連這都搞錯?你到底有沒有認真啊!說了多少次,我們是筷子兄弟,筷子兄弟!”

徐招暘也不高興:“明明說好了我們是快樂兄弟組合,你突然蹦個筷子兄弟出來是什麼意思?合該我們是一雙筷子,用來夾花生米的?”

柳芃飛奇道:“為什麼是花生米,我用來夾豆腐腦它不香麼!”

“你神經病啊!誰用筷子夾豆腐腦,都是用調羹舀!”

“誰說的,我就用筷子夾豆腐腦給你看,這是我的獨門絕技!”

徐招暘用鄙視的眼神看他,“胡鬨!你這就跟吃豆腐腦放糖一樣荒唐!”

柳芃飛怒了:“你才荒唐!吃豆腐腦不放糖,難道還放鹽不成?”

“當然要放鹽!所有吃豆腐腦放糖的都是異端!”徐招暘揮舞起了拳頭。

柳芃飛笨手笨腳地抵抗,“今天你可以打死我,但是打死我都不能改變一個事實:吃豆腐腦放糖才是正統!”

他們在那爭執不休,這邊歐陽立言看傻了。

“我懂了,”懵懂片刻後,歐陽立言恍然大悟似的笑道,“觀眾朋友們,這兩位的才藝表演應該是相聲吧,現在他們的表演已經開始了。讓我們先看他們的精彩表演,等會再來讓他們做自我介紹!”

……

“停!”杜采歌將剛剛拍攝的鏡頭再看一遍,扭頭看著劉梓菲,“你覺得呢?”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