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隻想安靜地抄書啊

第1章 我在哪裡?我在做什麼?(1/2)

“頭咋這麼痛呢?”杜采歌迷迷糊糊,“眼皮子也這麼重!”

“我到底在乾嘛?現在正在拍攝期間,我好像沒喝酒吧?”他感覺眼皮就像被502膠水粘住了一樣,胃裡麵在翻江倒海。

不小心打了個嗝,一股酸水衝了上來,還混合著一些其他莫名的難聞氣味,杜采歌差點被自己嘴裡的味道給熏暈了。

到底是什麼東西?應該不是酒。

在此刻,思維變得如此費勁,就像在水裡行走一般,遇到了極大的阻力。

又像是小時候試圖幫媽媽理清亂成一團的毛線,結果越理越亂。

好不容易才理出一個頭緒。

“我應該是在拍新戲啊……沒錯,我正在片場,拍新戲,那部35個億投資的大製作。”

“發生了什麼來著?對了……我記得眼前一黑,然後好像從導演椅上摔下來了。那我現在在哪裡?”

眼睛終於勉強睜開了一條縫,借著從沒遮擋嚴實的窗簾處透進來的一點微弱燈光,杜采歌確認了:自己不在醫院。

再勉強扭頭看了看房間布局,怎麼看也不像是酒店房間。

“我該不會是被劇組裡哪個女的給潛了吧?利敏、劉毓、鄧卓茵那幾個一直都想睡我來著……”

杜采歌一驚,馬上就想坐起。可是卻渾身軟綿綿的,身體虛得仿佛剛剛來過7次,沒有半點力氣,“坐起”這個動作,在平時是如此簡單,毫不費勁,可現在卻有點難住他了。

他伸手往旁邊一摸,還好,是空的,並沒有一個光溜溜的女人。

“不行,得趕緊離開!天知道有沒有陷阱。新戲剛開拍,劇組不能鬨緋聞。”鬆懈了片刻後,杜采歌突然想道。他其實很想躺下繼續睡,但是這個念頭讓他振奮了一點,他勉強翻了個身,滾下床。

冰涼的木地板和膝蓋處的疼痛讓他稍稍清醒了一點。

杜采歌抬起手,在自己臉頰側的嫩肉處掐了一把,“不行,不能睡,趕緊地,離開這裡!”

這時他的目光瞥過床頭櫃,上麵放著兩個白色的藥瓶子。

杜采歌伸手拿起,輕輕一晃,都是空的。

他費力地將眼睛再睜大一點,想看清藥瓶上的字。

兩個藥瓶子上麵都是英文。

杜采歌的英文其實不錯,雖然隻在讀研期間考了個六級,沒繼續去往上考,但是也可以和國際友人談笑風生,出席電影節用英語發表獲獎宣言,閱讀幾本英文的大部頭也沒問題。

然而這時他的視線非常模糊,而光線又很暗,他隻勉強看到幾個比較大的字母。

一個藥瓶上寫著:“cloiprae”。

這是什麼藥?

他又看向另一個藥瓶,最醒目部位的單詞要短一點。“diazepa”。

杜采歌現在腦袋裡像是一堆漿糊在流動,沒法集中注意思考。

他直覺這兩個藥名很重要,但是卻隻想睡覺。

“呼~嚕”杜采歌條件反射地抬頭,然後才意識到,他是被自己的鼾聲驚醒的。

剛剛他竟然坐在冰涼的木地板上睡著了,也不知睡著了多久。

不行,得趕緊走了。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隻穿著一套睡衣。地步上沒有東西。

再看一眼床上,也沒有自己的衣服。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