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躍農門

第772章 皇帝賜婚,柳文君及笄(1/1)

柳文君也算是徹底見識了慕容逸吉的無賴,又羞又臊地和他分開後就沒再踏出自己的院子半步,直到天黑雲玥派人過來喊她才出門。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回到柳府的時候天都徹底黑了,柳文琮因為還要送烏家兄妹回去遂沒跟其他人一起回來。

柳文宇和柳文念玩了一天都有累了,才進府門就是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雲玥直接讓他們回去洗漱休息。

柳文君見狀也想離開,卻被雲玥喊住了,“你今天身子又不舒服了?”

柳文君想起白天的事情俏臉一紅,惱羞成怒道:“娘,我有病沒病你一眼就看出來了,何必明知故問!”

“你娘那是關心你!”顧晨聽了柳文君的話頓時不高興了,故意板著臉說道:“爹覺得你還不懂事,看來還是要多留幾年穩妥一些,夫人,你看等這丫頭十八再說親怎麼樣?”

雲玥一怔,回過神來笑道:“也可,畢竟我們也是生養了她一場,還沒等她孝敬就讓她嫁人,這也太虧了,夫君說得甚有道理,甚有道理......”

柳文君:“......”這對夫妻吃錯藥了嗎?

“爹娘,你們想說什麼直說便是,這般陰陽怪氣的女兒愚鈍,可聽不出其中深意。”柳文君翻著白眼說道。

顧晨沒好氣地敲了敲她的腦袋轉身離去,隻留下一句,“問你娘。”

柳文君捂著額頭,無辜地望著雲玥。

雲玥輕咳一聲,直接將柳文君拉去堂屋說話。

“今天你跟三皇子在花田裡說什麼?你可彆瞞著娘,當時我們站得遠雖然聽不見,但你們兩個單獨走了好長一段路我們可是看得真真切切,你是不知道,皇上和皇後娘娘當時高興得嘴巴都快咧到耳後根了,你爹那個氣啊!差點衝過去橫插一杠,要不是我死命攔著他真的乾得出那種事!現在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是怎麼想好好說清楚,明兒我也好跟皇後娘娘回話。”

說是這麼說,不過雲玥覺得這事八成沒問題,看柳文君這幅春心萌動的樣子分明就是被慕容逸吉那隻大尾巴狼給叼走。

果然,柳文君隻是忸怩了一會兒就點頭應了,隻說一切都由爹娘做主便落荒而逃。

得了柳文君的準信雲玥也鬆了一口氣,在她看來慕容逸吉這準女婿還真不錯,像他這樣的身份能為柳文君守身如玉到現在也是沒誰了,這樣的奇葩要是錯過了她都覺得鑽心疼。

翌日一早,雲玥早早去了霽月公主那裡給帝後請安,順便表達了柳文君的意思,帝後大喜,慕容炎更是直接下旨賜婚,當場冊封柳文君為三皇子妃。

正在後院用早膳的慕容箏聽到這消息直接把嘴裡的羊奶給噴了,一臉不可置信,爾後便是風風火火跑去找慕容炎,控訴道:“父皇,您怎麼能冊封君兒姐姐為三皇子妃?那女兒怎麼辦?”

慕容炎心情極好,眉頭一挑,漫不經心地敷衍道:“怎麼了?你君兒姐姐怎麼不能做三皇子妃了?父皇告訴你,你三皇兄可是等了你君兒姐姐好幾年,這些年你三皇兄身邊連個母的都沒有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看在你三皇兄一片癡心的份上少說兩句,嘴角往上揚,去跟你三皇兄道個喜,你三皇兄定會更加疼愛你的。”

原本準備了一肚子話要說的慕容箏因為慕容炎這番話竟然語塞了,生生憋紅了臉,等她出了屋子腦子還是跟一團漿糊似的,整個人看起來呆呆的,等她回過神來才發現她竟然走到了慕容逸吉的門口,遲疑了片刻,慕容箏還是敲開了慕容逸吉的房門。

慕容逸吉可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猛地看慕容箏眼眶紅紅的,神色一斂,嚴肅地問道:“可是誰欺負你了?沒事,跟三皇兄說,三皇兄幫你出氣。”

慕容箏恍惚想起兒時的他們,當時慕容逸吉也是像這樣不問緣由地護著她,又想起剛剛慕容炎說的那番話,慕容箏蒼白的臉上扯出一絲笑容,含淚說道:“箏兒沒事,就是想跟三皇兄說聲恭喜,恭喜你如願以償。”

慕容逸吉聞言雖然高興,卻還是擔心慕容箏,隻是慕容箏已經找了借口匆匆跑了,分明不想讓他追上去。

皇帝賜婚的旨意也從赤霞鎮傳了出去,不過幾日的功夫已經傳出了夔州地界,估摸著不用一個月的時間整個祁瀾國都會知曉三皇子慕容逸吉和鎮國公長女柳文君的婚事。

柳文君及笄這日,冷清了好幾年的柳府突然熱鬨了起來。

柳明柔早早帶了一幫人過來幫忙,一進門就數落道:“你說你好歹也是皇上親封的賢貞夫人,竟然落魄到隻有那麼幾個下人服侍,這些我也不管了,可你不能在君兒及笄這日還這般模樣,你看看這柳府外麵的野草長得多旺盛?都快趕上荒郊野嶺了!”

雲玥脖子瑟縮了一下,委屈巴巴地捂著腦袋,“娘,這事不能怨我!是您那好女婿說的,他說‘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我這不是依著他嘛!”

“我呸!人家陋室的台階也隻是長了青苔,你們家倒還,台階是長了半人高的野草!你拿什麼跟人家比什麼?還不趕緊叫人去收拾!”柳明柔氣急敗壞地吼道。

雲玥被她嚇得心肝兒顫,趕緊遛了,隻留柳文君下來滅火。

對著自己疼愛滿意的外孫女,柳明柔立馬換上一張無比慈愛的笑臉,說話的聲音都輕了許多,就怕嚇到自個兒寶貝外孫女,“外祖母知道你的親事定了,這裡有些東西是之前給你準備的添妝,今兒你及笄,外祖母就一起帶過來交給你了,都是外祖母和外祖父的心意,好好收著。”

說罷,柳明柔轉身將地上一個中等的紅木箱子搬起來,直接放到柳文君的桌案上。

柳文君好奇打開一看,嘴角抽了抽,“外祖母......這些全是金銀珠寶......我......”

柳明柔打斷柳文君的話,慈愛地說道:“外祖母知道你不缺這些東西,可這些都是我們的心意,外祖母知道你娘給你準備了不少名貴的藥材,雲家有的你們家也不缺,乾脆直接給你這些東西比較實際,放多久都值錢,還不會壞!”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