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躍農門

第769章 慕容箏發火,鋼鐵直男(1/1)

“那是隱世世家烏家的人。”宋婷婷不緊不慢地呷了口水,輕聲道。

“隱世世家?”霽月公主驚呼,忍不住皺眉,“好端端的隱世世家怎麼突然放族人出來了?莫不是又想重新入世了?”

現在祁瀾國的形勢已經處在一種穩定的平衡狀態,若是隱世世家出世定會打破這種平衡,霽月公主身為慕容皇室之人,自然不願意看到這種情況。

宋婷婷好笑地搖頭,“你多慮了,若是烏家真的要出世絕對不會派兩個半大的孩子出來,烏烽還好說,怎麼說也是十六的少年,可烏清儀那丫頭才十二歲,出來能做什麼?而且這次烏家隻出來了這對兄妹兩,連個仆從護衛都沒帶。

這可不是入世該有的樣子,皇上跟本宮之前派人調查了之下,這才知道他們倆是出來曆練的,隱世世家常年避世,族中之人不時要出世曆練已經是隱世世家一種傳統,隻要他們不涉政我們不會多加乾涉。”

眾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霽月公主鬆了一口氣,後怕道:“看來是我多想了,不是入世就好,這樣皇兄也不用為他們憂心。”

這話說得慕容炎熨帖得不行,神色都柔和了許多。

雲玥還是有些憂心,欲言又止,卻被顧晨製止了。

園子裡。

慕容箏一手拉著一個美人兒上了假山上的涼亭,從這兒望過去,園子裡的景致一覽無餘。

雲芷同身邊的侍女吩咐道:“去煮一壺果茶,再上幾碟赤霞鎮有名的糕點。”

侍女退下後,柳文君托腮好笑地看著慕容箏,“我們的公主殿下素來大方和善,剛剛怎麼對那個小妹妹一臉敵意呢?”

慕容箏心氣不順,嘟嘴道:“還不是她一直纏著文琮哥哥!以前文琮哥哥都跟我說話的,可那個烏清儀來了之後文琮哥哥都不怎麼理我了!都怪她!小妖精!”

“額......”

柳文君和雲芷對視了一眼,兩人皆是一臉驚詫。

這會兒慕容逸吉也過來了,同三人問候過後,嚴厲地看了慕容箏一眼,“箏兒,你可是堂堂的公主,怎可說這樣的話?”

慕容箏氣結,聲音高了幾個度,“我說什麼了?本來就是那樣!還說烏家是什麼隱世世家,哪個隱世世家的姑娘會這般不知廉恥一直纏著一個剛剛認識的陌生男子?”

“慕容箏!”慕容逸吉沉著臉,聲音裡已經有了火氣。

柳文君趕忙勸道:“行了行了,你們兄妹都消消氣,公主隻是一時氣不過,還沒轉過彎而來,我們勸一勸便是,也請三皇子息怒,暫且回避一二。”

慕容逸吉還真不想走,他可是衝著柳文君來的,可現在柳文君開口了他更加不好久留了。

雲芷也跟著勸道:“三皇子表哥,公主表妹正在氣頭上,說的話你可彆當真,不如讓我哥哥帶你去出去轉轉?”

連雲芷都開口了,慕容逸吉是不走也不成了。

“那就麻煩表妹和君兒妹妹了。”慕容逸吉作揖離開。

慕容箏立馬趴在石桌上哇哇大哭。

柳文君眉頭緊鎖,眼裡的有著沉沉的憂愁。

黃昏,夕陽將人影拖成了一條看不到邊的長線,雲府的一切被鍍上一層金光,大門進來影壁後的堂屋內已經掛起了燈籠,屋內燈火通明。

除了柳文琮雲玥一家都到齊了。

柳文君同管家吩咐道:“大少爺回來的時候讓他直接過來。”

雲玥聞言放下杯盞,疑惑地問道:“怎麼了?是不是你弟弟又闖禍了?”

柳文君搖頭,閉眼輕歎,“他倒是沒闖禍了,就是跟烏家姑娘走得近一些冷落了箏公主,箏公主為此意見頗大,今天還告狀到女兒這裡了,還有,今兒在園子裡三皇子為了箏公主的態度嗬斥了她兩句,沒想到箏公主竟然當眾和三皇子鬨了起來,分明是氣狠了,事情都是因文琮而起,女兒覺得必須跟他好好談談。”

柳文君壓根沒想到自己那個才十二三歲的弟弟竟然那般風流,小小年紀就惹得一國公主為他吃醋,還這般不管不顧。

雲玥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顧晨寬慰道:“好了,這事等文琮回來,我們再好好問問,事情具體是什麼樣的我們都不清楚,再說了,文琮也沒做錯什麼,在我看來那孩子還沒開竅呢!隻怕壓根沒往那方麵想,君兒,你可知道公主是什麼心思,莫不是公主真的看上你弟弟了?”

“噗......”柳文念本來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聽了顧晨這直白的話頓時嚇噴了嘴裡的湯水。

雲玥等人齊齊瞪過去,柳文念又被嚇得嗆了一口,猛咳了起來,弄得眾人哭笑不得。

好不容易等柳文念緩過勁兒來,柳文君才接著說道:“箏公主具體是怎麼想的女兒也不清楚,今兒芷兒也在,問這些不合適,他日我再打聽打聽吧。”

說話間,柳文琮邁著輕快地步伐從外麵進來,臉上的笑容在見到麵無表情的家人後慢慢收斂了起來。

“兒子見過爹娘大姐,小弟小妹。”柳文琮正兒八經地問候道。

雲玥眉毛一豎,也不跟他廢話,直言道:“兒子,娘問你,你跟烏家兄妹是什麼怎麼回事?”

“娘說的是烏烽和烏清儀吧!他們是兒子的朋友,有什麼不妥嗎?”柳文琮一臉迷茫,反倒將雲玥堵得說不出話來。

柳文君嚴肅地問道:“那箏公主呢?我今日聽箏公主的意思好像是你為了烏家小姐冷落了她,這事你可要好好解釋解釋!”

“嗯?”柳文琮嚇得瞪大了眼睛,一腦門的問號,“姐!你這話說得好生奇怪!烏清儀是我的朋友,箏公主也是我的朋友,皇上和皇後娘娘疼我,我更是把箏公主當妹妹一樣看待,怎麼會因為烏清儀而冷落箏公主呢?

隻是這一路上箏公主和烏清儀一直合不來,而他們又隻跟我熟一些,我理應多照顧一些,這有什麼不對嗎?再說了,我人就在那裡,公主有事找我,我也不曾拒絕過,怎麼就成了我冷落公主了呢?大家都是朋友,為何不能和平相處?”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