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女兒要出嫁

第三百九十七章蘇慕軒報信(1/2)

蘇晴是淳於晏關心的人,安陽郡王自然也就將她納入到了自己保護的範圍。

總覺得這個兵部尚書夫人有些太熱情了。

安陽郡王覺得,平時看起來兵部尚書人不錯,除了有點小心思之外,倒是也算的上端方,這位尚書夫人平日裡可就有些眼高於蘇晴被兵部尚書夫人拉著進了府,她隻覺得手心裡出了汗,黏黏膩膩的。

被兵部尚書夫人這樣一路拉著手,有些不自在,趁著尚書夫人介紹府中的景色的時候,借機放開了手,退後了半步。

兵部尚書夫人以為她是有些害羞,也不以為意。

初冬的季節其實也沒什麼好看的,花都凋落了,府中倒是也種了幾株梅樹,可惜也還沒有開花呢。

不過,兵部尚書夫人也算心機精巧,挑了溫室花房裡幾株菊花和極品月季在暖廳裡。

焦氏與尚書夫人坐了下來,熱鬨的寒暄著,花養的不錯,兩個人交流了幾句養花的心得,就聽見一陣腳步聲傳了過來。

蘇晴垂眸坐在一旁,似是在欣賞著那幾株花,其實心思早已經不在這個上麵了。

不知道安陽郡王有沒有發現什麼情況,一路上她也沒有發覺出什麼不同,似乎一切都是風平浪靜的,難道前兩次出事真的隻是湊巧了嗎?

若是這樣,安陽郡王會不會覺得她多事呢……

想到這裡,蘇晴有些羞囧。

恰這時馮子棋掀開簾子進來,看到焦氏與蘇晴明顯愣了愣,道:“不知母親這裡有客人,打擾了。”

馮子棋按時能來,兵部尚書夫人已經高興的合不攏嘴了,她衝著馮子棋招了招手,道:“棋兒快過來,也是不彆人,是威遠侯府的焦夫人已經侯府的大姑娘,上次你們不是見過嘛。”

蘇晴抬起頭,就看到馮子棋一身天藍衣裳,比之上一次好像整個人有清朗了許多。

“是,焦夫人好,蘇姑娘好。”馮子棋落落大方的給焦氏行了禮,又頷首笑著向蘇晴打了招呼。

蘇晴有一瞬間的恍惚,好像馮子棋與上一次,不像一個人似的。

兵部尚書夫人笑道:“我和焦夫人談的投機,倒是有些怠慢了蘇姑娘,不如棋兒你帶蘇姑娘參觀參觀我們的花房,今年新進了幾個品種,有垂絲海棠,還有百合,對了,梔子花長的也不錯。”

這是打發兩個人單獨相處了。

蘇晴擺明了不願意去,為難的看向焦氏。

焦氏卻使了一個眼色,衝著蘇晴道:“晴姐兒也去看看,取取經,回頭我們侯府也弄個花房養養試試。”

蘇晴抿了抿唇,起身與馮子棋離開。

難道蘇慕軒還沒有見到馮子棋,那些話還沒有帶到嗎?

蘇晴默默的想,按理說蘇慕軒那樣說風就是雨的性子,不應該啊。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在兵部尚書府的路上,都沉默著,各自想著心事。

被蘇晴惦記的蘇慕軒,這個時候了還沒有起床。

昨日裡他可完了蘇晴,就直奔賢王府,將這個消息告訴了賢王。

賢王心中歡喜,留了蘇慕軒吃飯,又派人去還了他的賭債,蘇慕軒一時高興喝多了酒。

蘇盈一定要送蘇慕軒回來,還是賢王留了他,讓他在客房裡睡了一晚。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