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女兒要出嫁

第一章 相親去(1/2)

初夏時節。

清風拂綠,樹密花稠。

斑駁的陽光穿過枝葉撒在了地上,落下一片碎金。

京城郊外的小路上,遠遠的一輛青帷油幄馬車緩緩的駛了過來。

“姐姐,你說那個楊家公子長得什麼樣啊?會不會……”

“嬌娘住嘴,這是你一個女孩子應該談論的嗎?”

一個溫柔的女子出聲打斷了剛才小姑娘的問話,聲音雖然溫柔,可是態度卻很嚴厲。

叫做嬌娘的小姑娘嘟了嘟嘴,衝旁邊碧色衣衫的女子悄悄的眨了眨眼睛,到底沒敢再說什麼了。

剛才溫柔出聲的婦人卻沒理會嬌娘的小動作,隻是更加溫柔的看向碧色衣衫的女子。

“晏晏,放心吧,不要緊張,就是說兩句話。”

女子輕輕“嗯”了一聲,伸手將旁邊的青色布簾掀了起來,入眼一片青綠,空氣中卻傳來似有若無的槐花的香味呢。

晏晏輕輕嗅了嗅鼻子,腦海中開始閃現出一嘟嚕一嘟嚕珍珠般盛開的槐花來。

按道理,這個時節槐花應該落的差不多了呢,晏晏捧著下巴遺憾的想著,二娘將園子裡那棵槐花樹給扔了,今年都沒吃上槐花呢……

剛才溫柔出聲的婦人張了張嘴,雖說晏晏這樣不太合規矩,不過她這是今年以來第一次出門呢。

婦人收回了嘴邊的話,倒是又輕輕的瞪了一眼嬌娘,示意她少說話。

嬌娘衝著婦人吐了吐舌頭,湊到晏晏身邊,興致勃勃的看向外麵。

“二夫人,洪福寺到了。”馬車外,一位嬤嬤靠近輕聲稟了一句。

“好,知道了。”二夫人回了一句,看向晏晏,又伸手替她整理了一下頭飾和衣衫,這才起身下了馬車。

洪福寺始建於南朝初年,已經曆經了三代皇帝,如今正是南朝建安帝二十三年,當朝太後信重洪福寺住持一苦大師,每半年必會來寺中住上幾日,與一苦大師談經論法,是以洪福寺如今更是香火鼎盛。

隻是,距離京城有些遠,她們足足走了半日才到。

二夫人帶著晏晏和嬌娘,隨著知客僧一路穿過月亮門來到了寶雄殿,一名慈眉善目的大師正笑眯眯的等在那裡,二夫人急走幾步,上前拜見。

這位正是一苦大師的親傳弟子,如今這洪福寺的新任主持慧遠大師,一苦大師如今已經多是在後山養居,恐怕也隻有太後那樣的貴人才能得見了。

與一苦大師的嚴肅深邃不同,這位慧遠大師總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樣,倒是像極了彌勒佛祖的樣子。

晏晏和嬌娘也跟著二夫人向大師行禮。

待添了香油錢,二夫人示意晏晏上前。

晏晏福身向慧遠大師屈了屈膝,然後跪在佛前,端過簽筒上下搖晃了幾下,鼻子卻悄悄的吸了吸。

咦?槐花的香甜味似乎更濃了。

“晏晏?晏晏!”

二夫人看著盯著落在地上的簽一動不動的晏晏,忍不住低聲喊道。

“是,二娘。”晏晏利落的放下了簽筒,將地上的竹簽撿起來遞給了二夫人,仿佛剛才走神的並不是她。

二夫人滯了滯,才抬手將簽捧給了慧遠大師。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