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躍農門

第771章 群芳菲之行,表明心意(1/1)

內院中的柳文君披著一身秋衫望著窗外的月桂陷入沉思,如果昨天她娘說得話隻是讓她心悸,那麼今天慕容逸吉的舉動就是讓她動容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綠萼腳步輕盈地進門,見柳文君起身,連忙行禮道:“小姐,奴婢已經轉達了您的意思,三皇子聽了並未有任何不悅,反倒很高興的樣子,隻是囑咐了奴婢兩句就走了。”

柳文君衣袖下的拳頭莫名的緊了緊,抿著嘴唇一聲不吭。

當天下晌皇後和慕容箏收到消息送了一些補品過來,就連烏家兄妹也送了東西,倒是令雲玥驚了一把,頭疼地同顧晨說道:“看來孩子們的事情不能拖了,先問問君兒的意思,等君兒的事情定了事情也就明朗了,否則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事。”

之前還不情不願的顧晨這會兒也讚同地點點頭,沉吟道:“我這兩天找機會探探三皇子的口風,你也問問君兒的意思。”

顧晨才做了決定翌日宋婷婷就派嬤嬤上門探望柳文君。

柳文君不得不出來見客,雲玥便提出帶宋婷婷去群芳菲賞花。

因著邀請的是一國之母,雲玥也不敢怠慢,早早帶了一群兒女去群芳菲做準備。

帝後一群人浩浩蕩蕩過來的時候群芳菲裡麵已經收拾好,院子裡更是儘量往舒適了布置。

慕容炎見到這萬畝花田當即興衝衝拉著宋婷婷去了花田中央的涼亭,還讓人備了文房四寶,看樣子是打算大展身手。

幾個小輩則在花田裡穿行,小一點的孩子在前麵打打鬨鬨,如柳文念幾人,大一些則穩重一些,跟在他們後麵緩緩前行,如柳文君等人。

慕容逸吉一直走在柳文君身後,落她半個步子,等了這麼多天好不容易才能近距離和柳文君說說話,也不故作矜持了,當著眾人的麵毫不避諱的直接問道:“君兒妹妹的身子可是好利索了?秋日風涼,在外麵這麼吹風合適嗎?”

柳文君眼睛一眯,頓了頓,溫婉地笑道:“多謝三皇子關心,文君無礙,歇一晚便沒事了。”

“這就好,若是不舒服不用強撐著。”慕容逸吉溫聲道,明明說著關心的話,心裡也是在意,卻聽不出多餘的情緒,仿佛兩人是認識多年的老友,已經可以熟稔到自然而然地問候。

這種感覺好像慕容逸吉已經將柳文君當成了他的東西一般,柳文君並不喜歡這種感覺,遂漸漸落在眾人後麵,等其他人走遠隻有他們兩人的時候柳文君才輕聲問道:“三皇子的話容易引起歧義。”

見柳文君一臉嚴肅,慕容逸吉望著柳文君認真地回道:“我並不這麼覺得,逸吉心悅君兒妹妹,從君兒妹妹第一次進宮,我們第一次見麵開始,逸吉就一直念著你,這些年即使見過各種各樣的女子,她們各個貌美如花,或溫婉大方矜嬌持重,或能歌善舞嫵媚動人,亦或是靈動活潑妙語連珠,可從未又一個人讓我動容,我的心裡至始至終都隻有你一個人,也是真心想要求娶柳文君姑娘為三皇子妃,不知君兒妹妹意下如何?”

柳文君驀地回頭,一雙美目瞪得圓遛,仿佛聽到什麼不可思議的話一般。

慕容逸吉心下好笑,“怎麼?你覺得我在跟你開玩笑?”

柳文君有些遲疑地搖搖頭,嘟囔道:“玩笑倒不至於,三皇子還不會這般無聊,隻是您這番話我也不儘信,當年我們不過孩童,前後見了不過幾次麵,說過的話一雙手都數得過來,您怎麼可能惦記我這麼久?還守身如玉?莫不是您有不能外人道的癖好?比如......戀童?”

慕容逸吉的臉色瞬間黑如鍋底,邪邪地勾起嘴角,從牙縫裡擠出一字一句,“隻要你答應嫁給我,就可以知道本皇子是不是戀童了!”

那笑容發配著那妖孽的長相著實令人心神動搖。

柳文君搖搖頭,用力眨了眨眼才清醒,尷尬地訕笑道:“我就是說說,三皇子彆介意,彆生氣!”

慕容逸吉自然不是真的跟柳文君生氣,隻是沒想到柳文君會這麼揣度他而有些哭笑不得罷了。

“言歸正傳,我希望你能好好考慮我剛剛說的話,我慕容逸吉可以向你保證,若是你嫁我為妻,我定不會納側妃,更不會有任何侍妾通房。”

柳文君心下一顫,這番話還真是出乎她的意料,“為何同我做這樣的保證?”

這下輪到慕容逸吉困惑了,“我以為你會在意這些的,聽母後說賢貞夫人和鎮國公伉儷情深,一生一世一雙人,乃是一段佳話,母後偶爾提起總是一臉羨慕,難道你不希望我以後隻有你一個女人嗎?”

柳文君的臉刷地變紅,就跟煮熟的蝦子似的,嚇得落荒而逃,心下暗罵:這人真的是太沒臉沒皮了,她都還沒答應呢,怎麼就能說得這般理所當然?

慕容逸吉眼睜睜看著柳文君失態地離開,眼裡不自覺地漫上星星點點的笑意,大步跟了上去,那架勢分明就是纏定了柳文君。

走在前麵的雲芷還在開導慕容箏,壓根沒察覺到身後發生的一切,等她後知後覺回頭正好對上柳文君那張通紅的臉蛋,嚇得驚呼一聲,“文君表姐病了嗎?要不要我送你去宅子裡休息一下,對了,小姑姑也在裡麵,我去跟小姑姑說......”

人還沒走就被柳文君死死拽住,柳文君用細弱蚊蠅地聲音咬牙道:“不用,我沒事,就是走得有些熱了。”

雲芷和慕容箏同時鬆了一口氣。

慕容箏見慕容逸吉也在,無比慶幸地說道:“三皇兄你來得正好,君兒姐姐走累了,你趕緊送君兒姐姐去宅子裡休息,我們再走走,我還沒來過這裡呢!等回了陽城肯定看不到這麼漂亮的花田了!”

慕容逸吉心下一喜,讚賞地看了慕容箏一眼,“好。”

柳文君:“......”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

最後的結果就是柳文君被迫同慕容逸吉獨處了好長一段路。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