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醫生太懂我了

第一百四十五章 我有一個朋友之福爾摩嘉(1/2)

警局裡,元嘉和羅前坐著喝茶。

“你還真把我帶來喝茶了。”

元嘉捧起一次性杯子,喝了兩口茶水,普通的招待茶葉。

“你要是有把握把曹女士的記憶詳細恢複的話,這個案子就順利多了,彆說喝茶,完事兒我還得給你申請大功,請你吃大餐。”

羅前絮絮叨叨地說著話,接過同事遞來的文件,拿給元嘉。

“簽個名吧。”

元嘉簡單地看了看,相當於特殊顧問的聘用合同,非常時期,流程也都簡化了。

他接過筆,簽上自己的姓名,輔警也幫忙把他的證件複印好,跟這份文件一起存檔保存。

“曹女士過來了嗎”

“在路上,一會兒就到了。”

十分鐘後,曹彩靜跟著警員們來到了警局這邊。

她的表情看起來很是緊張,身為一個四十多歲的普通婦人,她哪有經曆過這樣的場麵,比電視劇裡的看起來更要讓人無法自在。

雖然她不是犯人,但來到警局,總感覺渾身不自在。

“警官,我大概是真的想不起來了,能想到的就那麼多了,我都如實跟你們說了”

“曹大姐不用緊張,沒事的,咱們今天隻是詳細做個記錄,等做完之後,小李他們會開車送你回去的,來喝口水。”

一個年輕的女警員幫忙安撫曹彩靜的情緒,貼心地給她送上來一杯水,跟她說著一些家常話。

羅前上去跟同事說了幾句,然後先帶著元嘉進去小會議室。

通常審問犯人會在審訊室裡進行,但曹彩靜畢竟不是嫌疑犯,而且情緒比較焦慮,便安排在小會議室裡進行,這個環境也更好讓她放鬆。

不多時,羅前帶著曹彩靜進來了,還帶來了警局裡的畫師。

簡單地相互認識之後,曹彩靜還是很緊張,元嘉便跟她說幾句話聊聊天。

其實她擔憂的,無非就是怕罪犯報複。

那位女警員已經跟她聊了挺久的了,她依舊很擔心,女警員也頗感無奈。

卻沒想到元嘉看似輕鬆地跟她閒聊幾句後,曹彩靜的緊張情緒肉眼可見的緩解下來。

“曹姐手上的佛珠很漂亮啊,平時都會戴著的嗎”

“嗯我和丈夫都挺信佛的”

“現在很緊張對嗎”

“對”

“曹姐可以大聲一點說話,對,像我這樣,你試一下說我很緊張”

“我很緊張”

“大聲一點。”

“我很緊張。”

“我很緊張”

進入元嘉的聊天節奏後,在他的引導下,曹彩靜大聲地說了幾句話。

跟女警員安撫時說的曹大姐不用緊張不同,元嘉反其道而行,讓她承認自己這種緊張,反而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就像是對你說不要去想象一隻粉紅色的大象,那麼腦海裡一定會冒出粉紅色的大象來,單純地讓對方不要緊張是行不通的。

任何克服某種情緒的前提,不是要去抵製它,而是先承認它。

跟中老年人聊天,元嘉很有一套,尤其是像曹彩靜這樣的中年婦女,就特彆吃那種心靈雞湯,從她手腕佩戴的護身佛珠就可以看出來。

包括像楊和美也一樣,自從學會玩微信後,天天在朋友圈轉發一些人生感悟、佛緣佛語等等。

“心底無私天地寬,曹姐可以閉上眼睛想一下更寬更廣的東西,想一下安定祥和的社會,想一下孩子因為母親的勇敢而驕傲,想一下那個受害的司機”

