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躍農門

第766章 蜀州之行,兒女心思(1/1)

事情了了之後,眾人皆大歡喜,柳文琮和劉風也徹底被正名了,而餘嫦成了臭名昭著的女子,人人見了都要吐口唾沫,等她刑滿釋放發現自己在江南待不下去了,隻能帶著行李灰溜溜地溜回夔州。結果她的爹娘卻不認這個讓餘家顏麵掃地的女兒了,之前原本要娶她做續弦的那個老員外也退婚了,餘嫦心灰意冷,又舍不得去死,隻能離開夔州去了孟州,在孟州換了一個名字找了個農家窮漢子嫁了。

六月的天,孩兒的臉,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將大隊人馬逼到路邊茶寮暫歇。

眼看著大雨愈下愈大,沒有半點消停的意思。

慕容炎用衣袖擦了擦臉上的汗水,長舒一口濁氣,喘息道:“這天還真是讓人難受!”

慕容箏體貼地給慕容炎倒了杯茶水,噙著可愛的笑容說道:“父皇,剛剛文琮哥哥說了,這是雷陣雨,過了就會涼爽許多,再過兩天我們進了蜀州,到時候就涼快了,您不如在蜀州避暑,等暑氣過了我們再去夔州,正好入秋,趕上收糧,您覺得如何?”

慕容炎隻是遲疑了片刻就答應了,說真的,他養尊處優這麼多年,還沒一個夏天這般受罪的,再加上現在也不年輕了,還真經不起折騰。

一行人定了行程,等雨過天晴立馬動身往遂城趕去。

提前收到消息的葉家兵荒馬亂,不等慕容炎抵達遂城就派人過去迎接了。

葉冠源早在攻占匈奴兩年後就跟慕容炎派過去的人交接清楚回了蜀州,現在他又是那個手無兵權隻有閒職的葉冠源,但祁瀾國人卻不敢小覷,葉家的地位也是無人可撼動。

等葉冠源帶兵趕到慕容炎麵前,慕容炎大喜,君臣寒暄了好一陣,葉冠源順便帶著慕容炎看看蜀州的大好山水。

蜀州不愧是個避暑的好地方,越往裡走,天氣越涼爽,也沒了之前的燥熱攪地得人心煩意亂。

經過盤旋的山路,葉冠源指了指遠處的幾座山頭,笑道:“皇上,之前那些山頭可全是山匪窩,隻要來經過蜀州的行商大多被那些人給劫了,臣用了十幾年才徹底平了這些作亂的山匪,還記得當年賢貞夫人在蜀州遭遇山匪的時候,差不多就在這兒,當時她一個人力挽狂瀾,深深逮了一個土匪頭子,臣便趁機端了他們的老窩,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這治理山匪才漸漸有了成效。”

沒來蜀州之前慕容炎隻以為是葉家能力不行才一直拿不下山匪,可真到了蜀州才明白為何拿下山匪這般困難,這裡群山環繞,多懸崖峭壁和密林,再加上蜀州蛇蟲鼠蟻多,那些山匪隻要熟悉地形,往山裡一鑽,就算葉家再能耐也很難將他們徹底端了,再加上當時葉家已經削減了兵權,還有皇室的忌憚,也不敢太過出挑,就隻能這般磨著磨著。

想到這裡,慕容炎淺笑道:“好在那些匪患已經除了,蜀州百姓的日子也好過了不少。”

“皇上說得極是!”葉冠源咧嘴說道。

蜀州這些年的賦稅比以前多了好幾層,這裡的百姓的日子自然比以前好。

等他們到了遂城,慕容炎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裡,同宋婷婷商量道:“你說我們要不要在這裡建一座避暑山莊?若是盛夏暑熱難耐我們也能到這裡避暑,朕覺得挺好的。”

宋婷婷心下意動,卻是搖搖頭,“皇上,修建避暑山莊勞民傷財,再加上從陽城過來一趟也不容易,隻怕修建了也是放在那兒,不值當。”

說話間,慕容箏不高興地從外頭進來,氣鼓鼓地說道:“父皇母後我不喜歡那個烏家的烏清儀。”

宋婷婷一愣,“這是為何?”

在宋婷婷的印象裡烏清儀可是個活潑可愛懂事聰慧的女子,又是隱世世家出來的,正好這次跟他們一起同行,宋婷婷就讓慕容箏多跟烏清儀待在一塊兒,也能多個小夥伴,可怎麼事情完全跟她預想的不一樣呢?

慕容箏委屈巴巴地回道:“因為她總是纏著文琮哥哥說話,我討厭她!”

帝後對視了一眼。

宋婷婷皺眉道:“箏兒,你......你不喜歡烏清儀跟文琮說話嗎?”

慕容箏點點頭,“以前文琮哥哥都陪我說話,現在烏清儀來了,我跟文琮哥哥說話的機會就少了!”

宋婷婷心下一沉,好半晌才抬眸,淡淡地說道:“好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你先去玩吧,記得,你身為公主,切莫這般不能容人!”

慕容箏沒想到她來找宋婷婷告狀反倒被說了一通,越發委屈了,哇的一聲大哭。

正好慕容逸吉過來,宋婷婷頭疼地說道:“老三,帶你妹妹去玩吧,好好哄哄她。”

等兄妹兩走了,慕容炎若有所思地說道:“若是箏兒喜歡文琮也是好事一樁,為何你這般反對?”

在慕容炎看來宋婷婷那可是恨不得將雲玥的兒女都據為己有,若是兩人的孩子能成親,宋婷婷應該高興才是。

宋婷婷鬱悶地歎息道:“皇上以為臣妾不想嗎?可要是箏兒跟文琮看對眼了逸吉要怎麼辦?他這些年潔身自好,一直心心念念著君兒,我這當母親的自然不想傷了兒子的心,至於箏兒,她會喜歡文琮卻在臣妾的意料之外,不過文琮優秀,箏兒喜歡也是情理之中,好在兩個孩子年歲小,現在將他們分開還來得及,而且在臣妾看來文琮那孩子還沒開竅呢,箏兒隻怕是單相思!”

慕容炎聞言一臉震驚,仿佛聽到什麼讓他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惹得宋婷婷氣結不已。

好在慕容炎聽了宋婷婷的話也讚成她的安排,當天宋婷婷就以身體不適讓慕容箏一直跟在她身邊。

再加上慕容逸吉也在,慕容箏就算想出去也找不到理由,隻能憋著嘴不情不願地在蜀州待了一個多月,等到夏末秋初啟程去夔州的時候才見到柳文琮。

而此時柳文琮跟烏清儀已經熟稔得就跟青梅竹馬似的,看得慕容箏心塞得不行,賭氣地不再裡柳文琮。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