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棲仙源

第778章 一起合葬(1/1)

因將來要與東方宇一起合葬,故而夏玥琸所葬的陵寢並未封死。

夏玥琸被送入皇陵的時候,東方宇也是跟隨著一起回到桐城的,送入皇陵後,東方宇在陵寢外住了三個月,緬懷一番才返回鳳凰城。

他不知道的是,木逍遙主仆二人一直住在皇陵附近,直到他離開,二人秘密進入皇陵,就在皇陵裡修煉,以便陪著夏玥琸。

雖然她已經離開了鳳棲大陸,但能陪在她的身邊,木逍遙也是開心的。

因為夏玥琸的離開東方揚、薑無名跟齊玉豫都大病了一場,好在有東方炎幾兄弟的丹藥調養,才將三位老祖宗拉了回來,身體也慢慢的好轉起來。

離開的人離開就是離開了,活著的人還要照舊活著,誰都不會因誰離去就不過了。

生活就是這樣,無論是在皇家,還是在普通百姓家都一樣。

夏玥琸幻化成鸑鷟離開對東方炎幾兄弟刺激尤甚,之前修仙不過是自小就知道仙源空間,知道追憶是上古神獸,除了這些再也沒有直觀的參照。

親眼見到自己的母親化作上古神獸中的鸑鷟,那感覺是直觀的,是震撼的。

所以幾兄弟除了處理好手頭上的事情,就是嚴格教導自己的兒女,剩下的時間就是修煉。

他們的血統本就尊貴,現今知道自己的母親千世前也是鸑鷟,那種驕傲的感覺油然而生,恨不得自己也可以立刻就修成正果。

正因為幾兄弟皆安靜下來,似乎沒有多少哀傷,就連一直鬨騰的東方燦跟東方烙也變的十分乖巧,這種反常讓東方宇上了心。

在他看來幾個孩子都是由夏玥琸親手帶大的,他們之間的母子之情非同一般。

而夏玥琸去世之後,幾兄弟明顯沒有多少低落,反而鬥誌昂揚,這本就是不合常理。

他沒有打草驚蛇,畢竟為帝多年,這點耐心還是有的,於是暗搓搓的觀察距離他最近的兩個小兒子。

現今東方炎幾兄弟已經回到鳳凰城,東方燃也重回鳳凰宮居住,連同孫子輩的孩子都被據在鳳凰宮中讀書習武。

東方揚跟東方宇則仍舊留在皇家彆苑,留下東方燦跟東方烙陪同二人。

東方燃也擔憂他們的身體,準許兩兄弟不用入朝辦差了。

通過觀察,東方宇發現了蹊蹺,兩個小兒子每日都會陪著他們父子四個時辰,剩下的時間都是在打坐修煉。

其實這也沒什麼,習武本就是鳳棲大陸上的風氣,千年不變。

但小九跟小十原先可不是這樣,每日不鬨的雞飛狗跳就不是他們了,現在這麼用功修煉,著實有些怪異。

東方宇又想起這些年夏玥琸常住皇家彆苑,除了必要的應酬,也隻是待在自己的寢宮中,很少出門。

且身死之後即化作鸑鷟,如此神奇,不是他親眼所見,他根本就不會相信。

那麼當初她所說的話是不是都是真的?那麼她是不是一直都有事瞞著自己?那麼是不是她將修仙的方法留給了幾個兒子?

想到夏玥琸的特殊,想到她送出去的空間戒指,想到她曾經送給大家服用的延壽丹,想到幾個兒子一直用丹藥調理他跟父皇的身體,東方宇心中的猜測更甚。

夏玥琸是那麼疼愛孩子的一個人,如果真的有修仙之法,她是一定會交給幾個孩子的!

他與父皇對夏玥琸來說隻是外人,但孩子們不同,雖然姓東方,但卻是夏玥琸親生。

包扣木逍遙那個家夥,這些年說是常住瓊王府,但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是不是夏玥琸也將修仙之法交給了他,他正躲著修煉呢?

以往他以為是因為他們父子都有空間戒指,為了不引起猜疑,大家才不喜有仆從伺候,現在細細想來,疑點重重。

想到這些東方宇更是坐不住了,這一日趁著兩個孩子修煉,他來到兩個兒子的寢宮,堂而皇之的看兩個兒子修煉。

幾個孩子身上都有夏氏的血脈,他們修煉的心法與夏玥琸所修煉的同根同源。

夏玥琸第一次衝破瓶頸的時候就可以禦劍飛行了。

東方燦跟東方烙雖是偽靈根,但他們也早就可以禦劍飛行,在仙源空間裡修煉幾千年不是白白浪費時間的。

因而他們修煉的時候周身的氣息與彆的習武之人是不同的。

因為二人修煉所需的是天地之間自然生成的靈氣。

仙源空間裡靈氣充沛,鳳棲大陸雖不如仙源空間裡的靈氣那麼濃鬱,但這裡沒有受到汙染和破壞。

天地初開後留下的靈氣和後期生成的靈氣,依舊盤桓在這片大陸上,加上追憶跟夏玥琸給他們留下的天天材地寶的輔助,二人的修煉也沒有減緩多少。

吸收天地靈氣,周身的氣息也是不同的,仔細觀察,還是能辨彆出那細微的差彆的。

東方宇沒有打擾二人,直到二人收手,不再修煉,他才施施然踱步走到二人麵前。

東方家族的人本身都具有狐狸體質,夏玥琸在世的時候曾懷疑他們的祖輩是不是狐狸精轉世的。

因而東方宇沒有直接有往正題上說,隻是淡淡的受了二人的禮。

東方燦跟東方烙最近忽略了東方宇這個父親,以為他正陷入悲傷中,不會注意到他們兄弟,所以修煉的時候就沒有避諱,反正沒有人能看出這中間的差異。

剛剛父皇在明目張膽的看他們修煉,他們也是知道的。

可父皇那眼中一閃而過的明顯不懷好意的眼神,二人還是看出來了,因而兄弟二人奉行敵不動我不動的原則,與東方宇拉著家常,觀察父皇的目的。

要說東方揚是老狐狸,那麼東方宇就是中年狐狸,而他們一眾兄弟就是小狐狸。

小狐狸與中年狐狸鬥法,還稍微差一些。見父子之間的談話就可以看出來了。

“你們母後離開也有半載了,父皇很欣慰,你們兄弟兩個懂事了,不再像以往那樣胡鬨了。”東方宇一麵品嘗兒子親自為他奉的茶,一麵老懷欣慰的感歎。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