元嘉能夠非常準確地把握曹彩靜緊張的問題根源,當然了,人非聖人,自然會以自身利益為行動中心,但這樣子就難免患得患失,心理失衡。

這種大愛寬廣的情懷,很是讓曹彩靜受用,她按照元嘉的引導,想象著畫麵,呼吸也漸漸變得悠長,拳頭微微緊握,多出來不少的勇氣。

羅前和無關人等已經離開了小會議室,隻剩元嘉和曹彩靜和畫師在裡麵。

但會議室是有攝像的,羅前和幾個同事便在後台觀看做筆錄。

“羅隊,你這朋友厲害啊,這才三兩句話,曹大姐的情緒就穩定下來了。”

之前一直給曹彩靜做安撫的女警員驚訝道,不過她的目光倒是一直盯著元嘉,嘖嘖稱讚。

平時跟元嘉相處時,羅前老是喜歡跟他抬杠或損他,但在外人麵前可就不一樣了。

“我這哥們在心理學領域牛逼著呢,他之前跟我推測了嫌疑人的畫像,斜眼、濃眉,跟曹大姐能記住的這點完全一樣。”

“真的嘖嘖,人不可貌相啊”

“這也叫人不可貌相”

“他看起來就像小鮮肉似的,原來有真實力,哎哎,羅隊,他有女朋友了嗎”

“你就彆惦記了,排隊都輪不上你”

“羅隊你總是這樣說話,你會孤獨終老的。”

“少囉嗦,認真看,彆漏記了。”

那晚的環境和天氣都比較特殊,再加上曹彩靜隻是匆匆一瞥,對於犯罪嫌疑人的容貌記憶相當模糊,唯一印象深刻的,隻有那雙眼睛。

大腦是人類最神秘的部位,人的潛意識可以正確地記錄意識所攝取的事情,比起主觀意識能夠察覺到的記憶,潛意識裡的記憶要更加的真實以及龐大。

為了能讓曹彩靜回憶起更多當晚的細節,元嘉打算利用催眠的手法,來與曹彩靜的潛意識進行溝通。

初步的溝通之後,曹彩靜的情緒已經放鬆了下來,但離進入催眠還是不夠的。

這時候元嘉便采用常規的漸進式放鬆法幫助她進一步的放鬆。

曹彩靜按照自己最舒適的坐姿斜靠在沙發上,閉著眼睛,聽著元嘉富有磁性的聲音,思維跟隨他的引導前進。

“我們每個人都爬過樓梯,有時候去寺廟的時候,也會走過長長的石階山道,現在,想象你來到了廟宇山腳下,今天的天氣很好,空氣清醒,入眼是一片寬廣的天地,在你的麵前有一條石階樓梯,兩旁開著鮮花,看著上麵的廟宇,你感到非常的寧靜和舒適,感到非常的安全和踏實,你站在原地,感受這一切。”

“現在,你開始上樓梯了,你的身體很輕很輕,因此你一點都不費勁,而且每往上走一步,都將進入更加放鬆、更加專注的狀態。”

在接下來的引導走樓梯的過程,元嘉讓曹彩靜進入了前所未有的放鬆狀態,她的臉是帶著平和的微笑的,思維高度專注,但做主導的不是意識,而是潛意識。

在引導她進入催眠狀態後,下麵就是暗示和提問環節了。

正常該是由偵查人員來進行的,但事出非常,羅前便事先跟元嘉商量好了要問的問題,再由元嘉自己整理後進行引導提問。

“來到廟宇的裡麵,你看到一扇門,想象著,你打開了這扇門走到了裡麵,此時的你是放鬆的,而且比之前更要專注。”

“房間裡有一麵鏡子,它並不能看到你自己,卻能像電視機一樣看到畫麵。”

“你坐在它麵前,像看電視一樣看著鏡子裡的畫麵,它現在正播放著錄像,錄像很清晰,記錄的是你五號那晚收檔回家時的畫麵,錄像將所有的細節都記錄了下來,沒有任何遺漏,你隻需要觀察鏡子,便能看見任何出現在畫麵中的人的衣著、相貌,能看清他的一舉一動”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