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躍農門

第767章 抵達赤霞鎮,相見歡(1/1)

大隊人馬抵達赤霞鎮的時候已經下了一場秋雨,天氣徹底涼爽起來,站在赤霞鎮外抬頭望去,慕容炎驚歎道:“若不是親眼看見朕絕對不相信一個鎮子會比一個府城還氣派!茂陵隻怕連這裡的七成都比不上。”

柳文琮點點頭,很是傲嬌地說道:“皇上,聽我娘說這裡以前荒無人煙,他們剛剛來這裡的時候鎮子都空了,現在會變成這樣離不開您的英明治理。”

“馬屁精!”慕容炎笑罵了一句,心裡卻是熨帖得不行。

慕容逸吉望著鎮子後麵連綿起伏的崇山峻嶺,似乎還能看到山頂的冰川,整個人都驚呆了,喃喃道:“那就是滄源山脈嗎?”

“沒錯,那裡就是滄源山脈,山裡物產豐富,野味藥材等等,應有儘有,可是赤霞鎮百姓賴以生存的寶庫,你們若是想進山看看我可以讓表兄他們帶你們進去,他們從小生活在這裡,進山就跟進自家後花園似的,山裡哪裡有危險哪裡有好東西他們門兒清。”柳文琮眯著眼笑道。

慕容箏激動地拍手道:“好好好,我要去!我要去!”

慕容炎嗔怪地捏了捏慕容箏的臉,同宋婷婷對視一眼,兩人皆是鬆了口氣。

聞迅趕來的雲家人和雲玥夫妻倆給帝後行禮。

宋婷婷驚喜地笑道:“都是自己人,不用這麼多虛禮!阿玥,這次我們過來可是打算在你這裡賴上一陣子,你可要好生招待我們!”

宋婷婷一臉打趣玩笑,雲玥卻正兒八經地頷首道:“這是臣婦的本分,皇上和皇後娘娘遠道而來,自然要讓你們儘興而歸,隻是不知皇上和皇後娘娘想在哪兒落腳?”

帝後還未開口,霽月公主便道:“自然是住我那兒!”

“哦?皇妹那裡有什麼特彆的嗎?”慕容炎好奇地說道。

霽月公主一噎,鼓著臉撒嬌道:“皇兄,我們兄妹這麼多年沒見了,霽月想跟你多敘敘舊嘛!再說了,我那府邸是當初成親的時候修建的,全是比照著陽城的公主府規格,而且那會兒赤霞鎮荒地不少,我的府邸可比陽城的公主府大得多,這些年因為駙馬成了柳家家主,我們更多時候是住在雲苑,那裡反倒空了,不過每天都有下人打掃,絕對清淨又乾淨......”

霽月公主這賣力推薦的樣子逗得眾人忍俊不禁。

宋婷婷調侃道:“公主也不容易,都快當祖母的人還被皇上逼出小孩子脾氣,臣妾看,不如我們就住公主那邊如何?”

慕容炎含笑點頭,倒是霽月公主臊得臉都紅了,恨不得找個縫鑽進去。

雲玥替她解圍道:“不過嫂子說得倒是真的,整個赤霞鎮就嫂子那裡最舒服,臣婦那裡雖然地方也大,可這些年我們遣散了一大批仆從,府中久無人住的院子都落了灰,這會兒收拾出來隻怕也會委屈皇上和皇後娘娘。”

帝後對視一眼,不約而同想起柳文琮之前抱怨的事情,皆是笑開了。

一群人進了赤霞鎮,熱鬨的街市已經被府衙官差清理出來,眾人在街上緩緩前進,順便看看這鎮子的風土人情。

進過仁心堂的時候慕容炎停了下來,驚奇地說道:“這裡就是名震祁瀾國的仁心堂?雲家對外看診的地方?”

霽月公主頷首,頗為驕傲地說道:“皇兄,你是不知道,維兒現在已經在裡麵坐診了,不過還不能獨當一麵,需要族裡的長輩看著,朝兒的天賦也不錯,就是坐不住,還要人壓著才行,不過他們這一輩裡最厲害還是要數念兒那個小丫頭,小小年紀就得了她娘一半的真傳,族中叔伯說念兒這孩子跟小玥兒一樣天賦異稟,可惜那丫頭不姓柳!”

說著霽月公主便幽怨地瞪了雲玥一眼,柳文念從小就在夔州長大,雲玥夫妻兩不在的那些天那丫頭幾乎都是她在教導,她是真的把柳文念當親生女兒疼愛,幾次隱晦跟雲玥表示想要過繼柳文念,都被雲玥夫妻倆給推了,可把她給堵心得不行。

雲玥最是受不住霽月公主這眼神,身子哆嗦了一下,扯了扯顧晨的衣袖求助。

顧晨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繼續不慌不忙地陪同。

說到柳文念,宋婷婷立馬來了興致,拉著慕容炎興致勃勃地說道:“皇上,我們進去看看吧,悄悄的,不打擾他們就行。”

慕容炎心下意動,便順了宋婷婷的意思拔腿往仁心堂裡走。

一行人剛剛踏進仁心堂就聽見一個小丫頭厲害的聲音,“我看你昨天上山不是摔斷了腿而是摔壞了腦子!都跟你說了藥膏外用,藥包兩碗水煎八分內服,你都聽哪兒去了?笨死了笨死了,豬都比你聰明!行了,拿了藥方自己去取藥,再弄錯我收你十倍診金!下一個......”

那人被柳文念罵得頭都抬不起來了,耷拉著腦袋敢怒不敢言,鬱悶地垂頭離開。

柳文念等了半天也沒等到下一個患者,抬頭一看,一雙漂亮的眼睛瞬間瞪圓,脫口而出道:“爹娘,大哥二哥!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還是我白日做夢?不對不對,肯定是我昨晚沒睡好,我要補眠,今天休診!”

話罷,柳文念直接趴在桌子上閉眼,那架勢分明就是準備心安理得地入睡。

雲家的人全都嚇蒙了,慌慌張張地上前搖了柳文念兩下,柳文念不耐煩地說道:“彆吵我!”

柳文念的舅舅們:“......”見雲玥的臉已經黑了。

春意趕緊上前在柳文念耳邊小聲嘀咕道:“小姐,老爺夫人兩位少爺陪著皇上和皇後娘娘來了,您趕緊起來行禮。”

幾個呼吸間,柳文念猛地瞪大眼睛,錯愕地看向慕容炎等人,與慕容炎大眼瞪小眼了好一會兒,小丫頭麻利地跑過去,撲通一聲跪下,欲哭無淚,整個人都蔫了。

這古靈精怪的樣子把帝後逗得啼笑皆非。

宋婷婷上前見柳文念扶起來,打量著說道:“阿玥,這就是你那小女兒了吧!跟你一樣是個美人坯子,就是小了點,等長大了你家門檻可要擔心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