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躍農門

第764章 群英會落幕,找到人了(1/1)

一個長大五大三粗的漢子肩上扛著一堆木頭,挺胸抬頭,神氣十足地上了擂台邊上的等候區,目光隨意一瞄,正好看見身旁不足三尺的小兒,嚇得差點把肩上的木頭給摔了,後怕地退了一步,瞪大眼睛質問道:“小孩,看熱鬨到湖邊去看,在這裡被傷到了算誰的?”

“算我的!”小孩指著自己一臉自信。

漢子上上下下打量了小孩好一會兒,腦海裡突然浮現一個可笑的念頭,脫口而出道:“你不會也是來參加比試的吧?”

小孩重重地頷首。

漢子一臉震驚,“你來比什麼?”

“耍雜技。”

漢子:“......”

類似的質問在邊上此起彼伏,連種菜的老農,采藥的藥農都來了,最讓人無語的是一個捕魚,也不知道庫良十五城那個地方捕魚的過去會不會餓死?

柳文琮兄弟倆跟著帝後過來湊熱鬨,發現觀眾台上還有不少老熟人,昨天那些人幾乎都來了,就連丟臉丟到姥姥家的青山書院也沒落下,目光落到擂台等候區,柳文琮饒有興致地同身邊的慕容逸吉說道:“三皇子,看來今天這擂台很有趣呢!”

慕容逸吉讚同地點頭,他從剛剛就一直在看那些人,真的什麼樣的都齊了,令他大開眼界。

慕容炎見大家興致勃勃,也不耽擱時間,直接宣布比試開始。

因著參加的人文化程度參差不齊,擅長的東西也是五花八門,直接把那群朝臣和大儒給看花了眼,一個個平日裡舌戰群儒就沒在怕的,這會兒全成了結巴,有的因為目睹屠夫現場殺豬切肉直接轉身往湖裡瘋狂地嘔吐,彆說點評了,估計會在心裡留下一輩子的陰影。

慕容炎看得直搖頭,“就這點出息他們是怎麼坐上那個位置的?”

眾人:“......”還不是您任命的!

一整天,整個擂台就跟上演一出出鬨劇似的,慕容炎他們倒是被逗得哈哈大笑,樂不可支,可苦了那些近距離接觸各行各業人才的大儒朝臣,他們發誓,這輩子再也不想跟這些人打交道了!

兩天的群英會以一種讓人啼笑皆非的方式結束,眾人有種一言難儘的感覺,隻有慕容炎一個人開心,從文才到武將再到各種匠人,他一下子給庫良十五城招攬了幾百個能人,這些人去了庫良十五城一定程度上也能振奮民心,再加上雲玥那邊的糧種,慕容炎隻覺得心下火熱,好像一跳康莊大道已經在朝他招手了。

翌日,帝後正商量著啟程夔州的事情,文秉謙突然來報,“皇上,皇後娘娘,那個餘嫦姑娘找到了。”

剛剛還有說有笑的帝後嘴角的弧度立馬消了。

文秉謙心下苦哈哈,又不得不硬著頭皮將情況說清楚,“那個餘嫦姑娘進了清洛城之後先住了客棧,一開始確實有在打聽劉風的情況,不過她連劉風全名叫什麼都不知道,清洛城這麼大,她就一個人,簡直就是大海撈針,那姑娘當心繼續住客棧她後麵會落得露宿街頭的下場,就想去找個營生,結果被騙進了舞坊,好在舞坊不是青樓,那裡的女子賣藝不賣身。臣當初派人出去追查的時候沒想到人會在那種地方,這才耽誤了這麼多天。”

宋婷婷因為柳文琮他們的事情對餘嫦很反感,隻是聽到一個好好的姑娘被騙進舞坊還是皺起了眉頭,“可知道她是被誰騙進去的?”

文秉謙遲疑了片刻,頷首道:“是被街上一個二流子,餘嫦不傻,那個二流子又想要錢,就說了舞坊裡麵的後廚要招給廚娘打下手的丫鬟,舞坊這種地方大家都不願意過來,所以工錢比其他地方高,餘嫦姑娘一聽就同意了。

進了舞坊才知道那二流子誆她,舞坊要的是舞女不是丫鬟,不過舞坊的老板也沒為難她,後麵是她自願留在那裡的。”

“自甘墮落!”宋婷婷慍怒地罵道。

慕容炎臉黑得不行,“去把那個女子押到府衙,審一審,朕要知道當初她丟錢是怎麼回事,還有,問一問她跟劉風之間的親事。”

“是!”文秉謙恭謹地退下。

柳文琮在一個時辰之後就從慕容逸吉嘴裡知道餘嫦的事情,沉吟了片刻,柳文琮提出去府衙一趟。

慕容逸吉同他一起,兩人到了府衙審問正進行一半,外麵還圍了一些看熱鬨的百姓。

餘嫦神色驚恐,剛剛文秉謙問她的那些問題她一個都沒能答上來,現在猛然見到柳文琮更是慌了,一臉見了鬼的樣子,整個人還後怕地往後退了退,旋即好像明白了什麼似的,臉上浮現絲絲怒意,“我知道了,你們是一夥兒!我不過是向你借馬罷了,你不給我也沒怎麼你,後來我摔了你冷漠旁觀我也沒說什麼,你好狠毒的心思,竟然讓官差抓我?有背景就很了不起嗎?有背景就可以隨便誣陷良民嗎?”

“放肆!”文秉謙怒而拍響驚堂木,大喝道:“餘嫦,少裝瘋賣傻,誣賴彆人,本官隻問你,當初你的銀子是不是真的丟了?你若是不老實交待也沒關係,夔州距離江南山高水長,但本官飛鴿傳書讓夔州知府將你爹娘抓起來問一問也知道你帶了多少銀錢出門,再加上徐子容他們的口供以及你這段時間花出去的銀子,數目多少還是合得起來的,不過是耽誤一些時日罷了。

不過你要想清楚,若是今日你說了謊,他日被證實了,皇上可以判你欺君罔上,那可是殺頭的大罪!”

餘嫦被文秉謙嚇得臉都白了,卻是死鴨子嘴硬,“說什麼?我不知道!大人少嚇唬民女!”

慕容逸吉神色一冷,淡淡地出聲道:“本皇子可以替文大人作證,文大人所言句句屬實,你今日但凡有半句謊話,秋後問斬!”

“什麼!”餘嫦懵了,盯著慕容逸吉整個人都傻了,再看見慕容逸吉和柳文琮往堂上走,文秉謙立馬出來向慕容逸吉行禮,便知道慕容逸吉的身份是真的,這樣一來剛剛文秉謙說的那些話也不是嚇唬她。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