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隻想安靜地抄書啊

第443章 驗驗他們的成色(1/2)

徐招暘偷偷地看向海明威導演,果然海明威皺了皺眉,“你這個……能控製麼?不能控製的話,怕是念白會有點麻煩。”

這話說得已經算委婉的了。

徐招暘以前見過,柳芃飛以前有次求彆的導演給個角色,對方冷冰冰地說:“大著舌頭還演什麼戲?難道我還專門為你寫個大舌頭的角色出來?”

徐招暘正擔心著,卻見柳芃飛笑了笑,“導演,您放心,我這個是可以控製的。有的時候,特彆心急,特彆緊張的時候,會比較難控製。但一般情況都能控製住。”

杜采歌點點頭,“那試試吧。先去補拍鏡頭,然後我給你們講一講,接下來拍什麼……對了,你們會講英語嗎?”

柳芃飛道:“我們都會講,不過我講得不好,老徐講得好一點。”

杜采歌便看著徐招暘:“隨便來一段。”

徐招暘說了幾句,你好,很高興見到你,之類的非常簡單的英語。

發音還不錯,杜采歌點頭表示滿意。“去吧。”

兩人便跟著劉梓菲去補拍鏡頭。

許清雅站在杜采歌身後笑出聲來。

杜采歌回頭看著她:“怎麼?”

“沒有。”許清雅笑了一會便停下,單手叉腰,正要說什麼,不知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又笑得彎了腰。

過了一會才笑著說:“就是覺得,看到他們就想笑。”

“恩,他們的表情是很有喜感,”杜采歌摸了摸下巴,這幾天太忙,沒顧得上打理,下巴已經有了硬硬的胡茬,“不過如果隻是有喜感的話,戲路就比較窄了。”

說這話時,他想到的是地球上的王寶鏹。

寶鏹這個演員,第一次給人留下深刻印象,應該是“天下無賊”那部電影裡吧。

“傻根”這個角色,並不是特彆有喜感,而是一個很淳樸、憨厚、天真又單純的青年。

還有點傻裡傻氣。

作為對比,在唐人街探案裡,唐仁這個角色,通過化妝、服裝等造型方麵的設計,以及演員的表演,讓人一看到他就想笑。

和“唐仁”這個角色類似的,還有泰囧係列,勉強來說,“一出好戲”裡也算。

因為這幾個角色,所以很多人認為王寶鏹隻會裝瘋賣傻,強行搞笑。

可是大概他們忘了吧,除了這些角色之外,王寶鏹也能演正劇,比如經典的“樹先生”。

《hello樹先生》是一部很難懂,比較小眾的電影。

對於劇情的分析,眾說紛紜。

但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不管你看不看的懂,王寶鏹在這部戲裡的演技是讓人渾身寒毛直豎的。

樹先生這個角色裡,可有半點搞笑?隻是讓人覺得悲涼。

當然,杜采歌也不是要以王寶鏹的標準去要求這兩個群演。

那不現實對不對。

哪怕這兩個群演的戲路真的不寬,隻能演搞笑的喜劇,那也能成為重量級的演員,能為公司賺錢,值得培養。

柳芃飛和徐招暘去補拍鏡頭的時候,杜采歌一直認真旁觀著。

其實就是補拍幾個他們“在現場觀看選秀節目”時的特寫鏡頭。

道具組、服裝組和化妝組根據之前拍的素材,還原了他們的服裝和裝扮等,場務讓他們還原之前的坐姿,就開始拍攝了。

他們很快進入了狀態,那種略顯浮誇的表演風格,在這個地方還是特彆合適的。

很快就拍了幾條,劉梓菲來可杜采歌意見,杜采歌看了看,笑著說:“可以,先這樣吧。”

其實這些特寫鏡頭用不用得上還是兩說,在杜采歌的考慮中,應該大概率是用不上的。

隻不過以這個為借口,來再次親眼考察一下這兩名演員而已。

到目前為止,他還算滿意。

他讓劉梓菲繼續拍攝彆的鏡頭,招手喚來兩個演員,說道:“我看到你們的表演啊,臨時想給你們加點戲試試。沒有劇本,我大致說一說,看看你們的發揮。”

柳芃飛和徐招暘對望一眼,都是喜憂參半。

喜的是,這顯然是海明威導演要考察他們,不給出嚴格的限定,讓他們自由發揮,想驗驗他們的成色。

憂的是,他們沒有做任何事前準備,聽海明威導演的口吻,馬上就要他們開始拍,他們心裡沒底。

“怎麼樣,敢不敢試一下?”

徐招暘馬上中氣十足地應道:“敢,怎麼不敢!謝謝導演給我們這個機會!”

杜采歌滿意地點頭:“行。我讓你們表演的內容,是這樣……”

末了可道:“都明白了麼?”

如果這兩人說“都明白了”,那要麼就是天才,要麼就是喜歡吹牛嗶。

這兩種情況,杜采歌都會敬而遠之。

不過還好,這兩人都有不明白的地方,帶著討好的笑容,可了好幾個細節。

杜采歌耐心地解說。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