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女兒要出嫁

第三百九十六章熱情的尚書夫人(1/2)

“哎,先說說這個紙條的事情吧,你要不要也跟著一起去看看。”

安陽郡王決定一路尾隨著,這樣有什麼事情的話,也好照應。

淳於晏搖搖頭:“我即使去了不能出麵,說不定還會拖累你,郡王爺,請你一定要保護好晴姐兒!”

淳於晏鄭重的說道。

安陽郡王道:“放心吧,我一定將背後的人給揪出來!”

第二日,天氣有些陰沉,蘇晴被周氏按在鏡子前,特意換了一個新的發型,又穿了一件蜜合色的衣裙,整個人看起來溫婉又大方。

上了車,蘇晴就將頭上戴著的金簪給摘了下來,隻留了一枚蝴蝶簪並幾朵珠花。

知書抿了抿嘴,沒有勸阻。

兵部尚書府今天熱鬨的很,一早丫鬟們就將暖廳布置了出來,從花房裡取了新鮮的梔子花擺了出來,屋子裡早早的升起了炭盆,仿佛春天一般。

兵部尚書夫人在馮子棋的屋子裡,看著一身嶄新天藍色長袍的馮子棋,滿臉都是欣慰的笑容。

上一次,兵部尚書過可了馮子棋與蘇晴的親事,馮子棋從外麵回來,兵部尚書夫人就將他給拉進了屋子裡,緊張的可他:“棋兒,你到底去哪了,剛才你父親找你呢。”

馮子棋掀了掀衣擺,坐了下來,悠閒的喝了一口茶,道:“找我就找我唄,母親慌什麼?”

“你,你這樣遲早讓你父親知道了,我可告訴你了,讓你跟那個人斷掉關係,好好的成個家,否則,你父親可不就是把你送出去這麼簡單了!”尚書夫人急道。

馮子棋聞言,冷哼一聲,眸子裡閃過一絲不耐。

“放心吧,就算把我還送出去,我也沒意見,誰叫他是父親呢。”

“哎呀,你怎麼就聽不懂呢,棋兒你就聽母親的話吧,你那,那個有什麼用,能成家嗎?若是真的讓世人都知道了,你以後還怎麼考科舉,怎麼在這朝中立足啊!”

兵部尚書夫人一身的冷汗,心中又急又氣,可是又不敢說的太重,就怕馮子棋一個任性連家都不回了。

“再說,你那個,那個人,他就能一輩子跟你嗎?他就不成家立業了?棋兒,你彆糊塗了!”

馮子棋垂著頭,雙手緊緊的捏著杯子。

他今天就是去與那人見麵的。

想起剛才那人的話,馮子棋心中湧起一股怒意。

他說:“子棋,我們就這樣吧,我家中催著我成親呢,我,我明年想試試春闈……”

“你就這樣背叛了我們的感情,你忍心嗎?”馮子棋靠近了那人,惡狠狠的可道。

那人瑟縮了一下,彆開了頭:“我也不想的,可是我們這樣沒有前途,你是富家公子,我卻不行,你也知道我家中的情況,現在已經越來越不好了。”

“你不是有那位親戚嗎?他隨手漏點,就足夠你們生活了!”

那人卻歎了一口氣,道:“自從那位出事被趕了出來之後,我們家已經很久沒上門了,祖母和二嬸天天在家裡怪母親,還有父親也整日裡酗酒,唉,我的兩個姐姐已經開始接一些女紅做了出去賣了,家中,家中現在隻等著我高中……”

馮子棋不耐煩的道:“差多少錢,我給你!”

那人卻搖搖頭:“已經不是多少錢的事了,家中好不容易給我找一門親事,就等著高中之後成親了,若是錯過了這次,恐怕以後都難說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