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女兒要出嫁

第一章 相親去(2/2)

剛才她家姑娘是走神了吧?是走神了吧?

二夫人心中一陣抽抽,不過麵上卻是端莊微笑著看向慧遠大師。

慧遠大師依然笑眯眯的,似乎並沒有察覺,接過竹簽,仔細看著。

“大師,是何寓意?”

二夫人麵上露出一絲期待。

今日本是她家丞相讓她帶著自家的姑娘前來相親的。

臨出門前,丞相叫過她,語重心長的道:“秋娘,趁著這次,好好給晏晏求個簽,唉,幸好這次她答應了,否則……”

丞相有些說不下去了。

想他淳於越從當今聖上還是皇子的時候就當做伴讀,一直跟到今日,年方四十,已是位居丞相,頗得聖眷隆恩,百官敬仰,人生如此已是風光無限,隻是可惜的是,他這個女兒至今還待字閨中,無人問津。

雖說姑娘也才不過十七歲,可是,可是,奈何沒有人登門提親呢。

淳於丞相很煩惱,二夫人方秋雨也是頭大的很,將滿腹希望寄於慧遠大師身上,此刻目光灼灼的望向他。

慧遠大師定定的看了淳於晏一眼,轉手將竹簽收進了衣袖中,雙手合十笑眯眯的道:“佛說:一切有為法,儘是因緣合和,緣起時起,緣儘還無,不外如是。姑娘不必多想,適意行,安心坐,日月長,天地闊,即可。”

淳於晏心神一震,抬頭看向慧遠大師,慧遠大師依然是笑眯眯的,衝著淳於晏點點頭,笑嗬嗬的轉身進了後殿。

二夫人一頭霧水。

這,這是什麼意思啊,說了不跟沒說一樣嗎?

這到底今天這事能不能成啊?

二夫人看著故作神秘,瀟灑的甩著衣袖離去的慧遠大師,心中嘀咕:您一把年紀了這麼耍帥,您師傅知道嗎?

隨著小沙彌進了一座小跨院,這裡是香客們歇息的地方,院子裡遍植青鬆翠柏,高大的青檀樹在風中颯颯作響。

“二夫人,這麼巧在這裡遇見!”

指揮著丫鬟婆子們剛剛安頓好的二夫人,轉身就看到門外一位身著絳紫衣裙,頭戴翡翠珠釵的婦人正笑眯眯的看過來。

此人正是現任鴻臚寺少卿楊詹士的夫人,淳於晏要相看的正是這位夫人的嫡子楊思遠。

“是楊夫人啊,快請進,這可真是太巧了。”二夫人拍著手笑道,將楊夫人迎了進來。

南朝規矩並沒有那麼嚴苛,是以男女相看也是常事,不過總是要尋個由頭的,二夫人和楊氏對視一眼,彼此明了,坐了下來。

二夫人向旁邊道:“請二位姑娘過來,見見楊夫人。”

身邊的丫鬟答應了退下去,沒一會兒簾子一挑,並排兩位姑娘走了進來。

“這位是鴻臚寺少卿楊夫人,晏晏和嬌娘過來見過楊夫人。”

隨著二夫人話落,淳於晏和淳於嬌移步上前屈膝:“見過楊夫人。”

而此時的楊夫人,震驚的瞪圓了眼睛,原本與二夫人說到興處正揮著帕子的手停在了半空,嘴角的一絲笑意也僵在了臉上。

二夫人之前雖說過大姑娘身材微豐,自己卻是沒當回事的,現如今的姑娘們都崇尚弱柳扶風,纖腰束素,是以微豐嘛,也是可以接受的,關鍵這可是丞相的女兒啊,姻緣難得。

可是,誰來告訴她,微豐是這麼個微豐嗎?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