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躍農門

第770章 皇家心思,探病(1/1)

雲玥等人被柳文琮堵得啞口無言,尤其是柳文琮還一臉理直氣壯,反倒顯得他們蠻不講理了。

柳文君無語地同雲玥對視了一眼,之前的生氣已經被深深的擔憂所代替,“娘,你兒子這輩子真的能娶上媳婦嗎?”

就這不開竅的樣子柳文君是發自內心的擔心。

雲玥深以為然地點點頭,語重心長地同顧晨說道:“看來你的教育還不夠到位,想當初你還不到十歲就知道溫水煮青蛙將我圈牢了,他都快十三歲了還一副純良無知的樣子,真不像你的種!”

一句話讓顧晨的連刷的變黑。

柳文琮還沒坐下來用晚膳就被他老子拎去書房深刻教育了。

柳文宇一看,朝柳文念擠眉弄眼了一番,起身道:“娘,大姐,我也吃飽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我也吃完了,先走了!”柳文念趕緊追著柳文宇跑了,生怕被雲玥留下來念叨。

雲玥嗤笑了一聲,也不攔著,母女兩愉快地用了晚膳,雲玥才沉吟道:“君兒,再過個把月就是你及笄的日子,皇上和皇後已經知道了,他們說要參加了你的及笄禮再返回陽城。”

柳文君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娘,這樣會不會太高調了?”

雲玥搖搖頭,見女兒有些不安,無奈地解釋道:“今日皇後娘娘明裡暗裡跟我打聽了你的親事,你知道皇後娘娘是什麼意思嗎?”

柳文君頓時懵了,雲玥接著說道:“皇後娘娘育有三子一女,你小的時候應該都見過的,太子殿下年方二十有三,太子妃如今都生了兩個孩子了,夫妻關係和睦,也算是一對佳偶;二皇子年方二十,已於三年前成親,娶的是易家的大小姐,易家雖然是二等世家,卻是二等世家之首,若是將來立了功說不準也能成了一等世家,隻是將來的事情誰也說不準。

接下來就是你今天看到的三皇子慕容逸吉,慕容逸吉年方十六,過年就十七了,按照皇室的舊曆三皇子的親事應該在十五歲就定下了,偏生拖到了現在,你可隻是為何?”

聰慧如柳文君又怎麼會聽不出雲玥的言外之意,臉頰不自覺地刷紅,嬌嫩如含苞待放得薔薇,眼眸低垂,朱唇輕抿,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雲玥也不是真要她回答,而是感歎道:“想來皇後娘娘是看準了要你這個兒媳婦,三皇子應該也是中意你的,這才等了你這麼多年,至於皇上,必定也是滿意的,否則也不會由著皇後娘娘和三皇子胡鬨。

都說食君之祿擔君之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更何況是你的姻緣,現在娘想知道你的想法,若是你願意自然皆大歡喜,若是你不願意爹娘也不勉強你,大不了再想法子應付過去便是。”

柳文君心亂如麻,完全不能冷靜思考,又怎麼給雲玥答案?

“娘,您能讓女兒想想嗎?”柳文君祈求道。

雲玥淡笑點頭,“你慢慢想,不著急。”

因著這事柳文君失眠了,這是她這幾年來頭一遭失眠,翌日起來整個人都蔫了,思來想去,柳文君同綠萼吩咐道:“今日你家小姐不出門了,若是有人上門就說我身體抱恙,暫時謝客,瞬間去仁心堂給我取一些安神湯。”

綠萼被柳文君嚇得一跳,見她隻是精神不振,其他沒什麼毛病這才鬆了一口氣,趕緊出去抓藥。

不過一個時辰的功夫,慕容箏他們已經知道柳文君抱恙無法出門的消息。

還在期盼著和柳文君見麵的慕容逸吉心下一緊,素來沉穩淡定的他竟然慌了,x想都沒想就讓人備馬,那架勢分明恨不得馬上飛到柳文君身邊。

等他踏馬經過仁心堂看到裡麵忙碌的柳文念發熱的腦子才冷卻下來。

“籲~”慕容逸吉在仁心堂外停下,猶豫了片刻才踏進裡麵。

經過昨天的教訓,柳文念也學乖了,不再懂不懂就朝病患發火,見對方坐在她麵前卻一聲不吭,柳文念疑惑地抬頭,嘴巴瞬間變成“o”型。

“三......”話還沒說完就被慕容逸吉製止了。

“我進來是想問問你,聽說你姐姐病了,嚴重嗎?”慕容逸吉問完這句話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柳文念眨巴眨巴清澈的大眼睛,暗道,看來三皇子是惦記上我姐了!要不要為難他一下呢?算了算了!要是被娘知道估計屁股真的會開花!

心下權衡了一番,柳文念眉頭微皺,嚴肅地回道:“嚴重倒是不嚴重,就是早上姐姐的侍女來醫館拿藥了,娘在家裡,我也不擔心。”

慕容逸吉:“......”怎麼感覺這個丫頭缺心眼呢?

從柳文念這裡得不到他想要答案,慕容逸吉隻好親自去了雲府。

柳文君從綠萼嘴裡得知慕容逸吉過來探望她還吃了一驚,“三皇子是自己過來的還是跟箏公主一起來的?”

綠萼如實稟報道:“就三皇子一人,說是聽說小姐病了,正好路過就來看看您,可咱們府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奴婢想不明白三皇子是要去哪兒才會從咱們家門口路過?”

“噗嗤!”柳文君沒忍住笑了出聲,嗔怪道:“行了,這話不許張揚出去,事情你家小姐知道了,出去替我好好感謝三皇子的好意,就說我身體不便,怠慢之處請他見諒。”

綠萼恭謹應下。

前院堂屋裡,顧晨笑容不達眼底地跟慕容逸吉打太極,倒是雲玥對他比較熱情,這才沒讓屋子的氣氛太過尷尬。

綠萼款款進門,打斷了三人的對話。

“啟稟三皇子,小姐讓奴婢代為傳話,小姐感謝您過來探望她,隻是她不方便出來見客,還請三皇子見諒。”

“無妨,既然君兒妹妹沒有大礙本皇子也就放心了。”說罷,慕容逸吉起身,同顧晨和雲玥告辭。

顧晨扯了扯嘴角,不情不願地被雲玥拉著將慕容逸吉送出府外。

等人踏馬離去,顧晨撇撇嘴,不滿地嘀咕道:“他惦記我的寶貝女兒!你還對他那麼和顏悅色!”

“不然呢?把他一棍子打出去?”雲玥沒好氣地瞪了顧晨一眼,顧晨瞬間蔫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